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环紧扣

2016-01-09, Saturday | [1,018] × { 1 },Posted in Work

富春江  时光来到了2016年,新年的第一次南征北战就要去两个地方,先是到南方的富阳,再去北方的帝都。先说富阳吧,得名于富春江,汉末三国的东吴孙氏便发源于此。在南北朝时期的梁代,文学家吴均《与朱元思书》中描绘了富春江两岸的风景,“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而富阳更是著名的《富春山居图》的原创地和实景地,只可惜这部烂片辱没了名画的英名。
Continue Reading



枣庄王入阵曲

2015-04-10, Friday | [1,262] × { 0 },Posted in Life

CUA  效法刘皇叔三顾茅庐之后,这个星期我的目的地是直隶省的真定府,但是这次旅途并非一蹴而就,因为星期二是清明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所以从魔都直飞真定府的航班爆满,连飞机票都买不到了。所以我不得不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先从魔都直飞同属直隶的大名府——千年古都邯郸,然后乘半小时差头到火车站,坐三刻钟的高铁,终于到达了直隶省的省会——真定府。
Continue Reading



腊月访台

2011-12-16, Friday | [2,061] × { 0 },Posted in Work

Plane  话说,后汉三国时期的武乡侯——诸葛亮为了兴复汉室,北定中原,不惜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七次平定南中的孟获之乱,最终解决了北伐的后顾之忧。这两天我也效法一下古时的先贤,来一个腊月访台(虽然还没有到真正意义上的腊月),去拜访一下在那边的几家客户,也算是为了两地人民的福祉尽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吧。

  礼拜四早上八点一刻的飞机,我六点钟就披星戴月的从家里面出来了。因为上次到帝都去开会,回来的时候从机场到家里面差头开了一个小时左右,所以这次我想到机场那边七点钟差不多了。结果这次由于太早了,路上根本没车,只开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车费也比上次还便宜。我只好等在候机大厅里面的×××咖啡旁边,直到七点一刻左右三位同事都到齐了,大家一起登机。
Continue Reading



满血复活

2011-08-14, Sunday | [2,716] × { 1 },Posted in Life

张辽  星期一,家里的三样电器遭到雷劈,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坏,这件事印证了在我身上所爆发的人品危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人品值又逐渐反弹了,就像电子游戏里面吃了补血的东西,又满血复活了。首先是太阳能热水器,第二天下午,维修的师傅冒着烈日骄阳过来看了以后稍作修理,损坏的控制器恢复如初。而且这次上门维修还不收钱,甚幸。

  电视机是重头戏,这个礼拜我一直在网上查询32寸液晶电视机的价格,同时也问了几位同事和前同事,他们用的电视机,有的是索尼、松下、三星之类的进口品牌,有的用的是创维、太差了、长虹等国产品牌。经过我的统计,出现次数最多的是Philips。
Continue Reading



天下大势

2011-02-11, Friday | [2,716] × { 1 },Posted in Life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开篇第一章的第一句话——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今天发生的两件事很好的诠释了这十四个字。

  第一件,NBA的著名教头、犹他爵士队的主教练——杰里•斯隆突然辞职了。斯隆在爵士队执教了长达23年,两次夺得西部联盟的冠军,但是在总决赛中两次都败于身穿23号球衣的那个人(看来23是斯隆的一道坎啊)。
Continue Reading



七步诗

2005-06-23, Thursday | [5,252]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要去成都北路上的一家公司参观,自从我乘上公交车以后,我旁边的一个MM就一直在打电话,一直到我下车,她还没有打好。说到兴头处,她居然把脚从鞋子里面伸出来,翘成二郎腿状,引得坐在前面的一个老太婆频频再回首,云遮断归途。

  这时在车门口的一个老太婆问售票员×××那一站下,那个售票员居然不知道,车厢里的乘客踊跃回答,到延安路下车就可以了。坐在售票员后面的人还主动把位置让给她,老太婆连忙道谢,坐下以后,老太婆又大谈医疗事故和医疗保险的话题,众人纷纷向她投去惊诧的目光。TMD,这个社会很久没有这么和谐了。

  下车以后,又步行了十几分钟到达目的地——××广场,说是广场,其实没有一点广场的样子,只不过是一幢大厦而已。进去以后碰到一个大堂保安,我说明来意,他一面露出鄙夷的神情,一面叫我在一本很脏的本子上登记。这幢建筑的楼层设计比较奇怪,底层标示为G,第二层标示为1,依此类推……,那么我要去的顶层实际上就是第23层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