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隐隐于山

2015-04-27, Monday | [1,780] × { 0 },Posted in Life

隐山  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年的四月底应该召开第N次分科大会了,但是今年有所不同,并没有召集公司的全体人员来开这个分科大会,而是从各个地区的各个部门里面抽调了几名骨干人员,开一个分科小会。我觉得这可能还是出于成本核算的考虑,毕竟三四百人的往返机票和宾馆酒店住宿费用加在一起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能省则省吧。

隐山

  我们部门也被抽调了三分之一的人员去开会,为了弥补我们剩余的三分之二人没有参加分科小会的遗憾,老板特地假借公司附近的某饭店来大宴宾朋,本来还邀请了其他部门的某位员工,但是这位员工居然不领情,借口要加班不来参加。那就随便她吧,反正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隐山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先前那位被邀请又拒绝了我们的其他部门的员工居然鲜格格的跑过来了。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都快准备要回家了,这个时间她再过来的话难道是吃我们剩下残羹冷炙不成。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老板又特地为她点了几个菜,也不枉她乘差头赶过来和堵车之苦。

隐山

  暴饮暴食的下半场又说到了龙生九子的话题,据说这九个儿子当中里面有一个是专门理财的。但是我上网一查,好像没有这样一位龙子。传统的龙生九子是长子囚牛,通音律;次子睚眦,嗜杀戮;三子嘲风,好远望;四子蒲牢,听钟鸣;五子狻猊,一心礼佛;六子赑屃,喜负重;七子狴犴,明法度;八子负屃,附庸风雅;九子螭吻(能灭火)。难道龙还有其他的私生子?

隐山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