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顾金桥归路

2018-04-08, Sunday | [171] × { 0 },Posted in Life

西贝莜面村  平时如果不进行南征北战,我在魔都的活动范围都在浦西,一般不去浦东玩耍,因为李清照说过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浦东。就整个浦东区域而言,可能张江那一片相对比较熟悉一点,其他的真的是一无所知。今天我要去的地方是金桥,遥想2013年的7月份,我曾经在这里斥巨资购买了一台32G的iPod Touch 4二手货,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个东西功能太单一了,完全可以用手机代替,于是就把它束之高阁。直到2016年末,我买了一个可以插旧式iOS设备的床头音箱才把iPod Touch重新启用,让它发挥余热。
Continue Reading



台囧4:新竹篇

2017-01-10, Tuesday | [895] × { 0 },Posted in Life

新竹火车站  台囧的第三站,新竹市,由于著名的新竹科学工业园区位于新竹市的郊区,所以新竹市又被誉为台湾的“硅谷”,入驻科学园区的不乏世界知名台企,例如:台积电、联发科、威盛、矽统科技等等。另一方面,新竹市位于台湾岛的西北角,毗邻台湾海峡,长年受到大陆吹过来的西北风影响,又有“风城”的美称,也因此有了“竹风兰雨”的说法(西北角的新竹冬季多风,东北角的宜兰冬季多雨)。
Continue Reading



三顾频烦

2015-04-02, Thursday | [1,395] × { 0 },Posted in Work

三顾茅庐  自从二会上提交了我的议案之后,我沿着当年明成祖朱棣靖难之役的路线,游玩了一次天津。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觉得意犹未尽,就又去了一次,但是这一次就不只是品尝小吃、观赏风景这么简单了,有重要的任务等着我。这个星期我又造访天津卫,这已经是第三次来津门了,我无意间又效法了一位先贤——蜀汉的昭烈帝。
Continue Reading



世界杯报告

2014-07-18, Friday | [1,689] × { 0 },Posted in Work

Dream Team  巴西世界杯结束了,但是我这里的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我还要写一份最佳十一人以及最佳教练的技术报告出来。世界杯后,FIFA官方评选的最佳阵容中的十一名球员,有的当选属于名至实归,有的则是照顾到了东道主的面子(Thiago Silva、David Luiz也能入选,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更可笑的是,金球奖得主——Lionel Messi居然没有当选。
Continue Reading



第三次分科大会

2013-02-01, Friday | [1,638] × { 0 },Posted in Work

彩虹  今天举行第三次分科大会,这次举办的地点又换了,既不是太白金星大酒店,也不是虫不知大酒店,而是改在了彩虹大酒店。彩虹大酒店旁边还有一家金水大酒店,这两座四星级的大酒店相距不过200米,交相辉映,蔚为壮观。但是在它们中间还有一家相对而言档次差很多的汽车旅馆,狐假虎威,抢尽了风头。

  九点钟,我准时踏入位于二楼的和珅庭会场,但是眼前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原来参加会议的代表每个人都是西装革履,衬衫领带,唯有我穿了一件老棉袄,围着红围巾,显得格格不入。我灵机一动,把老棉袄脱了,还好我里面穿了一件蓝白条子衬衫,这个也算是正装。要问起来就说我一路狂奔,热血沸腾,为了符合着装的要求,只能脱得剩下衬衫了。
Continue Reading



Into the West (3)——因祸得福

2012-09-11, Tuesday | [1,816] × { 0 },Posted in Life

莫高窟
  离开了酒泉郡,又来到了著名的敦煌郡,由于正处于旅游的旺季,所以宾馆都订不到,最后我只好忍痛割爱,花了208块钱订了一家市中心名字很山寨的宾馆。到了宾馆我大吃一惊,这居然是一家四星级的宾馆,我在办理Check in的时候,正好有一大队国外友人也在Check in,服务员看我等得不耐烦了,就将我的普通房一并换成了豪华套房。这间套房极尽豪华之能事,里面一共有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两个电视机、两个卫生间、两个沙发、一个麻将台和八个椅子,看来我是因祸得福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