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黄牛

2014-09-24, Wednesday | [1,248] × { 0 },Posted in Tour

Made in Germany  今天我到浦东的新国际博览中心去参观一个由德国慕尼黑主办的科技展览会,刚出地铁,就有一大帮黄牛围了上来,他们积极的向路人兜售参观的证件,傍友,票子要伐,五块洋钿一张。还好昨天我从座位隔壁的市场部拿到一张参观券,票面价值要100块来。早知道这样,我偷一刀出来,我也来当黄牛了,就像倒卖月饼票的黄牛一样。我不卖100块,只卖10块钱好了,也可以小赚一笔了。
Continue Reading



让我们荡起双桨

2013-03-22, Friday | [2,460] × { 0 },Posted in Life

茶茶茶茶
  继上周去帝都保障投票工作之后,本周又去了一次帝都,这次是去安装投票的客户端(光有服务器,没有客户端怎么投票呢)。这次下榻的酒店不是某寺庙了,因为这家酒店服务不行,早饭吗早饭不提供,一次性拖鞋也没有,最最关键的是上网很麻烦,同一时间只能连一个设备,想用手机同步一下日程表都不行,最后只能装了个Connectify,用笔记本做Hotspot,算是暂时解决了同步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重返外滩

2008-09-09, Tuesday | [2,507] × { 0 },Posted in Tour


  自从去年八、九月离开HP饭店以后就再也没有到那里去过,今天有幸到南京东路××号的某化工颜料公司去参观学习,正好有机会重返外滩。我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公交车前面的车窗都挂了两面白色的旗子,五环会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残疾人五环会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吧,仔细一看原来是2010年上海SB会的会旗。
Continue Reading



春运车票

2008-01-29, Tuesday | [8,031] × { 0 },Posted in Tour

  这两天全国各地都在下大雪,公路、铁路都被大雪埋了,导致了大批参加春运的主力回不了家。火车站也蛮忙,想买几张火车票都买不到,和我们公司签约的两家票务公司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都是忙音。现在有一位急着去往南京转(不是与三郎把信传),电话打不通买不到票子直接影响我们的年终奖啊,看来还是要老法师出场啊。

  打不通电话可以直接到票务公司去买吗,我把两家公司的电话号码输入到Google里面一搜,一家的地址在外滩附近,还有一家就在新客站旁边——天目东路×××号。那就到天目东路这家吧,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还可以有下策——直接到新客站的售票大厅去排队购买。
Continue Reading



地铁惊魂

2007-12-11, Tuesday | [6,281] × { 0 },Posted in Life

  昨天下班的时候到新客站去退票,进入联合售票大楼以后找了半天也找不到退票窗口,售票窗口倒是有很多。最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我还没到窗口,旁边就有几头黄牛过来问我,傍友,到撒地方额票子,我严词拒绝了他们。谁知道到窗口退一张票居然还要收取20%的手续费,这样112块的票子只退给我90块钱。难怪黄牛这么猖獗。

  今天早上乘地铁,车子开到汶水路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但是到了马戏城就出现了极大的问题。上完客,关好门以后,车子不动了,等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发动的迹象。突然间,车厢里面的灯全部暗了下来,门也打开了,靠近门的一帮子人就被挤了出去。过了几秒钟,门又关起来了,车子居然开动了,就像电梯超载的情况一样。
Continue Reading



财源不明

2005-09-15, Thursday | [24,504] × { 0 },Posted in Life

  中秋节快要到了,除了单位里发了月饼票以外,我还从各个渠道通过巧取豪夺搞来了几张。我平时不大喜欢吃月饼,最主要是嫌它们太甜了。但这次情况有所不同,这次搞来的是忽必烈牌的雪月饼,听说里面的馅是冰淇淋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冰淇淋也可以作月饼馅的)。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雪月饼,听到“雪月饼”这三个字,我有点蠢蠢欲动了。

  但是下班以后到了忽必烈的老巢一看,乖乖,那里排队的人不要太多哦,还有很多的黄牛也在附近游弋。和同去的一帮同事商量了一下,决定把票子卖掉,每张票子可以卖七、八十吧,这样凑在一起一共卖了两百多块。被人知道了会不会告我们“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到时候我们被“双规”了就不好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