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汗塔拉

2021-05-14, Friday | [268] × { 0 },Posted in Tour

包头站  在朔方郡的临河镇稍事休息,我歪打正着的品尝了一份帝都人直呼内行的“京酱肉丝”,又经历了一场小范围(仅有十人左右)的4K屏幕品鉴会之后,马不停蹄的从临河镇坐火车,沿黄河“几”字形最上面的一横顺流而下,来到了三姓家奴大奉先的故乡——九原郡。这次三种风格一键切换行动,由于目的地分别位于华东,华南和西北地区,所以我一下子就惊动了仅有的东、南、北三位领导。同时,还经历了四水,分别是黄浦江、黄河、太湖和南海,历尽千辛万苦,方才来到了鹿城。
Continue Reading



贺兰山缺

2021-05-13, Thursday | [262] × { 0 },Posted in Tour

银川站  昨天我是从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风格直接切换到阳光沙滩的热带海岛风情,今天我又一键切换到了大漠孤烟的西北边塞豪情。这次的目的地是西夏首府——兴庆府,其实我要去的是与鞑靼国接壤的朔方郡,素有富饶的湖泊美称的巴彦淖尔市。以前到朔方郡去,有三条路可选,最东面的帝都,中部的云中郡和南部的长安,现在去长安的通道已经被堵上了。我经过Excel的精密计算,发现还是先从琼崖郡先飞到兴庆府,再坐火车沿黄河顺流而下(从地理上看是往上走)到朔方郡的临河镇比较快,也不折腾。
Continue Reading



出塞Ⅱ

2017-10-13, Friday | [2,834] × { 0 },Posted in Life

黄河湿地生态公园  国庆长假之后,我又一次来到了朔方郡,这次算是第二次出塞了。在各种古籍文献中都会提到“出塞”这个词,出的这个塞到底在哪里?我查了大量的网站,终于得到了专业的说法:这个塞指的是光禄塞,始建于汉武帝时期,遗址位于阴山之中,现在的朔方郡的天吉泰机场附近。和长城一样,光禄塞也没能起到防御的作用,屡屡被北方游牧民族突破,南下进军中原。
Continue Reading



持节云中

2017-09-08, Friday | [2,225] × { 0 },Posted in Life

成吉思汗塑像  在朔方郡的两天时间里面,我协助同事完成了计划好的勒石燕然大业,事后经统计,一共勒石二十四卷,共计八百四十次,大大超出了原版的字数。大功告成之际,我已经于当天下午就登上了准备好的私人飞机,离开了朔方郡。正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经过了一个小时的飞行,我终于来到了下一站——云中郡,现在内蒙古的首府呼和浩特。
Continue Reading



勒石燕然

2017-09-06, Wednesday | [1,588] × { 0 },Posted in Life

天吉泰机场  五年前,我曾经在九月金秋奔赴西域的河西四郡(酒泉、武威、敦煌、张掖),成功的效法西汉冠军侯霍去病封狼居胥。五年之后的同一时间,我重走东汉定远侯班固的道路,来到塞北草原,试图重建勒石燕然的伟业。但是由于燕然山在更北部的鞑靼国境内,所以我只能来到了和鞑靼国接壤的朔方郡(巴彦淖尔市),边塞诗中经常出现的阴山,其最西端就位于巴彦淖尔市境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