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解放碑

2021-09-22, Wednesday | [487] × { 0 },Posted in Tour

解放碑  这个星期二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放完假之后,我就开展了一次三国文化之旅,第一站位于阔别长达四、五年的蜀汉地区。根据Google Calendar里的记载,我上一次造访蜀汉地区还要追溯到遥远的2017年,当时我是去邓成祖的故乡,先从魔都飞到陪都,再到陪都北站乘坐K字头列车到达广安州。回程时从广安州乘火车到成都,再从成都飞回来。一路上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来不及去看什么景点。
Continue Reading



贺兰山缺

2021-05-13, Thursday | [696] × { 0 },Posted in Tour

银川站  昨天我是从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风格直接切换到阳光沙滩的热带海岛风情,今天我又一键切换到了大漠孤烟的西北边塞豪情。这次的目的地是西夏首府——兴庆府,其实我要去的是与鞑靼国接壤的朔方郡,素有富饶的湖泊美称的巴彦淖尔市。以前到朔方郡去,有三条路可选,最东面的帝都,中部的云中郡和南部的长安,现在去长安的通道已经被堵上了。我经过Excel的精密计算,发现还是先从琼崖郡先飞到兴庆府,再坐火车沿黄河顺流而下(从地理上看是往上走)到朔方郡的临河镇比较快,也不折腾。
Continue Reading



渔女应无恙

2020-05-20, Wednesday | [1,090] × { 0 },Posted in Tour

爱情灯塔夜景  上个星期我去的都是海滨城市,从魔都经鹭岛,临时借道琴岛最后到达了花果山水帘洞,一路上舟车劳顿,吃了不少的苦,同时也吃了很多的海鲜,这个星期又要去一个更南方的海滨城市——珠海市了。我曾经多次到过珠海市,最频繁的是2017年,一年里面去了四次,其中二月、三月、四月更是连去三次,但是珠海市南面一路之隔的资本主义地区,我倒是抵抗住了诱惑,一次也没有涉足,关键是我没有办理港澳通行证的签注,当地人告诉我其实不用办理港澳通行证和签注也能去,这我就不清楚了。
Continue Reading



赏樱圣地

2019-03-14, Thursday | [1,763] × { 2 },Posted in Tour

樱花  春节假期结束至今已经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了,期间我只进行过一次南征北战,原因是公司群发了邮件,要求严格控制这一期的经费支出,要做到尽量节省,能通过Skype视频会议解决的,绝不外出。为了配合公司新的财务政策,我回绝了绝大多数的邀请,待在公司里面埋头苦练PowerPoint的制作技能,以期待在四月份的PowerPoint大赛中取得好成绩。
Continue Reading



家家扶得醉人归

2015-10-20, Tuesday | [2,593] × { 0 },Posted in Life

意大利菜  从花果山水帘洞回来之后我又去了一次浙江省临安府,老板看我们整天在外面南征北战,东讨西伐的比较辛苦,于是大发善心,时隔半年又组织了一次聚餐。这次和上一次劳动节前的聚餐有所不同,上次请我们吃的是日本料理,这次改请意大利菜了,档次有所降低,关键是老板的心意我们都领了。
Continue Reading



Son of a Beach

2015-05-15, Friday | [2,644] × { 0 },Posted in Life

谁主沉浮  今天晚上我效仿本朝太祖,从塘沽外滩直飞橘子洲头,我一下飞机就打车到长沙市最最繁华的五一大道上的某酒店,完成Check in以后马上赶往湘江中间的橘子洲,这个橘子洲是一个南北狭长形的小岛,全长有将近10公里,花了我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把半个橘子洲走了一遍。最南端的橘子洲头附近树有太祖年轻时的大头雕像,面对北去的湘江,显得非常霸气。
Continue Reading



Lost in Kyoto Ⅴ

2013-09-27, Friday | [3,302] × { 1 },Posted in Life

Hello Kitty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属于蒙古人种。更有传说称,大和民族的祖先是奉秦始皇之命,寻找长生不老丹药而东渡扶桑的徐福及其携带的三千童男童女,当然了,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不过。如果两国的人都穿相同的衣服,并且大家都不开口说话的话,根本无法从相貌上分辨出国籍来。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荆襄九郡

2012-08-24, Friday | [17,825] × { 5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Cantonese TV Tower  这两天去岭南分舵联系业务,我一如既往乘坐×航的班机,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飞机上竟然没有一个空姐,全部的服务人员都是空少,令人耳目一新。飞机下来之后乘差头,司机不是本地人,而是荆襄九郡的人士,他说前几年在叛徒的弟弟领导之下,荆襄九郡的人们生活得很艰难。他自己找不到工作,只能抛妻弃子、背井离乡,到他乡来打工。现在好了,叛徒的弟弟到魔都来了,他很同情魔都的老百姓。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蜀道难

2012-05-10, Thursday | [13,438] × { 3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武侯祠  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一扫六合以来,两千多年天朝的都城,前一千年先是在长安-汴梁、洛邑之间左右摆动,后一千年基本上是在金陵-大都之间上下迁移。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在不同纬度之间南征北战,从现在开始要在不同经度之间东征西讨了,这个过程正好和天朝的定都方案相违背。这次西征的第一站就是进入古华阳国的首府。
Continue Reading



张衡很忙

2012-04-17, Tuesday | [5,316] × { 8 },Posted in Work

张衡  前不久,唐朝著名诗人,有“诗圣”之称的杜甫,时而手扛机枪扫射,时而挥两把菜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冒充王子,时而脚踏摩托送快递,忙得不亦乐乎。其他的古人得知这个消息后,也纷纷加入了忙碌的行列中,其中就有著名的东汉天文学家、数学家、发明家、地理学家、制图学家、诗人、官员和学者——张衡。

  张衡二十多岁的时候,东渡扶桑,写下了著名的《东京赋》,学成回国后又到故都——西安任职,又写下了《西京赋》(合称《二京赋》,张衡因此和司马相如、班固一起跻身于汉赋四大家的行列)。而立之后,他开始自学天文学,造出了浑天仪和地动仪。公元139年之后,他跑到松江府的浦东,造了一条马路,取名就叫张衡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