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场如救火

2011-03-03, Thursday | [1,715] × { 0 },Posted in Tour

火  今天是3月3号,据说是小三节(如果是星期三那就更加完美了)。为了庆祝这个节日,京都召开了规模盛大的会议,还要开两次,可谓是劳师动众啊。我也未能免俗,今天跑到丽×路蒙×路,在这里有一家卢×区妇幼保健院,我当然不是来保健的,而是到附近的某创意园区去参观学习。

  在妇幼保健院对面有一大片绿地,里面坐满了晒太阳的人,有推着童车、带着孙辈来检查的老年人,有扶着大肚皮的老婆(也有可能不是老婆)的腰来保胎的男性,也有大肚皮自己一个人来的;更有甚者,还有一个老外牵了一条狗来,难道现在医院里面人狗通吃了?这片绿地的采光非常好,因为南面的建筑物很矮,不会把阳光挡住,当然了,如果在里面造一个大水法的话,那就更亲民了。
Continue Reading



内部培训

2007-01-27, Saturday | [29,735] × { 0 },Posted in Work


  今天是礼拜六,但是还是要到公司里面去进行本部门的内部培训。等我到了会议室以后发现每个人人手一份培训材料的影印件,唯独我的桌子上没有,被人歧视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工作人员误以为领导不需要的,所以昨天下班后少打了一份。今天才意识到这个错误,只好先征用我的那份了。
Continue Reading



贵人多忘事

2005-06-27, Monday | [11,429] × { 0 },Posted in Tour

  这几天都在参加会议,每个会议都差不多,一开始主持人先说几句,接着请来老专家、老教授作报告,一个上午的光阴就这样被虚度了。反正这种报告也没有什么听头,我就在下面听听MP3、看看手机里的电子书、反正只要最后那个U盘上去拷贝一下报告的演示文稿就可以了。

  第一天作的报告还好,幻灯片只有90多K,谁知道第二天作的报告幻灯片居然高达80多M,我的U盘一共只有32M。专家到底是专家,不知道他怎么做出来的,你让我做一个纯文字的80多M演示文稿,我也做不出来。无奈之下,我只好留了一个Yahoo!的邮箱给他,直到今天还没有发过来,我估计他发不过来了,没有哪个邮箱的附件可以达到80M。
Continue Reading



2005-03-09, Wednesday | [6,435] × { 0 },Posted in Work

  这两天首都北京正在召开人大和政协会议,本单位凑巧也在会议,只不过是工会委员选举大会。

  下午四点十五分,大会正式开始了。这次选举我被指定为监票人,是工作人员之一,所以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坐在第一排,和一帮单位的领导们“平起平坐”。这次选举要选出五个工会委员(有六个候选人)和一个工会财务委员(只有一个候选人),所以每个人都发了两种颜色的选票,会场里面也准备了两个投票箱。
Continue Reading



未来终结者

2004-12-31, Friday | [20,195] × { 0 },Posted in Work

  2004年的最后一天,本单位举行了第一届(我估计也是最后一届了)“未来终结者”论坛,其实这个论坛本来是叫“未来学者”的,只是学者已经被其他单位叫掉了,我们只能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就临时改名为“未来终结者”了。

  为了准备这个论坛,从月初就开始制作幻灯片了。我除了自己要做一个研究课题的展示以外,还要参与修改、完善其他两个课题的幻灯片(一共只有六个),我传上一个给大家看看我修改的成果。这个是PowerPoint XP版的,用其他的版本可能会出错,其中第四张到第七张中有隐藏的超级链接,放映的时候大家要注意了。我最欣赏的是垫底的那个The End的效果,可惜在放映的时候没有,因为展示的电脑装得是Office 2000。
Continue Reading



巴黎的春天

2004-12-01, Wednesday | [27,214]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到位于南昌路47号的科学会堂去参加一个工作会议,会后有一个感觉:现在的高级知识分子真是太不懂礼貌了。

  一开始主持人先说了几句话,接下来隆重推出一位什么×博士,这厮说了几句以后,拿出一副很大的画。他一个人臂展不够,就非常傲慢的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颐指气使,叫小×过来帮忙,一副很有派头的样子。我估计那个小×心里面很候水的。
Continue Reading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2003-10-21, Tuesday | [10,861] × { 0 },Posted in Tour

  礼拜一中午接到一个紧急通知,下午一点三十分在茶陵北路有一个市级的重要会议,会议重要,请务必准时出席。茶陵北路,从来没有听说过,到网上查了一下,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后来回来的时候发现,原来转一个弯就是41路的站头,再走几步就是“摇啊摇,摇到打浦桥”了。

  到了会场已经两点半了,里面的人倒是蛮多的,我只好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台上的人在那里宣扬盗版,叫每个单位回去买一张盗版光盘,只要五块钱,而正版的据说要几十万圆(美金)。那么你去买一张正版的,然后我们每个单位刻一下不是更好吗,连五块钱都省下来了,简直是在大放厥词。这种人还是研究生,知识产权的意识怎么这么淡薄,可怜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