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客行

2018-03-11, Sunday | [336] × { 1 },Posted in Work

侠客行  传说中的少年英雄王二小,在山坡放牛的时候,不幸沦为日本侵略者的俘虏。但是王二小人小鬼大,成功的骗过了一干日本鬼子,把侵略者巧妙地领到了抗日军队事先设好的埋伏圈里面。伏击战打响后,王二小葬身于侵略者的刺刀之下。后来当地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少年英雄,还特地为他建了塑像,创作了一篇科教文章(已入选小学课本),谱写了一首广为流传的童谣,就差拍一部抗日神剧了。
Continue Reading



封禅大典

2016-08-12, Friday | [1,193] × { 0 },Posted in Life

刘封  封禅大典,是中国古代帝王为祭拜天地而举行的活动.,封为祭天,禅是祭地,古代帝王在太平盛世或者天降祥瑞之时举行的大型典礼。每个帝王都有一颗封禅的心,这一点在刘备身上最能体现,汉昭烈帝虽然只能偏居一隅,没有能够统一天下,但是他给两个儿子(一个是干儿子)起名字,一个叫刘封,一个叫刘禅,可见其野心不小啊。

  今天我也来效法一下秦皇汉武,陪同国际友人、领导和小伙伴一起前往齐鲁大地,尝试举行封禅大典。在正式的封禅大典之前,我们一行人先到了金陵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休整,顺便过了七夕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金陵很多的酒家包间都是以明朝皇帝的年号来命名的,我们定的包间名字是正德——明武宗朱厚照的年号,其他的还有万历、永乐、景泰、泰昌、天启等等,但就是没有洪武和建文,原因耐人寻味。
Continue Reading



重返校园

2016-03-11, Friday | [1,218] × { 0 },Posted in Life

CPU  我于上个世纪末从上海正常大学毕业,此后基本上就没有回过校园。去年曾经有一个机会,是班长组织的相逢二十周年的同学会活动,据说当天来了八十多人,还请来了当年的班主任,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可惜的是我当时由于俗事缠身,未能成行,抱憾终身。今天我终于可以一尝夙愿,重返校园了,不过,返的不是上海正常大学的校园。
Continue Reading



蜀山贱侠传

2016-03-08, Tuesday | [1,459] × { 1 },Posted in Work

蜀山剑侠传  这个星期本来只要进行金陵第六差活动,谁知道中间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打断,星期二临时去了一次金陵西边的蜀山,客串了一把仅仅一天的蜀山贱侠之后,又马上返回金陵,展开金陵第七差——重返校园活动。

  今天先说蜀山贱侠事件吧,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座蜀山的地理位置,如果望文生义,单从名字上看的话,是在四川,但是它其实位于皖北的庐州境内。本来年后是要来拜访的,但是山里的居民竟然把拜访的时间定在了春节期间,那对不起了,你自己不放假,还不让别人休息,这就有点不讲理了,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仙了,孰不知我们都是无神论者。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第四差

2016-02-03, Wednesday | [988] × { 0 },Posted in Life

松鼠鳜鱼  时隔一年多,我又开始了金陵第四差,由于恰逢春运期间,火车票非常难买,我只能曲线救国了,先买一张到无锡的站票(已经没有座位了),然后再到金陵府。当天办完事以后,当地的同事在鼓楼附近的百年老店(创始于满清的乾隆二十二年,公元1757年)——松鹤楼设宴为我接风,同行的居然有十人之多。
Continue Reading



2014年总结

2014-12-31, Wednesday | [1,720] × { 0 },Posted in Life

乾隆下江南  又到了一年的总结时间,纵观今年的天下大势,可谓多灾多难,尤其是以航空业为最,今年多次发生了航班失联的惨剧,遇难人数已达千人。我今年反其道而行之,把火车作为南征北战的主要交通工具,飞机年内只乘坐了两次(帝都来回各一次),十分英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有未卜先知之能力。

  不过受到火车行驶距离的影响,今年的势力范围仅仅局限于江浙沪地区,具体来说,天台爱情唱响19次,富春江畔泛舟7次,其余的还有金陵府2次,青浦2次,帝都、临安府和新开辟的战场——(旧)金山各1次。清朝的乾隆帝也不过六下江南,我今年一共造访了32次江南鱼米之乡,占总数的96.969696%,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第三差

2014-12-05, Friday | [1,765] × { 2 },Posted in Work

玄武湖  上个星期到金陵拜访某省级机关,由于机关内部的技术构造复杂,可谓机关重重,因此留下了很多未解的谜团。星期四临离开之时,和那边的负责人员约好了,这个星期二我将再次拜访,同时也请负责机关技术外包的骨干人员到场,看看怎么解决重重机关的问题。我们一起效法本朝的太祖,来一个金陵谈判。
Continue Reading



金陵第二差

2014-11-27, Thursday | [871] × { 0 },Posted in Work

Inception  这个星期我南征北战的目的地是金陵,这是我第二次来金陵出差了,第一次是去年的八月份左右。今天我一出火车站就发现金陵这里的差头统统都漆成了明黄色,后来差头司机告诉我,因为今年的夏天这里举办了青年人五环大会,为了搞面子工程,所以把市内所有的差头都重新油漆了一遍,郊区的差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浅绿色。

  我这次下榻在鼓楼区,算是市中心吧,但是离最热闹的新街口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好在离这里的目标——省级的某机关只有一刻钟的步行路程,旁边还有一条美食街,汇集了全国各地的美食,东北的乱炖、西北的面食、北京的烤鸭、云南的过桥米线、广东的煲仔饭等等,更多的是四川重庆的火锅,这下不用担心晚上到底吃什么了。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蜀道难

2012-05-10, Thursday | [9,719] × { 3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武侯祠  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一扫六合以来,两千多年天朝的都城,前一千年先是在长安-汴梁、洛邑之间左右摆动,后一千年基本上是在金陵-大都之间上下迁移。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在不同纬度之间南征北战,从现在开始要在不同经度之间东征西讨了,这个过程正好和天朝的定都方案相违背。这次西征的第一站就是进入古华阳国的首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