Salon de Chocolat

2015-02-08, Sunday | [1,740] × { 0 },Posted in Life

Salon de Chocolat  明天我们球会就要召开年会了,年会上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抽奖了。我运气一向不佳,自从三年多前转会至今,从来没有抽中过任何奖品,每次都是在门口排队入场的时候领取一个阳光普照奖就草草了事。就连前两天申请的交通银行和东方航空公司的联名信用卡也欺负我,我明明申请的是一张金卡,结果发给我一张普通卡,拉低了我的皮夹子档次。
Continue Reading



In God We Trust

2011-08-31, Wednesday | [9,152] × { 2 },Posted in Tour

USD  上周,掌控水果帮长达14年之久的乔帮主突然辞职了,很是令人惊讶,看样子,iPhone5的面市还需好事多磨。那么乔帮主的辞职对Apple的销量有什么影响呢,今天下午我又跑到淮海中路上的Apple专卖店去调查(掐指一算,今年已经去调查过五六次了),这里依旧是人声鼎沸,丝毫不见任何伤离别的状况。

  接下来我要完成一个艰巨的使命——到淮海路上的某家爱存不存里面去拿外汇(存钱的时候汇率是1:8左右,现在已经跌破1:6.4了,再不拿出来还要跌),由于存钱的时候还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中期,到现在已经有十五六年了,当初的银行还在不在那里也是一个问题。于是我从Apple专卖店这边开始,沿着淮海中路一直走到百盛这里,一路上都在搜索爱存不存的影子。
Continue Reading



主角与配角

2011-03-10, Thursday | [2,119] × { 0 },Posted in Sports

哨  前天晚上把手机闹钟调到3:40,想看凌晨阿仙奴对阵巴塞罗那的欧冠比赛,结果手机居然没闹一刚,看来手机的确不来塞了(这句话我说了好多次了,我下定决心,转会以后一定要更新换代)。我身体里面的生物钟把我唤醒,起来一看已经快五点钟了,错过了上半场的比赛,只能看下半场了。

  整个下半场看的蛮气愤的,裁判一次有争议的判罚直接改变了比赛的结果。本来,巴塞罗那的实力比阿仙奴要高一点,再加上主场之利,净胜两球完全有可能,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关系。阿仙奴全场-1次射门(为什么射门次数还有负的,因为前锋射了一次门,结果裁判看他不爽,牌罚下了),想要靠防守守住平局,这种球队往往事与愿违。但是现在,裁判一抢戏,让人不得不又把“干爹模式”四个字挂在嘴边,授人以口实,胜之不武。
Continue Reading



穷人与狗不得入内

2010-10-08, Friday | [1,762] × { 0 },Posted in Life

LV  今天起我不乘地铁上下班,改乘公交车了,因为在地铁里面不能收听FM广播,耽误我学习外语。再加上我年事已高,所以像我这种腿脚,以后也就基本告别地下铁了。我上车以后,站在车子中间的老弱病残孕专座旁边,才过了一站路,专座上的人起身下车了。我完全不顾旁边大妈幽怨的眼神,一把就坐在了专座上,一直假寐到终点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了七天长假的缘故,我一上半班就接到了十几个电话,有的是邀请我下一周参观学习的,有的是预约来上门收送和维修显示器的,有的是要求技术支持(如何从光驱启动)的,还有一个居然是打错电话的。当然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拨出去四、五个电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