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s十宗罪

2017-05-13, Saturday | [270] × { 0 },Posted in Tech

Windows 10  微软公司新开发的Windows 10操作系统面市已经有将近两年来,截止到上个月,Windows 10的全球用户号称已经达到了3.5亿,占全部个人电脑市场份额的26%。期间,为了推广这款新的操作系统,微软甚至祭出了旧版本的操作系统免费升级的大旗,但是这些远远未能达到微软公司预先设定下的到2018年全球十亿用户的伟大目标。革命尚未成功,微软仍须努力啊。

  虽然去年的7月29日免费升级活动就已经停止了,但是时至今日Windows 7/8用户仍然可以通过其他辅助技术的方法来曲线救国。我经受不住同事的诱惑,在星期二凌晨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将公司配发的ThinkPad X250笔记本电脑升级到了最新的Windows 10 Pro V1703版,但是当天我就后悔了,从几天的试用下来看,现阶段的Windows 10还达不到一个零售版的标准,最多算是Beta版,因为里面的Bug太多了。我总结了一下,主要的问题有以下几条:
Continue Reading



金枝欲孽

2011-02-08, Tuesday | [1,638] × { 1 },Posted in Life

帽  过年这几天,天气好的吓人,今天更是艳阳高照,气温高达20度。这么好的天气不出来玩耍,不是就辜负了老天爷的好意了吗。于是我和前同事约好,下午三点钟到66广场边上巨大的LV包那里会师。顺便说一下,这里可是拍照片的好背景,不仅国内的小姑娘,就连眼的外国妞也喜欢在这里照相。比外滩防汛墙、南京路步行街、洞房明珠之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

  上一次和前同事见面还是在去年的南非世界杯期间,这一次时隔半年多重逢,我惊奇地发现她带了一顶色的绒线帽子(号称是某日本东京的牌子)来赴约,而马路上根本就没有人带帽子(需要保暖的老年人除外),我叫她把帽子脱掉,她不肯,说这是特立独行的风格。想想也对的,我本来也想带一条色的围巾的,不过考虑到温度就作罢了,看来我还不够特立独行。
Continue Reading



越洋电话

2009-11-17, Tuesday | [2,359] × { 3 },Posted in Life

  这两天气温骤降,我星期天下午翻箱倒柜想找一些可以御寒的衣服出来,找来找去都是冬天穿的服装,里面有毛的。现在穿这种衣服好像早了点,要等到再冷一点再穿,不然的话,数九寒冬真正来临的时候就没有衣服穿了。最后一件前公司老板发的蓝色制服映入了我的眼帘(映入眼帘这个成语是小学生作文的必杀技),据说面料是摇粒绒的,手摸上去非常暖和,就是它了。

  只是在左胸口有一个明显的大大的公司LOGO,为了不被同事们看见,我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怕事情败露。穿着以前公司的制服到现在的公司去上班,就像九品芝麻官里面说的一样,用前朝的尚方宝剑来斩本朝的公污员,好大的胆子,想造反啊。经过昨天的试穿,还好没人发现,以后我就可以把胆子放大一点了。
Continue Reading



学车日 14

2008-07-07, Monday | [3,423] × { 0 },Posted in Sports

  继昨天小路模拟考之后,今天又来一次小路模拟。来之前想到今天不是双休日,排队等待模拟的人应该不多,天气又这么热,我们早点过来早点回去。谁知道到了考场一看,人居然比昨天还要多。在排队等待的过程中,由于下午的天气实在是热,师傅迫不得已从后备箱里面拿出了隔热膜放在前挡风玻璃上。

  在排队等待的过程中,我接到了好几个邀请我去参观学习的电话。其中有一个很奇怪,电话的地址在闸北区,但是参观学习的地址却在徐汇区,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一个国有企业,负责人员在电话里面和我大倒苦水,她对公司里面的一个80后的工作人员很不满意,急切邀请我去加盟。
Continue Reading



学车日 12

2008-07-04, Friday | [1,265] × { 0 },Posted in Tour

  这两天气温飙升,我的学车日也马上要到头了,这两天正在做最后的冲刺,加紧练习小路。小路考出来以后,大路就基本上不要经常来了。不过今天练习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车子的手刹车拉起来的时候,车子居然能够开动,我在穿龙门以后发现车速怎么这么慢,低头看一下档位,是在二档没错呀,再一看原来手刹没有松,真是太奇怪了。

  学完车以后,下午到一家德国公司驻沪办事处参观学习,接待我的是一位技术人员和一位怀孕的孕妇。经过我的了解,这家公司的性质类似于网络广告,比如我在个人网站上放一个呆尔电脑的广告,访客浏览、点击并购买了以后,我就会有很高份额的回扣。这种模式倒是很新颖,就是不知道适不适合中国的国情。
Continue Reading



