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三十

2017-03-20, Monday | [1,275] × { 2 },Posted in Work

欢送会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本部门成立于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遥想部门成立当日,大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我还特地找人算了一下运数,算命先生说我可以做三十年直到退休。这三十年的时间,十年扫平天下,十年休养生息,十年太平盛世,我也可以就此卸甲归田,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了。
Continue Reading



First Class

2015-04-21, Tuesday | [1,380] × { 0 },Posted in Life

Skyteam SkyPriority  我这三四年的南征北战和东征西讨过程中,由于公司财务制度的限制,所以乘坐飞机只能买经济舱的机票,虽然各家航空公司的各个机型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经济舱的座位编号都是从31排开始,前面的位置都是留给头等舱和商务舱贵宾的。我虽然从来没有坐过头等舱,但是每次登机的时候都会路过头等舱,每个人和头等舱擦身而过的时候,都会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今天轮到我时来运转了,乘坐了一次头等舱。星期一临时决定去津门出差,这已经是我第五次去津门了,三国时期的武乡侯诸葛亮也只不过是六出岐山北伐而已。由于是临时决定,所以临时够买第二天的机票也很紧张,打折的机票居然全没有了,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买全价的经济舱机票了(反正可以报销的)。
Continue Reading



2012年终盘点:娱乐篇

2012-12-31, Monday | [3,661] × { 8 },Posted in Life

2012  我们书接上文,工作方面,除了前面提到的南征北战、东征西讨以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收发邮件。2012年我一共收发了1708封邮件,其中接受了1301封邮件,发送了407封。邮件占用多少的硬盘空间没有算过,也不知道如何计算,在Outlook里面没有找到这项功能。这些邮件中,哪些是特意发给我的,哪些是抄送的,哪些是转发的,已经数不过来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中文的邮件,小部分(可能10%)是英文邮件和其他语言文字的邮件,这导致我一年来英文水平有了极大的退步,正应了那一句话——用进废退

  凭借着南征北战、东征西讨的契机,我忙里偷闲饱览了一番祖国的大好河山,其实也只有两、三个地方,一个是帝都的天坛,一个是羊城的城市LOGO公园,还有一个是成都武侯祠旁边的锦里小吃街,没有去到成都的大熊猫养殖基地,实乃一大遗憾,明年一定要一偿夙愿。另外,今年九月,我请了将近十天的年假,到河西四郡(武威、酒泉、敦煌和张掖)去巡游了一番,重走西汉先贤张骞出使西域所打通的丝绸之路,体验到了不同的民风和景色,收获颇多。大家可以参考我相关的游记,这里不再赘述了。
Continue Reading



天桥风云

2012-10-19, Friday | [3,168] × { 3 },Posted in Work

天桥八大怪  星期一清晨,柬埔寨王国政府发布官方公告:前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当天凌晨在帝都逝世,终年89岁。为了缅怀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越来越少了,掐指一算,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那位已经沦为阶下之囚,只剩下加勒比海边上的那位了),我搭乘早班飞机直飞帝都,送西哈努克亲王最后一程。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美食美景和美女

2012-06-08, Friday | [12,775] × { 47 },Posted in Featured,Work

四川科技馆  这两天正在举办全国范围的科举考试,和很多人一样,为了逃避竞争,我于开考前一天乘飞机到巴蜀分舵参加异地科举,以期望获得更好的名次。其实科举制度实施三十几年以来,录取率一路攀升,从最初的1977年只有4.8%,到2011年的72.3%,涨幅可能已经超越了房价的涨幅,对自己有自信的话,完全没必要去异地参加科举。
Continue Read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2011-11-26, Saturday | [1,804] × { 0 },Posted in Work

One Night in Beijing  明年十八大就要在帝都召开了,所以这两天我和同事一起飞到帝都去和那边的同事们通一下气,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事情很仓促,星期一通知的,礼拜四就要走,所以没有机会去买老棉袄了,只好带上了家里衣橱中仅存的一件滑雪衫,外加围巾、手套等等,这样御寒应该不成问题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