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

2021-05-25, Tuesday | [215] × { 0 },Posted in Tour

七彩云南  前个星期,我通过乘坐三次飞机、八次轨道交通,一下子就开辟了三个新战场,从琼崖郡的东方县【请参考无问东西一文】,到西夏国的兴庆府【请参考贺兰山缺一文】,再到塞外的九原郡【请参考赛汗塔拉一文】,南北跨度极大。这个星期,我又通过乘坐七种不同的交通工具(飞机、长途大巴、小面包车、出租车、共享单车、轮渡和游轮)开辟了两个新的战场,分别是位于西南的春城和位于东南沿海的第四大岛——舟山群岛。
Continue Reading



黑上加黑

2021-05-20, Thursday | [193] × { 0 },Posted in Tour

圣索菲亚大教堂  从塞外的大草原回来之后,我稍事休息两天,这个星期又开展了一场黑上加黑的旅程。为什么说是黑上加黑呢,因为先要去地处西南的夜郎国国都 – 林城(夜郎国又被称为黑今省,有一个黑字),接着还要去位于东北的黑龙江省省会 – 冰城,两个地方都带有一个黑字,所以我把这次的征战称为黑上加黑的旅程。但是等我到了黑今省之后才发现,原来黑这个字,并不是指颜色这么简单。
Continue Reading



甲秀夜郎

2018-09-20, Thursday | [1,885] × { 1 },Posted in Life

甲秀楼夜景  赶在中秋节之前,我去了一次多彩夜郎国的国都 – 林城,本来当地导游准备一下飞机就带我去具有当地特色的美食城接风洗尘的。但是我从刚刚受到台风山竹影响的东莞飞过来,难以适应当地寒冷的气温(仅20℃,比灾区低了10℃左右),一下子没有倒过温差,偶感风寒,只能作罢。看来以后南征北战的时候不能光穿一件短袖T恤,要带长袖的衣服了。
Continue Reading



天下不可一日无潇湘

2017-12-09, Saturday | [1,899] × { 0 },Posted in Work

爱晚亭  从夜郎国出来之后,我又被紧急召去五羊城。由于是临时的邀请,所以飞机票都还没有事先购买。现在我们购买飞机票非常麻烦,要提前三天就要把机票买好,如果星期一要南征北战的话,上个星期五就要买了。之所以要提前三天购买,就是为了购买廉价的机票。最可笑的是,每逢期末进行总结的时候,部长会列出购买机票总价最低的几个人,进行当众表扬,这其中一位已经转会离开了。
Continue Reading



夜郎自大

2017-12-06, Wednesday | [3,281] × { 1 },Posted in Life

多彩贵州城  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我挣扎着回到魔都,照了X光,结果医生说骨头没有事,只是肌肉挫伤了。于是我请了6天年假,足足休息了10天,到这个星期一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这十天里面,左脚一天喷两次云南白药气雾剂,同时涂两次红花油。感觉还是红花油有用一点。经过了十天的修养,现在我在平地走路已经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就是上下楼梯还有点疼,尤其是下楼梯,估计楼梯已经对我造成了心理上的影响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