揾食五羊城

2018-07-20, Friday | [149] × { 0 },Posted in Life

木瓜炖乳鸽  从世界杯半决赛开赛至今,我连续两个星期都南下羊城,为这个周三、周四的华南首届用户见面会做准备。这种类型的用户见面会在2016年9月第一次举办,开当时风气之先河,至今会场已遍布金陵、姑苏、临安、金华、盐城、帝都、魔都、泉城等华东、华北地区,但是尚未涉足华南区域。所以华南的第一次用户见面会,需要格外注意,容不了半点差池。
Continue Reading



食在广州

2017-07-07, Friday | [1,173] × { 0 },Posted in Life

五羊雕像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羊城了,今天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又一次来到了岭南分舵。鉴于这两天魔都正处于黄梅雨季,时常有雷阵雨发生,所以我特地买了星期二一大早的机票。另外一名同事由于有急事,所以买了星期一中午的机票,结果被取消了。当天晚上只好坐火车先到橘子洲,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再曲线救国坐火车赶到羊城,折腾了一晚上,最后也只比我早到了一个多小时。
Continue Reading



Shark Attack

2014-05-06, Tuesday | [1,822] × { 0 },Posted in Life

鲨鱼  五一劳动节一般都放三天,但是我却休息了四天,这多出来的一天全拜“与国际接轨”这几个字所赐。早在2013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就重新定义了青年的概念——44岁以下的都算是青年,那么我也有幸的享受了比不是青年的青年人多出来一天的假期,能够借此机会重温还剩下不多的作为青年的假期。

  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这里本来是魔都分舵管辖的地盘,为什么会有岭南分舵的人呢,因为魔都分舵管理地盘的人有喜了,出于保护孕妇的初衷,再加上人手太少,只能于是求助于岭南分舵了。
Continue Reading



谪仙记

2012-11-23, Friday | [7,992] × { 17 },Posted in Featured,Work

Vodka  十八大胜利闭幕不久,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新一届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姓习,中国人传统是为尊者讳,所以我们一般不说全名,尊称为×总书记,就像以前的江总书记、胡总书记一样。但是在广东话里面 “学习”叫“Ho Za”,所以用粤语说习总书记岂不是成了Za总书记了吗,犯了大不敬之罪。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决定星期二早上南下,远赴岭南分舵,顺大便调查一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白酒塑化剂的问题。说来也巧,以前飞机上提供的餐饮都是鸡肉饭和牛肉面,我一般选择牛肉面。但是这次航班上突然改成了鱼肉饭和牛肉面了,为了庆祝叛徒的弟弟高升一步,我决定转而选择肉饭,只可惜饭里面没有配素鸡,饮料也没有七喜,只有可乐和雪碧,如果把这三样都配齐的话,那真是太大快人心了。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荆襄九郡

2012-08-24, Friday | [12,218] × { 5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Cantonese TV Tower  这两天去岭南分舵联系业务,我一如既往乘坐×航的班机,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飞机上竟然没有一个空姐,全部的服务人员都是空少,令人耳目一新。飞机下来之后乘差头,司机不是本地人,而是荆襄九郡的人士,他说前几年在叛徒的弟弟领导之下,荆襄九郡的人们生活得很艰难。他自己找不到工作,只能抛妻弃子、背井离乡,到他乡来打工。现在好了,叛徒的弟弟到魔都来了,他很同情魔都的老百姓。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Scarborough Fair

2012-04-28, Saturday | [5,250] × { 11 },Posted in Work

白云机场  羊城从1957年开始,每年都要在春秋季节各举办一次Scarborough Fair,我这次南下恰逢在春季举办的第111次集市。这次赶集可谓出师不利,一开始星期四早上在机场由于和人通过社交网站聊天,差点赶不上飞机的起飞,还好我开足马力,左手提着资料袋,右手拎着电脑包,从残疾人通道进入安检口,然后一路狂奔到登机门,最后居然被我赶上了第二班穿梭巴士,成功登机。
Continue Reading



下一站:帝都

2012-04-10, Tuesday | [3,785] × { 7 },Posted in Work

朝鲜  继上个月末南下到岭南分舵联系业务之后,这两天我又北上,到幽云十六州分舵所在的帝都去联系业务。羊城的气温高达30℃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是帝都的天气和羊城一样热,这就很反常了,再联系到前一段时间,帝都刮大风,造成人员死伤若干……种种怪事,让人不禁毛骨悚然起来。

  话说帝都前几年召开了举世瞩目的五环大会,为了纪念这一次划时代的大会,帝都的路名也和五环大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从七环路一直到二环路(没听说有一环路),一环套一环,环环紧扣。我从晚点的飞机下来之后正值下班高峰时间,所以乘座的差头从五环外一直堵到二环里面,当然还有交通管制的功劳在里面。下一次我再来的话一定要早上到,以免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饮马流花湖

2012-03-27, Tuesday | [3,133] × { 7 },Posted in Work

流花湖  今天到岭南分舵来联系业务,打好登机牌以后,我问×航的服务员,怎么样才能办一张里程积分卡,她说在×××号柜台办理。我跑到那里一看,根本没有人,问旁边的人,说现在不办了,要我上飞机之后自己问空姐去。于是我在飞机上借机和空姐搭讪了一下,她问了空少后给我答复,要我自己到×航的官网去注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