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龙肉

2015-10-13, Tuesday | [929] × { 0 },Posted in Life

酱驴肉  经过了整整两个星期的休整,今天我又再一次的踏上旅程,此行的目的地是我的伤心地——花果山水帘洞。遥想2013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前往花果山水帘洞玩耍,结果在一次晚宴中吃了不卫生的海鲜和啤酒,造成了第二天凌晨的上吐下泻,差一点客死他乡。此后我就对花果山水帘洞这个地方有了心理障碍,能不去就尽量不去,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Continue Reading



培训会

2015-05-08, Friday | [1,082] × { 0 },Posted in Work

Keynote  自从两年前南征北战到了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由于水土不服结果意外身染重病之后,我就落下了病根,基本上每年的初春时节就会生一场大病,去年如此,今年更是如此。五一前后,我偶感风寒,感冒病情一直没有痊愈,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本来还想请几天年假在家休息休息,但是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培训会,是关于数据库和文件管理的,作为主讲人怎么可以缺席呢,只能带病坚持工作了。

  为了不影响今天的培训会,昨天晚上我特地把家里面尘封已久的水桶翻出来,洗干净以后倒上热水,泡泡脚,发发汗。泡了一个小时以后,小腿泡得红红的,感冒却没有丝毫的减弱的样子。看样子今天只有带着浓厚的鼻音来给大家培训了。
Continue Reading



大吉大利

2014-08-25, Monday | [2,694] × { 1 },Posted in Life

大吉烧烤  公司大老板的首席秘书最近调动工作了,她并非转会去了其他球会,而是同一家球队里面转岗,跑到研发部门去当了一名翻译(因为这名翻译前不久转会走了)。从首席秘书到部门的翻译,这就相当于一名球员此前一直担任球队的首发前锋,现在突然调他到预备队里面去担任替补后卫一样。我觉得至少在行政级别上有所降低。
Continue Reading



Shark Attack

2014-05-06, Tuesday | [1,981] × { 0 },Posted in Life

鲨鱼  五一劳动节一般都放三天,但是我却休息了四天,这多出来的一天全拜“与国际接轨”这几个字所赐。早在2013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就重新定义了青年的概念——44岁以下的都算是青年,那么我也有幸的享受了比不是青年的青年人多出来一天的假期,能够借此机会重温还剩下不多的作为青年的假期。

  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这里本来是魔都分舵管辖的地盘,为什么会有岭南分舵的人呢,因为魔都分舵管理地盘的人有喜了,出于保护孕妇的初衷,再加上人手太少,只能于是求助于岭南分舵了。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王气黯然收

2013-08-23, Friday | [1,222] × { 0 },Posted in Work

秦淮河  我终于将足迹踏上了六朝古都——金陵府,将近十年以前(那时我还在第一支球队服役),工会组织大家到金陵府去玩,但是我嫌金陵府阴气太重,所以没有去,谁料这一等就是十年。这次我是参加来培训,上个星期接到通知的时候,我一看地址很是诧异,金陵府栖霞区金茂宾馆,很高档的样子,顿时心向往之,终于可以一偿夙愿了。
Continue Reading



齐天大圣发迹地

2013-04-25, Thursday | [4,485] × { 11 },Posted in Work

Peach  本周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位于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孙悟空保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的路上,请事假一个筋斗云可以飞十万八千里,从西域直达花果山,只消几分钟的事情。现在的航空业这么发达,从魔都到花果山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不遑多让。但是飞机每天只有三班,如果错过了班机,想改乘火车的话,那就惨点了,既没有高铁,也没有动车,只有最最原始的K字头绿皮车,要开将近十个小时。

  花果山里面猴子最多,而且猴子都很精,据考证,上海话里面有一句叫“门槛精”的切口就和猴子有关。怎么个精法,有事为证,一般出机场都有一条高速公路,为了限制司机开快车,通常情况下会有测速雷达放在道路旁边。花果山这里的猴子另辟蹊径,把测速雷达隐藏在绿化带里面,这样一年下来,可以有很多的罚款。不过后来司机们也学乖了,纷纷装上雷达探测器,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