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校园

2016-03-11, Friday | [1,782] × { 0 },Posted in Life

CPU  我于上个世纪末从上海正常大学毕业,此后基本上就没有回过校园。去年曾经有一个机会,是班长组织的相逢二十周年的同学会活动,据说当天来了八十多人,还请来了当年的班主任,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可惜的是我当时由于俗事缠身,未能成行,抱憾终身。今天我终于可以一尝夙愿,重返校园了,不过,返的不是上海正常大学的校园。
Continue Reading



蜀山贱侠传

2016-03-08, Tuesday | [2,123] × { 1 },Posted in Work

蜀山剑侠传  这个星期本来只要进行金陵第六差活动,谁知道中间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打断,星期二临时去了一次金陵西边的蜀山,客串了一把仅仅一天的蜀山贱侠之后,又马上返回金陵,展开金陵第七差——重返校园活动。

  今天先说蜀山贱侠事件吧,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座蜀山的地理位置,如果望文生义,单从名字上看的话,是在四川,但是它其实位于皖北的庐州境内。本来年后是要来拜访的,但是山里的居民竟然把拜访的时间定在了春节期间,那对不起了,你自己不放假,还不让别人休息,这就有点不讲理了,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仙了,孰不知我们都是无神论者。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第四差

2016-02-03, Wednesday | [1,682] × { 0 },Posted in Life

松鼠鳜鱼  时隔一年多,我又开始了金陵第四差,由于恰逢春运期间,火车票非常难买,我只能曲线救国了,先买一张到无锡的站票(已经没有座位了),然后再到金陵府。当天办完事以后,当地的同事在鼓楼附近的百年老店(创始于满清的乾隆二十二年,公元1757年)——松鹤楼设宴为我接风,同行的居然有十人之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