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关系

2016-05-24, Tuesday | [334] × { 0 },Posted in Work

简繁转换  这个星期办公室迎来了一男一女两位来自祖国宝岛台湾的同事,我的任务就是在这周对他们进行强化培训。以往我进行培训,下面的受众至少有十几个人吧,这次只有两个人,性价比有点低。我本来还准备叫几个人一起过来听听,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做可能会影响到两岸关系的纯洁性,就作罢了。

  早在上星期,我就开始制作培训所用的教材了,在此期间我发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大陆这边一般读写都是使用简体中文的汉字,而宝岛台湾人民使用的是繁体中文,他们会不会对简体中文的培训材料产生阅读困难,从而影响到了两岸的关系呢。为此,我找遍了Office 365的工具栏,居然没有找到以前常用的简繁转换按钮,这个可能和我所安装的英文版的Office 365有关吧。
Continue Reading



第九次分科大会

2016-04-22, Friday | [416] × { 0 },Posted in Work

运动鞋  第九次分科大会在今天正式开幕了,我刚刚从第二次奉天北伐战争中全身而退。这一次我直接从帝都出发,没有和帝都的同事商议,临时决定单枪匹马去奉天,因为我接到奉天内线的密保,上次没有到位的后勤装备这次业已安全送达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次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了。

  我还是下榻于上一次的大和旅店,但是这一次的入住经历比第一次要差很多,主要是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全酒店居然停电了。不过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文物保护建筑来说,时不时的停电也说得过去。十年前工作过的外滩和平饭店也是文物保护建筑,里面还不能装空调,夏天热得来像蒸笼一样,只能用电风扇来吹,越吹越热。
Continue Reading



谢谢侬

2011-03-31, Thursday | [1,007] × { 0 },Posted in Tour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上周到某大学去看樱花未遂,某专业人士提醒我可能还没有开花,要我到四月上中旬再来玩赏。在漫长的等待期间,我也不忘参观学习这一基本方针,在一周时间内,先后走访了位于静安寺、延中绿地、徐家汇、人民广场等地附近的一些公司,具体的流程都大同小异,我就不在这里一一复述了。其中有一家蛮好玩的,在填写调查户口表格时,居然问你现在的居住点是自己买的还是租的,此外还要写出从居住点到公司的详细路线图,令人诧异。
Continue Reading



重返外滩

2008-09-09, Tuesday | [1,331] × { 0 },Posted in Tour


  自从去年八、九月离开HP饭店以后就再也没有到那里去过,今天有幸到南京东路××号的某化工颜料公司去参观学习,正好有机会重返外滩。我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公交车前面的车窗都挂了两面白色的旗子,五环会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残疾人五环会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吧,仔细一看原来是2010年上海SB会的会旗。
Continue Reading



一曝十寒

2008-04-28, Monday | [1,229] × { 0 },Posted in Tour

  上个礼拜忙碌的参观学习之旅终于告一段落了,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在二十号之前我也发了不少的垃圾邮件,平均下来一天大概有十封左右,但是一个邀请电话也不来,使我很没有成就感。到了上个礼拜,一窝蜂的都来了,难道那些负责参观学习的人想在五•一劳动节之前疯狂一把?

  今天参观学习的地点是在天津路上的×氏大厦的十六楼,是一家名字里面有美帝国主义一个州名的饮料公司。说起这个×氏,在围棋界那是大大的有名,经常有以他的名字举办的一些围棋比赛,以及资助的一些学校的课外活动。以前我还在HP饭店里面工作的时候,上下班天天路过这条天津路,倒是一直没有注意到。
Continue Reading



车牌额度

2007-12-04, Tuesday | [8,046] × { 1 },Posted in Tour

  上海这两年私家车的车牌炒得火热,一块车牌已经被炒到五万多块了,可是根据上海市外商投资现行政策,三资企业在本市交通管理局可免费申请新增车辆额度。办理车牌额度要带很多的东西,其中有一项是“公安局对企业用章的刻字证明”,我找遍了整个档案柜也找不到这个证明文件,上个月中旬到巴士大厦咨询的时候,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这个证明文件在当初刻公章的那个刻字店里面。

