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巴荣耀25:一战未封神

2014-07-14, Monday | [2,227] × { 0 },Posted in Sports

The statue of Christ the Redeemer  经过了八八六十四场比赛的激战,为期一个月的巴西世界杯终于落下了帷幕。德国战车在里约热内卢救世基督像的注视下,于加时赛中一球射落潘帕斯雄鹰,不负众望的在桑巴王国捧起了阔别二十四年之久的大力神杯。其实德国人可以在上半场就领先的,上半场补时阶段,Benedikt Hoewedes接角球的头球叩关砸在立柱上弹回,令人扼腕叹息。
Continue Reading



桑巴荣耀21:众星拱月

2014-07-06, Sunday | [1,940] × { 0 },Posted in Sports

Louis van Gaal  昨天文章的最后一段,我本来是随口说的,岂料一语成谶,名字中带有“马”字的阿根廷中场大将Angel Di Maria也伤退告别了本届世界杯的舞台。还好比赛中锋线大将Gonzalo Higuain如有神助,打入一球,还击中一次门楣,使得阿根廷队走出了世界杯淘汰赛阶段每逢欧洲球队九十分钟不胜的怪圈,胜利进军四强。
Continue Reading



桑巴荣耀19:魔咒

2014-07-02, Wednesday | [1,265] × { 0 },Posted in Sports

Lionel Messi  经过了为期四天的捉对厮杀,八支队伍齐齐晋级到了八强,明天和后天都没有比赛,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7月5日、6日的凌晨将进行八进四的淘汰赛,由于那两天是双休日,所以不用担心上班的问题,可以安心的熬夜看球。有趣的是,这晋级的八支球队都是小组的头名,而被淘汰的都是小组第二名,这是一个巧合还是实力使然?
Continue Reading



桑巴荣耀14:一、二、三、四、零

2014-06-26, Thursday | [2,390] × { 1 },Posted in Sports

Dennis Bergkamp  E组和F组的小组出现情况也清楚了,F组Argentina在3:2力克Nigeria后三战全胜,小组第一晋级毫无悬念,但是他们要在淘汰赛中对阵E组第二名Switzerland,这个就有点困难了。老马退役以后,Argentina在历届世界杯的淘汰赛阶段还从来没有在90分钟内赢过任何欧洲球队(唯一的一次是通过点球大战赢了英格兰),罗马尼亚、荷兰和德国都是Argentina的苦主。
Continue Reading



桑巴荣耀10:亚非拉

2014-06-22, Sunday | [1,431] × { 0 },Posted in Sports

Miroslav Klose  世界杯进入小组赛第二轮以后,爆出了很多冷门,我总结了一下,发现诸多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对阵发达国家的比赛很容易爆冷,从曾经叱咤七海风云的西班牙被以前的殖民地智利击败开始,到同为拉美的乌拉圭力克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英格兰,再到欧洲文艺复兴起源意大利完败给加勒比小国哥斯达黎加,今天凌晨的非洲兄弟加纳又差点在德意志身上全取三分。

  由于这场比赛德国队只拿到一分,虽然积到四分,排名小组头名。但是美国队现在只赛了一场,明天凌晨还有和葡萄牙队的比赛,考虑到葡萄牙队主力伤的伤、停的停,很有可能是美国获胜。那么美国就6分了,最后一场和德国队面对面直接对抗。美国队的教练是著名的金色轰炸机Jürgen Klinsmann,德国队的前主教练,对现在德国的一批队员可谓知根知底,所以最后谁赢谁输还不好说。不过我估计德国人最后还是会帮老乡一把的,双双携手出线。
Continue Reading



桑巴荣耀04:业界良心

2014-06-16, Monday | [2,427] × { 0 },Posted in Sports

Argentina  终于,世界杯的赛事来到了工作日,现在不能像双休日和年假那样几场比赛全看了,考虑到上班时间问题,我选择了今晨六点钟开赛的阿根廷对阵波黑的比赛,尽管如此,也只能看半场比赛。为了支持远在万里之外的阿根廷队,昨天我又和工会球队来了一场友谊比赛,当然我穿的是阿根廷队的球衣。

  昨天的友谊比赛让人意想不到是公司的大老板直接从机场赶过来亲自参赛,大老板虽然人到中年,略有发福,但是一踏上绿茵场就展现出了边路快马的本色,我们几个人防都防不住(也不敢防),两个小时的比赛中,大老板连踢带传,一人包揽友谊比赛的金靴奖和金球奖,真乃实至名归。
Continue Reading



重返绿茵场

2014-04-13, Sunday | [2,939] × { 1 },Posted in Sports

Brasil 2014  随着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脚步临近,我又翻箱倒柜找出了尘封已久的阿根廷队服、护腿板和回力球鞋。没错,为了振兴中国足球,为了不辜负习主席的殷切期望,为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我毅然决然的决定复出,重返绿茵场。我上一次踢球还要追溯到八年前的德国世界杯期间(2006年6月23日),踢完这场球,我就想从此挂靴,结束职业生涯了。

  但是这次我终于又找到组织了,我现在效力的球队是由工会的会员自发组织成立的,国外的工会组织职工罢工,我们的工会组织职工全民贱身,主场定在八万人体育场的外场——三叶草足球公园(就是以前的耐克足球公园)。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是双周一赛,今天是春季联赛的首场比赛。去年秋季联赛的最后一场,我本来想去参加的,但是由于家中要装宽带,所以错过了秋季联赛的闭幕式,煞是可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