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尽我心的说话

2014-03-06, Thursday | [2,584] × { 2 },Posted in Life

Judge  我上一次理发还要追溯到去年的12月26日,距今已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月份剃头师傅都要参加春运,回家过年;而二月份由于是农历的正月,汉族人的习俗是不能在正月里面剃头,否则的话会重蹈满清入关、异族统治的覆辙,因此,我把理发的时间一推再推,直到今天,过了“二月二、龙抬头”才敢去形象设计厅。

  接着南征北战的契机,我安顿好以后从宾馆出来,一路冒雨寻找理发厅,只见马路两边都是卖服饰的,很难看见有理发厅、餐饮店等便民商家。最后终于花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在一条小弄堂里面一下子找到了两家理发厅。我根据当时的时间,袖褪灵纹,掐指一算,走进了左面的那家。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Continue Reading



齐天大圣发迹地

2013-04-25, Thursday | [4,970] × { 11 },Posted in Work

Peach  本周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位于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孙悟空保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的路上,请事假一个筋斗云可以飞十万八千里,从西域直达花果山,只消几分钟的事情。现在的航空业这么发达,从魔都到花果山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不遑多让。但是飞机每天只有三班,如果错过了班机,想改乘火车的话,那就惨点了,既没有高铁,也没有动车,只有最最原始的K字头绿皮车,要开将近十个小时。

  花果山里面猴子最多,而且猴子都很精,据考证,上海话里面有一句叫“门槛精”的切口就和猴子有关。怎么个精法,有事为证,一般出机场都有一条高速公路,为了限制司机开快车,通常情况下会有测速雷达放在道路旁边。花果山这里的猴子另辟蹊径,把测速雷达隐藏在绿化带里面,这样一年下来,可以有很多的罚款。不过后来司机们也学乖了,纷纷装上雷达探测器,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Continue Reading



再测智商

2011-01-04, Tuesday | [3,241] × { 4 },Posted in Tour

智利  今天是2011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早在去年的12月31日17:00我就接到一个邀请,叫我今天上午到中等智商公司去参观学习。邀请人好敬业呀,这个时间段还不放松工作,令人钦佩。打完电话以后,邀请人先发了一份邮件给我,让我看一下,做到心中有数。然后今天参观学习的时候到前台报她的名字就行了。我一直拖到昨天才回,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说起这个中等智商公司,可能有的人不清楚,其实这是一个猎户公司,专门操作球员转会的,他们从中收取佣金,转会费越高,他们的佣金也越高。公司地点就位于徐家汇商业区的衡山路上,两年前的08——09赛季我也曾经到这里来参观学习过一次,没过多久(好像十几天)我就转会法国联赛成功了,所以这次的邀请对我来说是一个好兆头。
Continue Reading



血战太平洋

2010-12-15, Wednesday | [3,221] × { 1 },Posted in Tour

太平洋  随着一年一度的叶素思•克莱斯特的诞辰即将来临,我也展开了一场参观学习方面的圣诞节攻势。而且最近我参观学习的方向有所改变,以前多是西欧和美帝的公司,现在我把目光转向了西太平洋沿岸的各个国家在上海开设的公司上面。这个全拜培养出诸多著名博士、总裁和部长的西太平洋大学所赐。

  首当其冲的是一家位于八万人体育场附近的一家澳大利亚房地产公司,我昨天下午去参观学习之前,以前的法国公司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什么信息泄漏的事情,把我问的十分的莫名其妙。法国人蛮无聊的,在每台员工的电脑上面都安装了RealVNC的受控端,还好我上班的时候一直用自己的电脑,否则的话也要接受监控。
Continue Reading



三堂会审

2010-07-20, Tuesday | [2,448] × { 0 },Posted in Tour

三堂会审  上海出梅以后,气温飙升。今天下午我冒着高温,乘地铁十号线到上海影城附近的某公司参观学习,据说这家公司是市委宣传部直属的公司,有点苗头的。十号线虽说在今年四月份就开通了,但是我一直没有机会乘过,今天总算有缘一堵庐山真面目了。可是今天我发现一个致命的弱点——在陕西南路换乘的时候还要跑到地面上的巴黎春天来一次,热也热死了,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设计的。