  当初这个公章到底是谁办的呢,现在已经是无从知晓了,或许已经跳到海角天涯了。为了在今年内把这个额度领回来,老总灵机一动,想了一个方法,出了N百元钱委托一家公司去重新刻了一个公章、一个私章,当然还包括公安局的证明。这家公司的名字很有特色,就是他们老板名字的后两个字,地理位置也极佳,坐落在中山东一路外滩附近,靠近和平饭店。
Continue Reading



最后通牒

2007-11-20, Tuesday | [12,225] × { 0 },Posted in Work

  礼拜五,和平饭店给我们来了最后通牒,要我们这个月的月底之前把以前的办公用品,如桌子、椅子、沙发、壁画、地毯这些东西全部搬走,本来可以休息的双休日泡汤了,就连我调休的礼拜一也保不住了,这几天都要到和平饭店去当监工,监视拆家具、包家具、装家具的民工们。

  没有电话、没有宽带,还好有一个平板的宽屏电视机可以看节目,但是有线电视也没有,只能看六个台,东方台两个,上海台两个,上海教育台一个,中央台一个,我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以前看12寸黑白电视机的年代。礼拜六那天下午先看了东方台的一个电影,徐若瑄主演的,是讲鞋子的。晚上看了中央台的《五星大饭店》,由于这里和东方明珠的直线距离很近,所以信号还是比较清楚的。
Continue Reading



你行我也行

2007-10-11, Thursday | [21,274] × { 0 },Posted in Sports

  为期十天的特奥会今天终于要闭幕了,今天在回和平饭店的路上看到一帮子身穿红色运动服的×国特奥运动员在逛街购物。只见他们来到了一家卖民族特色帽子的摊头前面,一个人先拿了一顶清朝的西瓜皮帽子带上,后面的一根辫子引得同伴一阵大笑。接着另一个人拿了一顶皇宫里面的太监的帽子带上,倒是蛮匹配的。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看上去像)中国MM,她走过去和这帮特奥运动员用英语搭讪,说什么没有听清楚,只听见最后一句是“Do You Understand Me?”,说的同时辅以手舞足蹈的肢体语言。×国的官方语言又不是英语,你用英语和他们说怎么听得懂,正常人况且如此,何况是特奥运动员呢。我估计这个MM因为落选,没有能够参加特奥比赛,所以心情比较郁闷,这还是可以理解的吗。
Continue Reading



过河拆桥

2007-08-03, Friday | [7,609] × { 0 },Posted in Work

  七月底董事长一行人又从美国飞到上海来了,不过鉴于上海公司的实际情况,他这次没有进公司,全部在外面借宾馆开会,我们也难得不用加班了,这全要拜百年建筑HP饭店所赐。今天早上上班不久,行政主管就问我借电脑使用,我本来想以电池没带为理由搪塞一下,但是她说这是公司唯一的一台了,要撑一下门面给客户做简报,中午吃饭以前就还给我。那借就借吧。

  我借给她以后,只好在一台Poor Computer上看新闻,看到美国明尼阿波利斯有一座桥倒塌了。这座桥也太不给KG面子了,七月底KG刚被交易到波士顿去,过了一两天马上就倒了,算什么意思吗。美国的砖家还说这不是恐怖袭击,是桥的质量问题。
Continue Reading



是非之地

2007-05-24, Thursday | [22,693] × { 0 },Posted in Tour

  上海终于进入了气象意义上的夏天,天气愈加闷热了,再加上HP饭店的整修导致公司里面的空调系统瘫痪(不知道是不是店方赶我们走的一个小伎俩),我们平时只好开窗透透空气。但是办公室的朝向不佳,只有朝北的窗户,没有朝南的窗户,形不成穿堂风,所以办公室就像一个大蒸笼,就算摆了几台新买的电扇也不行。

  这么热的天与其在办公室里面待着,还不如到外面去走动走动。远离办公室的另外一个原因是NJ项目招投标的失败,董事长本来对NJ项目是势在必得,在招标会上第一个加码,但是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项目最终被一匹黑马夺得。这大大打击了董事长的信心,说不定他回到上海以后看谁都不顺眼,是非之地还是不宜久留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