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改网球规则

2012-01-30, Monday | [2,230] × { 0 },Posted in Sports

网球  昨天澳网男单决赛历时将近六个小时,我去吃酒水之前,这两个人就开始打了,等到我吃完酒水回到家,这两个人还没有结束,最后颁奖的时候,两个人都累得不行,直接坐在凳子上休息了大半天才爬起来领奖。这种马拉松一样的比赛打的人累不累我不知道,但是像我这种不看网球的人都觉得累,何况一直守候在电视机旁的网球观众。看样子,网球的比赛时间应该精简一下了,网球的比赛规则是到了改变一下的时候了。

  众所周知,网球发源于十四世纪的法国,现行的网球比赛规则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起就几乎没有更改。直到2006年,美国网球公开赛率先启用了富含高科技含量的“即时回放系统”,就是俗称的“鹰眼”,算是网球的一种改进,但是这个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网球比赛(尤其是男子比赛)耗时超长的劣势。
Continue Reading



千里之行

2011-06-27, Monday | [1,580] × { 0 },Posted in Life

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参观学习太多的缘故,昨天去参加婚宴的时候,发现脚下的皮鞋快要开口了。鞋子坏了对于吃酒水来说关系不大,因为双脚放在圆台面下面,有厚厚的桌布挡着,也不需要经常走来走去。但是上班就不对了,总不能在大热天穿运动鞋吧,穿风凉鞋去也不大好,显得很不专业的样子。

  那只能新买一双皮鞋了,今天中午我吃好午饭,趁着老板在南洋出差不在办公室的时机,到附近兜了一圈。先到了一家皮鞋专卖店,里面的营业员比顾客还要多,我看中一双鞋子,它的鞋底很有特色,其他皮鞋的鞋底都是一些花纹,像汽车轮胎一样。这双鞋居然把常见的QWERTY电脑键盘上的字母印在鞋底上,显得别具一格,就是不知道下雨天会不会滑倒。
Continue Reading



寿宴

2009-03-28, Saturday | [2,256]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傍晚小舅舅在国美电器旁边的一家六金大酒店的三楼举办了规模盛大的五十大寿宴会,其实他真正的生日是星期一,不过我们中国人一向有过早不过晚的传统,所以就摆在了礼拜六(日期里面有8)。在邀请的名单里面有亲戚朋友、单位的领导同事、以前的街坊邻居一大帮子人。巧了,人数正好也是五十人。

  以前吃酒水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喝啤酒的,今天我第一次尝试着喝白酒,不过杯子用的却还是喝红酒用的高脚杯,不是咪一口专用的那种小酒盅。喝的第一口感觉很冲,而且酒下去以后喉咙里面感觉火辣辣的。这两天我本来喉咙不大好,但是喝了几口以后浑身发热,喉咙居然舒服多了。
Continue Reading



喜从何来

2006-09-22, Friday | [28,332] × { 0 },Posted in Tour

  朋友的公司搬家了,从热闹的老北站附近搬到了宝山区的大×那里,可能是庆贺乔迁之喜吧,他请了很多的同事(前)吃酒水。盛情难却啊,我只好在六点钟下班以后叫了一辆差头赶过去。但是那个司机居然不认识路,还问我怎么走,我看了看树上的指示牌,斗胆对他说,沿着这条路一直开。果不其然,19分钟以后到达了荒无人烟的大×饭店。

  很多老战友都在场,还有退了休、久未碰面的老前辈也赫然在座,很奇怪,请客的主角却不在场。那到底谁来付钱呢?这个敏感的话题直到酒宴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揭晓,主人姗姗来迟,原来他去别处吃喜酒了,刚刚赶过来。和老战友见面,难免要唏嘘几句,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最近被爆出丑闻的PIG公司的化妆品SK-3和败毒上面,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