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塞Ⅱ

2017-10-13, Friday | [141] × { 0 },Posted in Life

黄河湿地生态公园  国庆长假之后,我又一次来到了朔方郡,这次算是第二次出塞了。在各种古籍文献中都会提到“出塞”这个词,出的这个塞到底在哪里?我查了大量的网站,终于得到了专业的说法:这个塞指的是光禄塞,始建于汉武帝时期,遗址位于阴山之中,现在的朔方郡的天吉泰机场附近。和长城一样,光禄塞也没能起到防御的作用,屡屡被北方游牧民族突破,南下进军中原。
Continue Reading



梦回长安

2017-04-06, Thursday | [485] × { 3 },Posted in Tour

大雁塔&玄奘  这个星期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庆丰帝的龙兴之所——秦国渭河流域的富平县。富平县,虽然贵为当今天子之父的出生地,但是这个地方既没有飞机场也没有高铁动车站,我只能先提前一天乘飞机到秦国的都城——咸阳府,然后再打的(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下榻于千年古都——长安。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蜀道难

2012-05-10, Thursday | [8,639] × { 3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武侯祠  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一扫六合以来,两千多年天朝的都城,前一千年先是在长安-汴梁、洛邑之间左右摆动,后一千年基本上是在金陵-大都之间上下迁移。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在不同纬度之间南征北战,从现在开始要在不同经度之间东征西讨了,这个过程正好和天朝的定都方案相违背。这次西征的第一站就是进入古华阳国的首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