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09, Wednesday | [6,717] × { 0 },Posted in Work

  这两天首都北京正在召开人大和政协会议,本单位凑巧也在会议,只不过是工会委员选举大会。

  下午四点十五分,大会正式开始了。这次选举我被指定为监票人,是工作人员之一,所以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坐在第一排,和一帮单位的领导们“平起平坐”。这次选举要选出五个工会委员(有六个候选人)和一个工会财务委员(只有一个候选人),所以每个人都发了两种颜色的选票,会场里面也准备了两个投票箱。

  这两个投票箱大小、颜色都差不多,只是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主持会议的领导叫我像大卫•科波菲尔变魔术一样,把两个箱子打开让下面的选民检查了一番,再把它们封掉。

  一百多人投完票后,我们几个监票人就带着投票箱到了对面的一间空房间里去清点选票了。我这一组负责的是选工会财务委员的那个箱子,这个工作太轻松了。先把封条撕掉,倒出全部的选票,由于只有一个候选人,所以只要把选票分成三堆就可以了,一堆是选的,一堆是没有选的,还有一堆是选其他人的,最后加一下人数就可以了。

  反观另一组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六个里面要选五个,还时不时的冒出其他的候选人,黑板上划的“正”字已经歪歪扭扭了。看着他们挥汗如雨的景象,我大发了恻隐之心,想上前帮助他们,不对,现在不能打扰他们,最后就让我来算一下得票数吧,也算我帮过你了。

  选举顺利的结束了,但是我始终不明白什么让我当监票人呢?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