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有知音

2018-04-20, Friday | [123] × { 0 },Posted in Life

国立武汉大学  我这一个星期都在武汉三镇,在第一次头口战争之后,我发现了另外两个怪现象。其一,那就是武汉三镇虽然贵为湖北省的首府,但是地面的道路实在是太崎岖不平了。开车开到一半,路中间突然会出现一处凹陷,车子会随之发生颠簸。我坐在车子里面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就被颠醒了,这还算好的,弄不好还会把车子的底盘颠坏,这就欲哭无泪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