  我看了一下十号线的路线走向,从东北角的五角场到豫园城隍庙再到西南部的上海图书馆和交大,连接了两个主要的大学聚集地;再者十号线的站牌都是用行书来写的,更显得有文化的气息。而且乘十号线的人很少,一上去就能找到一个位子,就连老弱病残孕专座也刷成了醒目的色,比通过火车站的某条线路好多了。
Continue Reading



非洲时刻11:裁判猪猡

2010-06-22, Tuesday | [2,785] × { 0 },Posted in Sports

裁判猪猡  昨天第二轮小组赛结束了,相比起第一轮来说,这16场比赛里面,裁判开始发威了。有的比赛牌满天飞,出的不是牌,出的是扑克牌了;有的比赛明明进的球被吹出来,让你欲哭无泪;有的比赛不该出牌的乱出牌,把球员的运动生命给终结了;有的比赛判罚标准不一,同样的推搡动作,A队就能得到点球的机会,B队就没有;还有的被球员的表演欺骗,出示了不该出的牌。

  上海人对于这种裁判有一个很形象的称呼——裁判猪猡,而且还要用上海话来说,试想全场几万人一起高唱“裁判猪猡”,这场景也是蔚为壮观啊。这不过这几年,“裁判猪猡”口号大有被“把他做掉”取代之势,这全拜周立波的海派清口所赐。不管怎么样,“裁判猪猡”比起北方的某著名城市喷“裁判SB”要理智很多,比起西部的某城市骂“裁判吾儿”要更加文明。
Continue Reading



朝九晚五

2010-04-15, Thursday | [3,635] × { 2 },Posted in Tour

Clock  时隔一周以后,我又迎来了一次参观学习的机会。这次我是在某论坛上发现的这个招聘信息,于是我发垃圾邮件过去想试试看,谁料居然给了我回音。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专业的招聘网站,我几乎用垃圾邮件把他的邮箱塞爆了,他也没有给我一次机会。由此可见温总理说的,“你美国只有2M的失业人口,急什么,我们中国有200M的失业人口来”所言非虚,并非骇人听闻。

  今天要去的地方位于著名的南京西路商圈里面的66广场楼上,是一家娱乐性质的公司。我在等电梯的时候发现这里有六十多层高,但是从外面看上去比以前上班的港汇广场要低,怎么会多出来将近二十层楼呢。
Continue Reading



春运车票

2008-01-29, Tuesday | [8,303] × { 0 },Posted in Tour

  这两天全国各地都在下大雪,公路、铁路都被大雪埋了,导致了大批参加春运的主力回不了家。火车站也蛮忙,想买几张火车票都买不到,和我们公司签约的两家票务公司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都是忙音。现在有一位急着去往南京转(不是与三郎把信传),电话打不通买不到票子直接影响我们的年终奖啊,看来还是要老法师出场啊。

  打不通电话可以直接到票务公司去买吗,我把两家公司的电话号码输入到Google里面一搜,一家的地址在外滩附近,还有一家就在新客站旁边——天目东路×××号。那就到天目东路这家吧,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还可以有下策——直接到新客站的售票大厅去排队购买。
Continue Reading



捏不牢滑特

2006-02-20, Monday | [7,173]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晚上又去FB了一次,这次FB的地点是在上次的小宁波饭店的斜对过。有一家叫“小碗面”的饭店刚刚经过了重新格式化,安装了系统,更换了新的壁纸,看起来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进门之后,同事点了一份鱼香茄子饭,辣的。我点的是鳝丝饭,但是那个服务员居然听成了“三丝饭”,这样一出一进差了三块钱,我的沪语水平没有这么差吧,肯定是乡下服务员听不懂上海话,就这样还出来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