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lass

2015-04-21, Tuesday | [1,381] × { 0 },Posted in Life

Skyteam SkyPriority  我这三四年的南征北战和东征西讨过程中,由于公司财务制度的限制,所以乘坐飞机只能买经济舱的机票,虽然各家航空公司的各个机型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经济舱的座位编号都是从31排开始,前面的位置都是留给头等舱和商务舱贵宾的。我虽然从来没有坐过头等舱,但是每次登机的时候都会路过头等舱,每个人和头等舱擦身而过的时候,都会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今天轮到我时来运转了,乘坐了一次头等舱。星期一临时决定去津门出差,这已经是我第五次去津门了,三国时期的武乡侯诸葛亮也只不过是六出岐山北伐而已。由于是临时决定,所以临时够买第二天的机票也很紧张,打折的机票居然全没有了,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买全价的经济舱机票了(反正可以报销的)。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荆襄九郡

2012-08-24, Friday | [12,246] × { 5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Cantonese TV Tower  这两天去岭南分舵联系业务,我一如既往乘坐×航的班机,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飞机上竟然没有一个空姐,全部的服务人员都是空少,令人耳目一新。飞机下来之后乘差头,司机不是本地人,而是荆襄九郡的人士,他说前几年在叛徒的弟弟领导之下,荆襄九郡的人们生活得很艰难。他自己找不到工作,只能抛妻弃子、背井离乡,到他乡来打工。现在好了,叛徒的弟弟到魔都来了,他很同情魔都的老百姓。
Continue Reading



何不饮茅台

2012-08-13, Monday | [4,561] × { 12 },Posted in Work

茅台  星期六突然接到通知,叫我今天到帝都去参选十八大的代表,飞机说好早上八点起飞,但是等到九点钟还没有动静。机上的旅客纷纷不耐烦起来,有的打手机,有的玩iPad,还有的看报纸。过了一会儿,飞机动起来了,空姐叫大家把电子设备都关掉,有一个帝都女还是依然故我,仍然在打电话,把空姐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此时一个帝都男看不过去了,跑过来要抽她,这个女的摄于他的淫威,只能把电话关了。

  起飞以后,空姐开始发航空食品了。我身边坐的是一位黑人朋友,他刚想吃小面包,结果掰开来一看,里面有一片牛肉,他问我,这个是什么肉,我闻了闻告诉他是Beef,结果他说他不吃牛肉。众所周知,回教徒是不吃猪肉的,难道这个人是印度人?不像啊。
Continue Reading



帝都反恐见闻

2012-05-21, Monday | [8,025] × { 28 },Posted in Work

城管  前两天又北上到帝都了,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与前两次在工作日前往不同,这次星期天就乘飞机了。星期天乘飞机就是不好,浪费了大量的休息时间不说,连晚上的《说说唱唱》《滑稽王小毛》都没办法收听,可谓得不偿失。再说节假日乘飞机,公司只给出比工作日多50块钱的补贴,毫无意义。以后再也不在节假日乘飞机了。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饮马流花湖

2012-03-27, Tuesday | [3,161] × { 7 },Posted in Work

流花湖  今天到岭南分舵来联系业务,打好登机牌以后,我问×航的服务员,怎么样才能办一张里程积分卡,她说在×××号柜台办理。我跑到那里一看,根本没有人,问旁边的人,说现在不办了,要我上飞机之后自己问空姐去。于是我在飞机上借机和空姐搭讪了一下,她问了空少后给我答复,要我自己到×航的官网去注册……
Continue Reading



魂断虹桥

2011-04-23, Saturday | [2,155] × { 0 },Posted in Tour

彩虹  前不久我收到一条来自95530的短信,原来是某航空公司邀请我在星期六上午九点半去参加统一的书面参观学习。短信中还特别注明要带好一支色的水笔,于是昨天傍晚我结束了证券公司之旅后,特地跑到一家文具店里面去买了一支,花了我六块大洋,居然比我中午在丰裕生煎店里面吃的一碗小馄饨还要贵一块钱一刚。

  于是今天早上我饱餐战饭,刚过了七点钟就走出家门,乘地铁一号线转十号线,直奔SHA而去。大概一个小时以后,我从一号航站楼站出来,辨明东西南北之后又步行赶往目的地——送客三路,一路上我基本上没有发现路上有空姐的踪影,煞是扫兴。到达以后,我按照大门口张贴的告示上所写的号码进入位于五楼的教室之中(是不是有点像科举考试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