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石燕然

2017-09-06, Wednesday | [164] × { 0 },Posted in Life

天吉泰机场  五年前,我曾经在九月金秋奔赴西域的河西四郡(酒泉、武威、敦煌、张掖),成功的效法西汉冠军侯霍去病封狼居胥。五年之后的同一时间,我重走东汉定远侯班固的道路,来到塞北草原,试图重建勒石燕然的伟业。但是由于燕然山在更北部的鞑靼国境内,所以我只能来到了和鞑靼国接壤的朔方郡(巴彦淖尔市),边塞诗中经常出现的阴山,其最西端就位于巴彦淖尔市境内。
Continue Reading



北纬46°

2017-05-05, Friday | [404] × { 2 },Posted in Tour

哈尔滨红肠  这几年我南征百越,北击匈奴,饮马瀚海,封狼居胥,足迹遍及中原大地及蛮夷戎狄,东到扶桑国旧都,南达淡马锡岛,西至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但是屡次北伐,最远处只到过北纬41°的奉天府。今天我终于有所突破,乘坐经停青岛的航班,越过了奉天府,踏上了位于北纬46°的萨尔图市。

  关于萨尔图的翻译,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蒙古语,月亮升起的地方,意境非常优美。还有一种就差多了,满语中是多风沙的地方。我本来以为这里地处松嫩平原西部,受到白山黑水的滋润,生活一定过得很美,宛如月亮升起的地方,肯定是第一种翻译。但是飞机下降后,我大吃一惊,倒不是因为户外温度有29℃,而是我刚到就给我一个下马威,空气质量的AQI指数高达1253,一眼望去,满眼黄色。
Continue Reading



.GOV Domain

2015-03-09, Monday | [596] × { 0 },Posted in Work

武后  经过了春节长假的休养生息,今天我又踏上了久违的飞往帝都的航班。掐指一算,我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到进京面圣了。和两年前一样,这次去帝都的目的还是去开二会;和两年前不一样的是,这次我认真准备了一个提案,主题是有关于调低北方地区冬季供暖温度的。

  众所周知,在冬季,我国北方的广大地区的室内都有供暖系统,室外的温度零下十几度、二十几度,室内的温度可以达到零上的十几、二十几度,可能比夏天还热。而因为南方没有冬季供暖,所以很多北方人到了南方以后不适应当地的气候,室内室外的温度几乎一样,再加上气候潮湿,所以很多人得了冻疮。
Continue Reading



白云深处

2014-08-06, Wednesday | [893] × { 0 },Posted in Life

山行  为期一个月的巴西世界杯落下了帷幕,在这一个月中,我居然只在休赛期有一次南征北战的经历,远远低于前几个月的平均水平。不过,俗话说得好,六月债,还得快,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清静几天,新赛季的欧罗巴五大联赛又要开始了,我又要投入到新一轮的南征北战的大潮中去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