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ientsin Bund

2015-05-12, Tuesday | [1,793] × { 0 },Posted in Life

碧海帆影  上个星期的培训大会顺利完成之后,今天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南征北战,这次真的是南征北战,先到北方,天津的塘沽,自古以来,海河从天津市中心流经塘沽,然后进入渤海,所以这里也有一个外滩。和上海的外滩相比,这里明显人少了很多。有趣的是,上海的黄浦江外滩附近有一条天津路,天津的海河外滩旁边是上海道。
Continue Reading



培训会

2015-05-08, Friday | [1,384] × { 0 },Posted in Work

Keynote  自从两年前南征北战到了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由于水土不服结果意外身染重病之后,我就落下了病根,基本上每年的初春时节就会生一场大病,去年如此,今年更是如此。五一前后,我偶感风寒,感冒病情一直没有痊愈,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本来还想请几天年假在家休息休息,但是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培训会,是关于数据库和文件管理的,作为主讲人怎么可以缺席呢,只能带病坚持工作了。

  为了不影响今天的培训会,昨天晚上我特地把家里面尘封已久的水桶翻出来,洗干净以后倒上热水,泡泡脚,发发汗。泡了一个小时以后,小腿泡得红红的,感冒却没有丝毫的减弱的样子。看样子今天只有带着浓厚的鼻音来给大家培训了。
Continue Reading



车祸惊魂

2009-02-27, Friday | [1,456]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接到一条短信,上面说出大事了你知道吗,我还以为是前些天由感冒恶化成肺炎的事情,这也算是大事吗,又不是非典型性的,是典型性就可以了。反正现在医学很昌明,吃点药,吊几天盐水就好了。但是接下来的短信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大事原来是指出车祸了,现在人在医院里面,明天就要开刀了。

  我马上就向老板请假奔赴医院,其实请不请假已经无所谓了,他已经不是我们的老板了,只不过大家为了照顾他的面子还是这样叫他,背后我们都叫他“离谱”。一到医院才发现,由于连日阴雨绵绵,所以车祸不断(公司同事的父亲和外公都出了车祸了),现在骨科病房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后来的病人只能睡在加床上,盐水瓶也只能简陋的挂在铁皮箱子上。
Continue Reading



回首二00三年

2004-01-04, Sunday | [31,132] × { 0 },Posted in Life

  2003年终于过去了,去年可以说是悲喜交加的一年,悲的是很多艺人英年早逝,包括我比较喜欢的张国荣、梅艳芳、林振强等,喜的是全国人民万众一心,战胜了非典,神州五号上了天,扬了国威。

就我个人而言,在2003年中也有几件大事:
首先在七、八月参加了“百万家庭网上行”的培训工作,这可是上海市政府的实事工程。整整教了三十天,每天六个小时,上海最热的几天都让我们碰到了,这一帮老头老太的学习态度令人肃然起敬,值得我学习,后来在年底又搞了一次,这次来的人纯粹在敷衍了事。
Continue Reading



重病缠身

2003-11-09, Sunday | [3,531] × { 0 },Posted in Life

  这个礼拜我饱受伤病的困扰,主要就是感冒和咳嗽,具体说来也不是从这个星期开始的,上上个星期四(10月30日)就感到喉咙不适了。星期一上午到单位的医务室里量了一下体温,出乎我的意料,只有37.5℃,完全正常。我想借此机会早退回家的愿望落空了,但是医生告诉我,人的体温上午比较低,下午比较高,所以还是可以回去的。Yes,看来多帮别人修电脑还是有回报的。

  感冒比较好对付,吃了几片“克感敏”,睡了一觉,出了一身的汗,感冒就这样好了。奇怪的是咳嗽一直没有好,我已经吃了很多药了,“复方甘草合剂”、“柴胡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泰诺宁口服液”、“咽立爽口含滴丸”、“敌咳”,就连“冰糖蒸生梨”也吃过了,还是照样咳嗽,尤其到了晚上,咳得更加厉害。吐出来的痰,一开始是绿颜色,估计当时吃的是“复方甘草合剂”,后来又变成了红颜色,估计当时吃的是“双黄连口服液”,现在变回了正常的黄颜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