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渡轮上

2019-07-13, Saturday | [231] × { 0 },Posted in Tour

嵩屿码头  六月份基本上没有进行南征北战,因为公司又群发了邮件,要求精简南征北战活动,并且原则上停止了球员转入。七月初,我不得已效法先贤,来了一次南巡,由粤入闽。为了省钱,我只能乘坐五个多小时的火车从羊城到鹭岛,要知道平时坐飞机仅需一个小时而已。
Continue Reading



一线城市

2019-06-01, Saturday | [1,552] × { 0 },Posted in Life

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  上周五(05月24日),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发布了《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将中国境内的337个城市,根据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指标进行评估,将这些城市人为的分为六个档次: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五线城市。
Continue Reading



头文字K

2017-11-08, Wednesday | [1,698] × { 0 },Posted in Life

重庆北站南广场  我国古代战国时期,有合纵和连横的战略,而我平时一般进行纵向的南征北战,从北方的东三省到南部的广东地区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这次我反其道而行之,来了一次平时很少的东西向连横运动。这次新开辟的战场是小平的故乡——四川省广安州,它位于陪都的北部,成都的东部,从陪都过去乘坐一个半小时的K字头普通列车;而从成都过去,则要乘坐两个小时的动车,都不近。
Continue Reading



五六三十

2017-03-20, Monday | [1,877] × { 2 },Posted in Work

欢送会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本部门成立于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遥想部门成立当日,大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我还特地找人算了一下运数,算命先生说我可以做三十年直到退休。这三十年的时间,十年扫平天下,十年休养生息,十年太平盛世,我也可以就此卸甲归田,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了。
Continue Reading



台囧1:准备篇

2017-01-04, Wednesday | [1,387] × { 1 },Posted in Life

大陆居民来往台湾通行证  2017年的第一次南征北战的目的地是美丽的宝岛台湾,有道是:万里车书会尽同,东南已有别疆封,提款百万申江上,立马桃园第一峰。先说说准备工作吧,中国人要去宝岛,要办理两个证件,一个是大陆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颁发的淡紫色封皮的《大陆居民来往台湾通行证》,允许你出去;一个是台湾内政部移民署发的《中华民国台湾地区入出境许可证》,允许你入境,两者缺一不可。

  《通行证》好办,准备好材料,到附近的出入境管理局去办理一下,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连带一次签注花费约50元。《许可证》就比较麻烦了,由于我这次出行的性质类似于唐朝时候的鉴真东渡,去传播佛法,不属于旅游或者探亲,因此台湾方面为我申请的是商务签证(入境的时候不需要填表格),需要个人的身份证、护照、户口簿、公司在职证明,还要用繁体字填写申请表。最搞笑的是临出行前的一个星期,还问我要大学的学历证书,学位证书以及公司的名片,简直闻所未闻。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总结

2016-12-31, Saturday | [1,440] × { 1 },Posted in Life

LifeLog  掐指一算,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写过年终总结了,今天我有必要重拾传统,再来一次2016年的总结。

  今年南征北战一共50次,这50次南征北战一共攻占了89个据点。这些据点中,金陵府就占了19个,如果加上金陵周边地区的据点,那就高达26个了。其余比较多还有唱响天台爱情15个,进京面圣13个,沪杭两地12个。另外还包括以前从未有涉足的荆州、晋阳、临淄、陪都,甚至于海外的淡马锡。
Continue Reading



Big Bigger Biggest

2015-06-09, Tuesday | [2,265] × { 0 },Posted in Tech

SONY XPERIA Z ULTRA  辞别了长沙之后,为了实现合纵连横的战略方针,我先后马不停蹄的奔赴北方的津门、南方的鹏城和东方的浙江(暂时没有涉及到西方),根本就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我这样长时间的南征北战,以至于每个星期仅有一到两天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今天老爸告诉我,他的手机坏了,为了解决这个大问题,我决定再买一个给他。
Continue Reading



First Class

2015-04-21, Tuesday | [1,841] × { 0 },Posted in Life

Skyteam SkyPriority  我这三四年的南征北战和东征西讨过程中,由于公司财务制度的限制,所以乘坐飞机只能买经济舱的机票,虽然各家航空公司的各个机型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经济舱的座位编号都是从31排开始,前面的位置都是留给头等舱和商务舱贵宾的。我虽然从来没有坐过头等舱,但是每次登机的时候都会路过头等舱,每个人和头等舱擦身而过的时候,都会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今天轮到我时来运转了,乘坐了一次头等舱。星期一临时决定去津门出差,这已经是我第五次去津门了,三国时期的武乡侯诸葛亮也只不过是六出岐山北伐而已。由于是临时决定,所以临时够买第二天的机票也很紧张,打折的机票居然全没有了,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买全价的经济舱机票了(反正可以报销的)。
Continue Reading



2014年总结

2014-12-31, Wednesday | [2,386] × { 0 },Posted in Life

乾隆下江南  又到了一年的总结时间,纵观今年的天下大势,可谓多灾多难,尤其是以航空业为最,今年多次发生了航班失联的惨剧,遇难人数已达千人。我今年反其道而行之,把火车作为南征北战的主要交通工具,飞机年内只乘坐了两次(帝都来回各一次),十分英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有未卜先知之能力。

  不过受到火车行驶距离的影响,今年的势力范围仅仅局限于江浙沪地区,具体来说,天台爱情唱响19次,富春江畔泛舟7次,其余的还有金陵府2次,青浦2次,帝都、临安府和新开辟的战场——(旧)金山各1次。清朝的乾隆帝也不过六下江南,我今年一共造访了32次江南鱼米之乡,占总数的96.969696%,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第二差

2014-11-27, Thursday | [1,114] × { 0 },Posted in Work

Inception  这个星期我南征北战的目的地是金陵,这是我第二次来金陵出差了,第一次是去年的八月份左右。今天我一出火车站就发现金陵这里的差头统统都漆成了明黄色,后来差头司机告诉我,因为今年的夏天这里举办了青年人五环大会,为了搞面子工程,所以把市内所有的差头都重新油漆了一遍,郊区的差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浅绿色。

  我这次下榻在鼓楼区,算是市中心吧,但是离最热闹的新街口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好在离这里的目标——省级的某机关只有一刻钟的步行路程,旁边还有一条美食街,汇集了全国各地的美食,东北的乱炖、西北的面食、北京的烤鸭、云南的过桥米线、广东的煲仔饭等等,更多的是四川重庆的火锅,这下不用担心晚上到底吃什么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