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名售书

2012-12-14, Friday | [3,588] × { 3 },Posted in Work

Pen  从十月中旬起,我开始频繁来往于浙江富阳和魔都两地,主要的工作有两项,一是去进行《富春山居图》的补齐工作,二是去实地调研谁才是真正温酒斩华雄的人,到底是关羽还是孙坚。经过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小有成就,我把我的研究结果和工作总结汇总成书籍的形式,打印在A4纸上,一共有五百多页的样子。今天我再赴富阳,去进行签名售书的活动。

  为什么要进行签名售书呢,主要出于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由于我这些资料在国内属于首次发表(国外不清楚),如果不在每一页A4纸上签下我的大名的话,这些资料很有可能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盗用,侵害了我的合法利益。所以一定要效法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工匠,做完东西以后来一个物勒工名。
Continue Reading



三堂会审

2010-07-20, Tuesday | [2,618] × { 0 },Posted in Tour

三堂会审  上海出梅以后,气温飙升。今天下午我冒着高温,乘地铁十号线到上海影城附近的某公司参观学习,据说这家公司是市委宣传部直属的公司,有点苗头的。十号线虽说在今年四月份就开通了,但是我一直没有机会乘过,今天总算有缘一堵庐山真面目了。可是今天我发现一个致命的弱点——在陕西南路换乘的时候还要跑到地面上的巴黎春天来一次,热也热死了,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设计的。

  我看了一下十号线的路线走向,从东北角的五角场到豫园城隍庙再到西南部的上海图书馆和交大,连接了两个主要的大学聚集地;再者十号线的站牌都是用行书来写的,更显得有文化的气息。而且乘十号线的人很少,一上去就能找到一个位子,就连老弱病残孕专座也刷成了醒目的色,比通过火车站的某条线路好多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