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扶得醉人归

2015-10-20, Tuesday | [1,348] × { 0 },Posted in Life

意大利菜  从花果山水帘洞回来之后我又去了一次浙江省临安府,老板看我们整天在外面南征北战,东讨西伐的比较辛苦,于是大发善心,时隔半年又组织了一次聚餐。这次和上一次劳动节前的聚餐有所不同,上次请我们吃的是日本料理,这次改请意大利菜了,档次有所降低,关键是老板的心意我们都领了。
Continue Reading



Son of a Beach

2015-05-15, Friday | [1,297] × { 0 },Posted in Life

谁主沉浮  今天晚上我效仿本朝太祖,从塘沽外滩直飞橘子洲头,我一下飞机就打车到长沙市最最繁华的五一大道上的某酒店,完成Check in以后马上赶往湘江中间的橘子洲,这个橘子洲是一个南北狭长形的小岛,全长有将近10公里,花了我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把半个橘子洲走了一遍。最南端的橘子洲头附近树有太祖年轻时的大头雕像,面对北去的湘江,显得非常霸气。
Continue Reading



Lost in Kyoto Ⅴ

2013-09-27, Friday | [1,785] × { 1 },Posted in Life

Hello Kitty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属于蒙古人种。更有传说称,大和民族的祖先是奉秦始皇之命,寻找长生不老丹药而东渡扶桑的徐福及其携带的三千童男童女,当然了,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不过。如果两国的人都穿相同的衣服,并且大家都不开口说话的话,根本无法从相貌上分辨出国籍来。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荆襄九郡

2012-08-24, Friday | [12,117] × { 5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Cantonese TV Tower  这两天去岭南分舵联系业务,我一如既往乘坐×航的班机,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飞机上竟然没有一个空姐,全部的服务人员都是空少,令人耳目一新。飞机下来之后乘差头,司机不是本地人,而是荆襄九郡的人士,他说前几年在叛徒的弟弟领导之下,荆襄九郡的人们生活得很艰难。他自己找不到工作,只能抛妻弃子、背井离乡,到他乡来打工。现在好了,叛徒的弟弟到魔都来了,他很同情魔都的老百姓。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蜀道难

2012-05-10, Thursday | [9,821] × { 3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武侯祠  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一扫六合以来,两千多年天朝的都城,前一千年先是在长安-汴梁、洛邑之间左右摆动,后一千年基本上是在金陵-大都之间上下迁移。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在不同纬度之间南征北战,从现在开始要在不同经度之间东征西讨了,这个过程正好和天朝的定都方案相违背。这次西征的第一站就是进入古华阳国的首府。
Continue Reading



张衡很忙

2012-04-17, Tuesday | [3,478] × { 8 },Posted in Work

张衡  前不久,唐朝著名诗人,有“诗圣”之称的杜甫,时而手扛机枪扫射,时而挥两把菜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冒充王子,时而脚踏摩托送快递,忙得不亦乐乎。其他的古人得知这个消息后,也纷纷加入了忙碌的行列中,其中就有著名的东汉天文学家、数学家、发明家、地理学家、制图学家、诗人、官员和学者——张衡。

  张衡二十多岁的时候,东渡扶桑,写下了著名的《东京赋》,学成回国后又到故都——西安任职,又写下了《西京赋》(合称《二京赋》,张衡因此和司马相如、班固一起跻身于汉赋四大家的行列)。而立之后,他开始自学天文学,造出了浑天仪和地动仪。公元139年之后,他跑到松江府的浦东,造了一条马路,取名就叫张衡路。
Continue Reading



下一站:帝都

2012-04-10, Tuesday | [3,698] × { 7 },Posted in Work

朝鲜  继上个月末南下到岭南分舵联系业务之后,这两天我又北上,到幽云十六州分舵所在的帝都去联系业务。羊城的气温高达30℃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是帝都的天气和羊城一样热,这就很反常了,再联系到前一段时间,帝都刮大风,造成人员死伤若干……种种怪事,让人不禁毛骨悚然起来。

  话说帝都前几年召开了举世瞩目的五环大会,为了纪念这一次划时代的大会,帝都的路名也和五环大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从七环路一直到二环路(没听说有一环路),一环套一环,环环紧扣。我从晚点的飞机下来之后正值下班高峰时间,所以乘座的差头从五环外一直堵到二环里面,当然还有交通管制的功劳在里面。下一次我再来的话一定要早上到,以免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