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饮茅台

2012-08-13, Monday | [4,783] × { 12 },Posted in Work

茅台  星期六突然接到通知,叫我今天到帝都去参选十八大的代表,飞机说好早上八点起飞,但是等到九点钟还没有动静。机上的旅客纷纷不耐烦起来,有的打手机,有的玩iPad,还有的看报纸。过了一会儿,飞机动起来了,空姐叫大家把电子设备都关掉,有一个帝都女还是依然故我,仍然在打电话,把空姐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此时一个帝都男看不过去了,跑过来要抽她,这个女的摄于他的淫威,只能把电话关了。

  起飞以后,空姐开始发航空食品了。我身边坐的是一位黑人朋友,他刚想吃小面包,结果掰开来一看,里面有一片牛肉,他问我,这个是什么肉,我闻了闻告诉他是Beef,结果他说他不吃牛肉。众所周知,回教徒是不吃猪肉的,难道这个人是印度人?不像啊。

  到了帝都之后,稍事休息,下午到国家软盘研究所去当说客。里面的一位工作人员被我说的晕头转向,我还很热情的帮他打电话给供应商确认信息。电话那头的供应商也是大献殷勤(到底是国家的机构,得罪不起啊),很直接的和我说,如果选用他们的东西的话,可以送一个最新的iPhone 4S手机给我,我想等到iPhone 5出来以后再订岂不是更好吗。

  晚上我们一行人到三里屯的某饭店去吃饭,点了半只禽类及其内脏,还有一些素的菜和酒水。里面有一道菜是茅台酒香醉鸭心,吃的时候要用长的竹签挑起鸭心,然后蘸着燃烧的茅台酒吃。这道菜的价格是68块,可想而知,上来的肯定不是茅台酒了,可能是一般的二锅头,抑或是食用酒精。茅台酒岂是68块就能吃到了,正宗的茅台酒瓶盖都不止68块。

相关文章

12 thoughts on “何不饮茅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