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酒浇愁

2006-04-27, Thursday | [15,492] × { 0 },Posted in Work

  自从扬州回来以后到现在,工作上一直不大顺利,特别是前不久手下有几个人竟敢在业务考核的时候做出了违反“八荣八耻”的事情。东窗事发以后,BOSS KING当然是相当生气了,责令我要好好的进行一下整风运动,他还要亲自来参加这个星期六举行的批斗大会。

  下午,我一边考虑后天批斗大会的议程,一边想着最近怎么这么背运,想着想着突然悟出了其中的缘由,原来我14、15号到扬州大明寺去游玩的时候没有烧香,就此,里面的菩萨可能不开心了。真是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既然已经遁入空门,远离了人世间的烦嚣,又何必在乎那几块钱呢?看来这帮出家人还是尘缘未了啊。
Continue Reading



生日宴会

2005-10-23, Sunday | [16,440] × { 0 },Posted in Life

  昨天和今天连续参加了两个生日宴会,昨天是表妹的20岁生日(这个是大生日哦),今天是小外甥过六周岁生日。这样我掐指一算,原来从10月8日开始到今天,我就一直没有休息过(15、16号这两天担任了成人高考的监考工作),连续工作了16天了,这个纪录还将一直延续下去,能否超过23天就不得而知了。

  昨天到表妹家,几个阿姨、舅妈都非常关心我的个人问题。我还在吃长寿面呢,她们就迫不及待的说自己手上有几个不错的小姑娘,想介绍给我认识一下。见我没有什么反应,又开始给我洗脑子,还联合起来作我老妈的思想动员工作,我觉得有一点喧宾夺主之嫌。值得一提的是,当晚的几个菜烧得不错,受到了与会所有同志的一致好评。
Continue Reading



为虎作伥

2004-04-18, Sunday | [28,309] × { 1 },Posted in Tech

  现在的手机为什么都带有照相机的功能呢?手机吗无非就是打打电话、发发短信、看看时间,最多再加上一个彩屏,更多的功能对于我们这种乡下人来说只能算是浪费。

  上个星期天(4月11日),在本市北部某小区门口,我被人用刚刚买来价值¥2700的手机拍了一张照片,拍的前面比划了半天,惹得保安也探出头来想看个究竟。这个小区的名字叫“**园”,结果只拍出了第一个字,后面两个字都被我疲惫的身影给搪住了。由此可见,摄影师水平的高低和摄影器材的好坏是没有直接关系的。这张照片不知道还在不在,有机会把它传上来给大家看看,一睹我的风采。
Continue Reading



酒水兵法

2003-09-13, Saturday | [8,874] × { 0 },Posted in Life

  为了庆祝我国传统的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为了纪念911恐怖事件两周年,为了全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和去年一样,单位又假借新××大酒店,设下盛宴招待我们这一批反恐精英。

  我到酒店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冷盆都上好了,我并没有急着动筷,要吃就吃大菜,这种小菜有什么吃头,先让别人吃吧,等他们吃饱了,大菜就吃不下了,到时候……^_^ 有的人白吃白喝不满足,还要叫自己的一家们来一起吃,真是◎!¥#※¥#※×(~。今年的菜比之去年的要好多了,去年的那叫什么玩意儿。今年有水晶虾仁、黑胡椒牛肉(没有“面”字)、水煮牛肉、辣子鸡、什么鳜鱼、还有一些菜叫不上名字,这个水晶虾仁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果然很晶莹剔透,放在碗里比碗还要白(也有可能是灯光的缘故,或者碗没有洗干净)。
Continue Reading



非典

2003-04-27, Sunday | [41,072] × { 0 },Posted in Life

非典型肺炎(SARS),近日肆虐我华夏大地,截止到四月二十六日,已经有两千多人被感染,一百多人死亡。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特效药。旅游业、餐饮业、运输业、娱乐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相反的,医药业、纺织业却是行情看涨。

本来说好要在四月底举行的一个婚宴也被取消了,我很想去参加的,进了单位以后我还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在暴饮暴食的同时还可以学习一下经验、总结一下教训,到真正有用的一天可以排上用场。这下好了……,不过可以节约几百块大洋。单位里虽然发了口罩、酒精棉花和喷雾剂,但是我是不会去用的,第一,估计像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是不会被感染的,第二,病死事小,形象事大,怎么能够让口罩影响我本来就不光辉的形象呢?有道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Continue Reading



优秀饲养员

2002-09-08, Sunday | [17,551] × { 0 },Posted in Life

喜讯:星期五,本人无上光荣的被评为张家界之旅的六名优秀饲养员之一(全因那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举。详情请见第二十九期张家界旅游见闻),并且发了两条丝光的毛巾以资鼓励,要是返还全部旅游资金就好了。傍晚,单位领导假借新××大酒店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庆功宴会,席间有一道叫“刺青”的冷盆果然很冷。新一赛季的工作又开始了,俗话说得好:“人要衣装,佛要金装”,本周四单位里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发了五套新的“工作服”,正好给我们一天一套,先做两天蓝领,再做两天白领,最后穿上西装冒充一下Boss,反正我是不会穿。



鸿门宴

2002-01-20, Sunday | [15,086] × { 0 },Posted in Life

星期五气温骤降,因此单位里的领导决定在××阁设下鸿门宴,等待七十多人的自投罗网。 到了傍晚,在小雨夹雪中奔赴饭店,这家饭店好像要换壁纸了,家徒四壁非常朴素,随着用餐人数的增加,更加显得六畜兴旺。还没有开吃前,东施效颦的女招待在向几位领导自作多情的推销红酒,同事们有的在那里守猪待兔,有的在等狡兔死走狗烹,有的在日照香炉生紫烟,还有的已经开始宽衣解带,准备大义灭亲,大干一场。早已升级为 Mother Version徐*张** 在为喝什么饮料而抓耳挠腮,差点黔驴技穷,最后还是决定喝鲜奶。热菜总算上来了,席间“二氏家族”频频越俎代庖,到处流窜,而川流不息的服务生也忙着为客人们刷新碗碟。 你肯定猜到了:我最不要吃的 大闸蟹 这道菜是必不可少的,看着其他人忙于骨肉分离,我也不禁自惭形秽起来。 经过了九十分钟的狼吞虎咽,我们已经中饱私囊了,一群酒囊饭袋就这样沆瀣一气的离开了饭店,各自回到狡兔三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