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校园

2016-03-11, Friday | [1,515] × { 0 },Posted in Life

CPU  我于上个世纪末从上海正常大学毕业,此后基本上就没有回过校园。去年曾经有一个机会,是班长组织的相逢二十周年的同学会活动,据说当天来了八十多人,还请来了当年的班主任,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可惜的是我当时由于俗事缠身,未能成行,抱憾终身。今天我终于可以一尝夙愿,重返校园了,不过,返的不是上海正常大学的校园。
Continue Reading



Reunion

2015-08-01, Saturday | [1,709] × { 0 },Posted in Life

缘来一起  时间一下子就来到了八月一号,一转眼2015年已经过了十二分之七了,还有更重要的是今年是太学入学二十周年纪念,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回想我这二十年,前四年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在太学中学习和玩耍;接下来的七年,经过了双向选择,签约并效力于一家离家很近的球会;由于七年之痒,我于2006年从第一家球会自由转会,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到今年也要将近十年了。

  前不久,一小撮积极分子就在策划一场太学入学二十周年的同学大聚会,时间是八月一号,地点是在太学中的某大楼。七月份几位策划人就在打电话到处联系,我也接到了电话,但是由于那时我俗事缠身,无法确定到底能不能出席,只好待定。谁料竟然真的一语成谶了。七月三十一日当天,我把一切安排停当,准备坐火车回上海,就在我坐上差头刚准备去火车站时,被人拦下了。原来又有了一项附加的新任务,一定要这个星期内完成,这下只好改签车票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1)

2011-09-15, Thursday | [3,836] × { 7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几天前的《十年》一文,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思忆枷锁。这几天我又听到了一个重磅消息,使我大受打击,夜不能寐。因此我决定从今天起写几篇回忆录式小说,把我这三十几年的经历慢慢的细说从头,也算是一种总结吧。小说的名字暂时叫《我的故事》,特此声明,本小说中的时间、人物、地点和事件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出生于后毛润之、前邓希贤时代,据说出生那天正下着百年一遇的鹅毛大雪,比07/08年的那场雪还要厉害(这个我无从考证)。当时的家庭成分:爷爷奶奶都是文盲,父亲是工厂的工人,母亲是另一家工厂的老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三岁。按照当时的家谱取名,我的名字中间要多一个“”字,不知后来为何不了了之了,更有甚者,他们曾想用某著名影星的名字来给我命名,那后果不堪设想。
Continue Reading



K歌之后

2005-09-22, Thursday | [38,695] × { 4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花了一年的时间,总算把去年立项的那个项目给结束了,最后的一篇论文“写”了将近5000多个字,打印了八张A4纸。接着又和合作者一起,每人写了一篇工作报告,这个只要两页纸就够了。还好我用的是“快速打印模式”,比较节省墨水,十张的用量只相当于正常模式的两张吧,我又为“创建节约型社会”活动贡献出了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现在已经到了九月下旬了,有一本杂志到现在还没有上市,应该是每个月的上旬就面世了,我从10号一直问到今天,报摊的人都认识我了。最近几天他看到我骑车过来,就远远的对我大声喊话“还么到”,问他原因,他也不知道。今天上网去查它的主页,一直打不开,到论坛一问才知道原来被其他的杂志合并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一声,这个杂志社正是太不厚道了。
Continue Reading



同学聚会

2002-12-22, Sunday | [25,237] × { 0 },Posted in Life

又到了年关岁末了,大大小小、花花绿绿、薄薄厚厚、贵贵贱贱各种报纸上面都是什么对2002年的回顾,还有就是对2003年的展望。一连工作了12天,我也没有时间去回顾与展望,这些东西还是留到明年第一期吧,现在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哎呀,糟糕!把星期六同学聚会的事情给忘了。二十多天前,一小撮大学同学刚刚在徐家汇聚会过,这次又轮到中学同学了,怪只怪我的同学太多。大家可以掐指算算,托儿所、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如果每个班级平均有40个人的话,那么至少有两百多位吧(如果转过学的话,还要更多次)。看来上学时间也不宜过长,否则同学聚会的时候钱包吃不消。



同学聚餐会

2002-12-08, Sunday | [53,986] × { 0 },Posted in Life

继上上个礼拜六去了人民广场一次以后,上个星期天又到徐家汇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美其名曰同学聚会,实际上就是暴饮暴食,所以我没有吃早饭。11:00到了大球下面,又碰到了那一小撮曾经很熟悉的老同学。时隔一年再次碰面,大家唏嘘不已,“你好像又×了!”这样的问候语句肯定也免不了。废话少说,去找餐厅,很远就看见三个字“博×坡”,这个地方不是已经被自比管仲乐毅,有经天纬地之才、定国安帮之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人送绰号“东汉末年三国时期智商高居排行榜第一的卧龙先生”诸葛…………亮(差点把我憋死……)一把火给烧了吗?怎么又搬到这里来了?不管了,饥不择食啊!一帮人一边吃一边聊,聊天聊地聊人,最后聊无可聊,反正我是仅遵“食不言、寝不语”的教诲,嗯,这个菜不错,啊呣啊呣啊呣。最后大家在地铁站作鸟兽散,唉,又少了五十多块,外加两包消闲派,本来我还以为吃白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