学车日 6

2008-06-17, Tuesday | [1,132] × { 0 },Posted in Sports

  今天本来不去学车子的,但是师傅临时决定还是去吧,因为他今天早上四点钟刚刚送走了一批人去考小路,回来的路上突发奇想叫我们去练习。平时我们都是约在六点钟左右,今天时间是八点钟。他叫我开过去,我不敢开,现在是上班高峰时间,不像六点多钟大家还没有上班上学,万一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师傅只好叫另一个学员开了。到了驾校,练习场上都是车子,我们只好被迫到露天训练场上练习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今天气压太低的缘故吧,我今天的状态不佳,倒了几次车子都没有倒成功,不是内圈的距离太近了,就是外圈碰到标志杆了,练得我相当的难受。头上的汗珠哒哒点。
Continue Reading



迁都临安

2007-07-26, Thursday | [8,495] × { 0 },Posted in Tech

  上海的天气越来越热了,为了避免因为电脑温度过高而出现蓝屏的现象,我决定要改造一下办公桌上的风向的流动。怎么改造呢,除了搬一个落地式的风扇放在身后以外,我还用一个USB的风扇(就是《多拉A梦》一文中提到的)对着机器吹,就算是这样,CPU的温度也在55度左右,两个CPU核心在50度左右,显卡的温度在60度左右,硬盘的温度也要50度。

  今天我想出了一个新的方法,收集四个(其实三个就可以了,不共线的三点可以确定一个平面)饮料瓶的塑料盖子,把他们垫在电脑的下面,这样电脑就腾空了,下面的空气就可以流通了。怎么才能在短时间内收集到四个瓶盖呢,要我一下子喝四瓶饮料这是不现实的,只有靠善意的谎言了,我骗同事们要开奖,于是他们把丢掉的盖子都捡回来给我了,我一下子拿到了七、八个。
Continue Reading



多拉A梦

2007-07-17, Tuesday | [12,185] × { 0 },Posted in Tech

  这两天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把我服务器主板的电容都烧掉了。礼拜天的傍晚,刚吃好晚饭准备看一部电影,突然间就闻到一股怪味。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隔壁邻居家烧菜烧焦掉了,但是仔细嗅了一下,这股怪味竟然是出自于服务器的主板。当我把服务器的电源拔掉再插上去启动的时候,果不出所料,没有反应了,看来又要破费了。

  礼拜一我把主板带到虬江路去修理,花了30块钱换了十几个电容,希望这次能够熬的时间长一点。接着我又到了淮海路赛博,公司里面新来了一位老总,要为他配一台IBM电脑,但是只给了一万五千块,怎么够呢,新出来的T61是不行了,只好买T60了。我让店员便宜点,他说可以送一些小东西,如耳机、摄像头、话筒等等,都是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Continue Reading



是非之地

2007-05-24, Thursday | [22,694] × { 0 },Posted in Tour

  上海终于进入了气象意义上的夏天,天气愈加闷热了,再加上HP饭店的整修导致公司里面的空调系统瘫痪(不知道是不是店方赶我们走的一个小伎俩),我们平时只好开窗透透空气。但是办公室的朝向不佳,只有朝北的窗户,没有朝南的窗户,形不成穿堂风,所以办公室就像一个大蒸笼,就算摆了几台新买的电扇也不行。

  这么热的天与其在办公室里面待着,还不如到外面去走动走动。远离办公室的另外一个原因是NJ项目招投标的失败,董事长本来对NJ项目是势在必得,在招标会上第一个加码,但是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项目最终被一匹黑马夺得。这大大打击了董事长的信心,说不定他回到上海以后看谁都不顺眼,是非之地还是不宜久留啊。
Continue Reading



团购午饭

2007-05-18, Friday | [23,304] × { 0 },Posted in Tour

  昨天气温据说高达32度,紧闭了多日的HP饭店大门也在昨天下午打开了一次,因为我们的董事长又从美国飞过来了,总不能让董事长一行从员工通道走吧。另外,根据我暗地里观察得出的规律,董事长每两个月来中国一次。这一次,他要从17号要一直待到27号,整整十天,不过主要是在南京和杭州。

  为了更好的迎接董事长一行,行政部门制定了一份极其保密的行程表,具体的事宜只有公司的高层领导才知道。不过,这件事瞒不过我的眼睛,我轻松的破解了接待处电脑的密码,打印了一份行程表,并在办公室里面传阅了一番。从上面看,这次应该不要像上次那样疯狂加班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