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遭三险

2018-11-16, Friday | [352] × { 0 },Posted in Work

123  刘宝瑞大师的单口相声《日遭三险》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过,说的是古代官场的事,新上任的县官要找三个人:急性子、慢性子和爱贪小便宜的,本意是为了更加方便的办公事、带小衙内和管理家庭财务,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在一天之内三个人接连闯祸,使得县官遭遇了三大危险。2009年的夏天我也在一天之内先后遭遇了交通、餐饮、家电三大行业的危险,堪称现代版的日遭三险,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这篇文章查看。
Continue Reading



待到秋来九月十

2018-10-18, Thursday | [325] × { 1 },Posted in Life

银杏叶  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在《爱莲说》中,为了把莲花捧为高尚品德的花中君子,不惜把菊花比喻为与世无争的山林隐士,将牡丹鄙视为三俗的富人。菊花不以娇艳的姿色取媚于时,而是以素雅坚贞的品性见美于人。历朝历代描写菊花的诗词,既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里的悠闲与惬意,也有《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中舍我其谁的霸气!
Continue Reading



测评三十六计

2018-05-31, Thursday | [262] × { 0 },Posted in Work

三十六计  今天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进京面圣了,上一次在三天的时间里面走遍了帝都的北五环、南六环和西二环。这一次来到了帝都的东二环,目的是进行部门内部的业务能力测评。我们部门现在一共有八十人左右,这其中领导、经理级别的人员大约占了一半(这些人不需要测评),所以这次真正进行测评的人数不过四十人左右。

  主考官是领导们从公司外面请的一些专家,我们暗渡陈仓,从内部搞到了专家的名单,其中一位和我们很熟悉,于是我们邀请他在昨天晚上共进晚餐。这位专家是北方人,再选北方菜就没有意思了,我们又采取声东击西之计,特意选了一家上海菜的餐厅,请他品尝一下平时很少接触的海派风格。结果这位专家对于八宝辣酱流露出了非常浓厚的兴趣,殊不知这个东西只不过是早上吃饭的下饭菜而已,难登大雅之堂的。
Continue Reading



喜迎十九大

2017-10-25, Wednesday | [3,908] × { 2 },Posted in Life

喜迎十九大  从朔方郡回来之后,我蛰伏了一段时间,因为要恢复一下。原因是朔方郡的饮食都是以牛羊肉和面食为主,与中原及江南地区有着极大的差异。牛羊肉固然好吃,但是容易上火,这里就不得不提朔方郡乃至云中郡的奶茶了,这个可是真正的奶茶,由鲜奶和茶水再加上一点点盐制成,喝了以后可以解油腻,比街面上常见的加糖的咖啡和珍珠奶茶要好喝多了。最主要的是,奶茶的价格很便宜,只要1块钱1包(20克),回家可以用热水冲泡,我一下子买了20包带回来。
Continue Reading



惊魂36小时

2016-09-24, Saturday | [1,638] × { 5 },Posted in Work

岳飞  从南通州回来之后,星期四正常上班,结果下班前十分钟(17:20)接到紧急命令,要我火速赶赴帝都,因为距离八达岭长城不到九十里的帝都昌平区发生了重大的事故,而且这个事故还不是星期四当天发生的,星期三中午就发生了,当事人一直瞒着不报,结果纸终究包不住火,事情越搞越大,现在烂摊子摆到了我的眼前。

  我买了晚上21:30的飞机,但是飞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延误,到22:40才登机,23:20刚刚滑行。我在飞机上看了几集iPad Mini缓存下好的TVB电视剧,大约两个小时以后(01:20),突然间客舱灯火通明,我还以为帝都机场快到了呢,原来是机长广播,报告说由于帝都上空雷声隆隆,迫不得已备降到不远处的津门了。一开始让我们在飞机上坐着,说等天气好了再飞过去,结果到了01:50,报告说这次航班取消了,帝都不去了,所有乘客全部下飞机。
Continue Reading



环环紧扣

2016-01-09, Saturday | [1,177] × { 1 },Posted in Work

富春江  时光来到了2016年,新年的第一次南征北战就要去两个地方,先是到南方的富阳,再去北方的帝都。先说富阳吧,得名于富春江,汉末三国的东吴孙氏便发源于此。在南北朝时期的梁代,文学家吴均《与朱元思书》中描绘了富春江两岸的风景,“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而富阳更是著名的《富春山居图》的原创地和实景地,只可惜这部烂片辱没了名画的英名。
Continue Reading



中秋蓝

2015-09-26, Saturday | [1,786] × { 0 },Posted in Work

北京南站  上个星期我到帝都告御状,这个星期我继续着我肩上所担负的历史使命,不过和上个星期略有不同,我这次采取了红军打游击战时所采用的战略战术,归纳起来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所以这次我把主攻的方向转移到了位于帝都南部的大兴区,而不是传说中帝都各大衙门新的办公场所——北通州。
Continue Reading



宁为太平犬

2015-09-18, Friday | [2,382] × { 2 },Posted in Life

太平犬  时隔半年左右,我又奔赴帝都,这次的目的和以往不同,我作为一名亡区奴去进京告御状。上个星期在南征北战的过程中,突然得到消息,原来我家所在的闸北区被合并了。这下好了,南征北战之前,我还是闸北区人,短短的一个星期,回家以后变成了静安区人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亡区奴。

  古语说得好,宁为太平犬,不做亡区奴。这次闸北区被合并来了也太突然了,一点准备也没有。事先坊间多有传闻,但是当政者屡次出面辟谣,现在看来我们都Too Young, Sometims Naive了。几年前,也有过一次卢湾区被合并的事,所以这次我不能再在沉默中灭亡了,这才有了开头的进京告御状那一幕,以期望民意能够上达天听。
Continue Reading



揽二乔于东南兮

2015-07-04, Saturday | [2,098] × { 0 },Posted in Life

天柱山机场  离开了穷乡僻壤的扶海洲,这个星期我来到了皖南首府——安庆。众所周知,安徽省的名称是从安庆府和徽州府(今天的黄山市)各取首字组成而来,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安庆一直作为安徽省的省会,直到后来由于太平天国起义,安庆被太平军攻克,省会才搬到了庐州府(今天的合肥市)。
Continue Reading



.GOV Domain

2015-03-09, Monday | [1,735] × { 0 },Posted in Work

武后  经过了春节长假的休养生息,今天我又踏上了久违的飞往帝都的航班。掐指一算,我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到进京面圣了。和两年前一样,这次去帝都的目的还是去开二会;和两年前不一样的是,这次我认真准备了一个提案,主题是有关于调低北方地区冬季供暖温度的。

  众所周知,在冬季,我国北方的广大地区的室内都有供暖系统,室外的温度零下十几度、二十几度,室内的温度可以达到零上的十几、二十几度,可能比夏天还热。而因为南方没有冬季供暖,所以很多北方人到了南方以后不适应当地的气候,室内室外的温度几乎一样,再加上气候潮湿,所以很多人得了冻疮。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