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王入阵曲

2015-04-10, Friday | [1,262] × { 0 },Posted in Life

CUA  效法刘皇叔三顾茅庐之后,这个星期我的目的地是直隶省的真定府,但是这次旅途并非一蹴而就,因为星期二是清明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所以从魔都直飞真定府的航班爆满,连飞机票都买不到了。所以我不得不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先从魔都直飞同属直隶的大名府——千年古都邯郸,然后乘半小时差头到火车站,坐三刻钟的高铁,终于到达了直隶省的省会——真定府。

邯郸机场

  以前的真定府现在已经改名为石家庄市,愣是把一个非常霸气、富有历史意味的名字改得充满了乡土气息,三国时期一身都是胆的赵云赵子龙,两军阵前自报大名的时候如果说,我乃石家庄赵子龙,尔等谁来受死,敌将会不会笑掉大牙。与此相类似的还有,汝南——驻马店;徽州——黄山;兰陵——枣庄;泸州——合肥;豫章——南昌;平阳——临汾;陈仓——宝鸡;牧野——新乡;永嘉——温州;九原——包头……

  名字虽然土气,但是2011年中科院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中,石家庄市居民幸福感位居全国294个城市之首,傲视群雄。但是在同一年,全国22个省会城市和四大直辖市公布的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统计报告中显示,石家庄市排名倒数第二名。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石家庄站

  另外还有一项很有意思的排名,近期荷兰的一家机构给出了全球拥堵城市的排行榜,石家庄竟然位列Top 25之列,仅次于魔都上海,力压美帝的三藩市一头。这个排名中,天使之城——洛杉矶排名第10,作为首“堵”的帝都也不过排在第15位。但是为什么我从火车站出来以后,一辆差头也没有呢,可能是大家都堵在路上了吧。

中国联航

  好不容易找了一辆车,一路上杨絮漫天飞舞,和帝都有的一拼。空气污染,雾霾肆虐,可见度不超过100米,也和帝都有的一拼。今天我终于告别真定府,前往机场,由于我坐的是中国联航的航班,这个联航虽然隶属于东航,但是我的东方万里行VIP卡却不能用,当然也就不能进入贵宾室暴饮暴食了(这里有没有贵宾室还是个问题)。飞机上不提供餐饮就算了,空姐空少们还推着小车叫卖零食、饮料和小吃,让人恍然置身于高铁动车之中。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