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次分科大会

2017-10-28, Saturday | [119] × { 0 },Posted in Work

Made in Italy  帝都召开好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没几天,现球会也紧接着召开了第十二次分科大会,地点依然是虹桥希尔顿酒店。这次分科大会不同以往,我们部门的两位成员正在“一带一路”的另一端,同时也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发祥地,践行习主席提出的“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中。这样算下来,参加大会的只剩下三个人了。
Continue Reading



三喜临门

2017-04-28, Friday | [439] × { 0 },Posted in Life

电动滑板车  一转眼又到了一年二度的分科大会的时间了,今年的分科大会的地点又改了,变成了离地铁站很远的虹桥希尔顿酒店,我只能叫了一辆差头加入早高峰的队伍之中。掐指一算,这次应该是第十一次分科大会了,这次的会场特别大,可以容纳500多人同时开会,比往年多了将近一百人左右。就在这次分科大会之上,我的RP值爆棚,一天之内连中三元,堪称三喜临门。
Continue Reading



第九次分科大会

2016-04-22, Friday | [416] × { 0 },Posted in Work

运动鞋  第九次分科大会在今天正式开幕了,我刚刚从第二次奉天北伐战争中全身而退。这一次我直接从帝都出发,没有和帝都的同事商议,临时决定单枪匹马去奉天,因为我接到奉天内线的密保,上次没有到位的后勤装备这次业已安全送达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次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了。

  我还是下榻于上一次的大和旅店,但是这一次的入住经历比第一次要差很多,主要是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全酒店居然停电了。不过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文物保护建筑来说,时不时的停电也说得过去。十年前工作过的外滩和平饭店也是文物保护建筑,里面还不能装空调,夏天热得来像蒸笼一样,只能用电风扇来吹,越吹越热。
Continue Reading



天仙配

2015-11-06, Friday | [766] × { 1 },Posted in Life

WeChat  从贫瘠的扶海洲回来之后,马上参加了第八次分科大会,我已经记不清楚会上主持人讲了什么内容,倒是接了不少电话。在午餐的休息期间,我在别人的帮助下,用WeChat创建一个WeChat Group。这个Group一开始只有13个人,全国各地的都有,北京、上海、广州、浙江、四川、福建,倒是和某个派对有点类似,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参加的人只有13位,其后慢慢发展,竟有星火燎原之势,势不可挡。

  分科大会以后,我把工作的重点转向研究中国古代民间有四大爱情传说。他们分别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牛郎织女》《董永和七仙女》,这四个爱情传说已经深深的影响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其中的一些桥段和唱段,例如十八相送,化蝶,盗仙草、水漫金山、夫妻双双把家还等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更有甚者,由牛郎织女演变而来的七夕节更是被誉为中国的情人节。
Continue Reading



大隐隐于山

2015-04-27, Monday | [633] × { 0 },Posted in Life

隐山  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年的四月底应该召开第N次分科大会了,但是今年有所不同,并没有召集公司的全体人员来开这个分科大会,而是从各个地区的各个部门里面抽调了几名骨干人员,开一个分科小会。我觉得这可能还是出于成本核算的考虑,毕竟三四百人的往返机票和宾馆酒店住宿费用加在一起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能省则省吧。
Continue Reading



第六次分科大会

2014-10-31, Friday | [759] × { 0 },Posted in Work

虹桥宾馆  我在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因为南征北战的关系,缺席了第五次分科大会,当然也没有参加分科大会后一天的10公里跑步挑战赛了。而今天召开的第六次分科大会了,我没有理由再次缺席了。但是由于下雨的关系,我迟到了,当我步入会场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钟,大会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新转会而来的球员们业已全部完成了自我介绍。
Continue Reading



烧烤惊魂

2014-04-25, Friday | [1,076] × { 1 },Posted in Life

烧烤  上个星期平定三藩之乱,这个星期我们怕他脑后又长反骨,所以决定杀他个回马枪,看看到底还会不会再出状况,结果情况令人满意。为此,老板决定先在当地找一家餐饮店,以此来庆祝这次来之不易的胜利。而这个寻找餐饮店的重任就压在了我的肩上,因为我今年曾经四下江南(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对当地的风土人情比较熟悉,老板及其嫡系部队今年只是第一次来。
Continue Reading



第四次分科大会

2013-11-01, Friday | [821] × { 0 },Posted in Work

第四次分科大会  今天又不上班,举行第四次分科大会。本来按照计划,这次的分科会应该是年中举办的,但是由于这个赛季初更改了赛制,从原来的自然年改成了现在的跨年度举行,因此,分科会也相应的从七八月份改成了在西方万圣节召开了,而且这次的举办地点又改回了以前的太白金星大酒店。
Continue Reading



新年会群魔乱舞

2013-02-22, Friday | [1,495] × { 2 },Posted in Work

江南 Style  今天又举行新年会了,与其说是新年会,不如说是元宵节派对。地点是距离年前举办第三次分科大会的彩虹大酒店不远的长江千美大酒店,据说这个酒店是长江药业集团投资建立的,对此我表示怀疑。不管这么多了,进入宴会之前,大家先在门口派对领取阳光普照奖,和去年一样,就连金额也和去年一样,如果算上汇率波动的话,那实际上要比去年少一点。

  为了响应“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制止奢侈浪费行为的若干规定”的号召(我们公司虽然不是党政机关,但是也要贯彻好此项规定),公司决定先从主持人这一块下手,把去年的三个主持人,缩减到了今年的一位主持人。这位主持人今年很忙,又要上台主持,又要表演节目,又要抽奖,和杜甫比都不遑多让。
Continue Reading



第三次分科大会

2013-02-01, Friday | [891] × { 0 },Posted in Work

彩虹  今天举行第三次分科大会,这次举办的地点又换了,既不是太白金星大酒店,也不是虫不知大酒店,而是改在了彩虹大酒店。彩虹大酒店旁边还有一家金水大酒店,这两座四星级的大酒店相距不过200米,交相辉映,蔚为壮观。但是在它们中间还有一家相对而言档次差很多的汽车旅馆,狐假虎威,抢尽了风头。

  九点钟,我准时踏入位于二楼的和珅庭会场,但是眼前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原来参加会议的代表每个人都是西装革履,衬衫领带,唯有我穿了一件老棉袄,围着红围巾,显得格格不入。我灵机一动,把老棉袄脱了,还好我里面穿了一件蓝白条子衬衫,这个也算是正装。要问起来就说我一路狂奔,热血沸腾,为了符合着装的要求,只能脱得剩下衬衫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