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36小时

2016-09-24, Saturday | [1,395] × { 5 },Posted in Work

岳飞  从南通州回来之后,星期四正常上班,结果下班前十分钟(17:20)接到紧急命令,要我火速赶赴帝都,因为距离八达岭长城不到九十里的帝都昌平区发生了重大的事故,而且这个事故还不是星期四当天发生的,星期三中午就发生了,当事人一直瞒着不报,结果纸终究包不住火,事情越搞越大,现在烂摊子摆到了我的眼前。

  我买了晚上21:30的飞机,但是飞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延误,到22:40才登机,23:20刚刚滑行。我在飞机上看了几集iPad Mini缓存下好的TVB电视剧,大约两个小时以后(01:20),突然间客舱灯火通明,我还以为帝都机场快到了呢,原来是机长广播,报告说由于帝都上空雷声隆隆,迫不得已备降到不远处的津门了。一开始让我们在飞机上坐着,说等天气好了再飞过去,结果到了01:50,报告说这次航班取消了,帝都不去了,所有乘客全部下飞机。

京津城际列车

  乘客们当然都不满意,一落地就围着地勤人员讨要说法,不过这一班乘客的脾气还算好,只是逞趁口舌之快,没有大打出手。因为比起其他的航班,我们还算幸运的,除了三架飞机备降津门之外,还有备降到济南府和真定府的。现在机场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大家先到酒店睡觉,然后下午两点钟派大巴把大家送到帝都去。显然大家都不接受这个敷衍了事的方案,有几位乘客由于早上有急事,所以等不及连夜打了黑车直奔帝都,我也在和帝都当地的人员沟通好了之后,在03:30拿到自己的行李,然后坐上去津门火车站的通宵巴士,准备乘坐首班城际列车(06:18)去帝都,没想到时隔一年,我又以这种方式重返津门。

伍子胥

  到了津门火车站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离开车只有不到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了,那还睡什么觉,以前听说过伍子胥过昭关,白发魔女练霓裳都有一夜白头的故事,从前以为太夸张,但是现在我有了切身体会。云母屏风烛影深, 长河渐落晓星沉。渐渐的路上行人越来越多了,我所乘坐的首班京津城际列车也在晨曦中一路向北进发,历时半个多小时(06:53)终于抵达终点站——帝都丰台站。我连忙打车继续一路向北赶往八达岭长城,两个小时(09:00)之后终于抵达了最终的目的地。

白发魔女

  我急人所急,想人所想,马上投入工作,联系了海外的技术支持,结果也是束手无策。那没有办法了,当地的工作人员只好斥巨资邀请了来自安徽的专家,让他星夜兼程也赶往帝都,我一看没我什么事了,先找了一个地方睡了一觉,因为距离上次睡觉已经有36个小时了,然后就打道回府了。

  这件事故如果要究其原因的话,应该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再者,自从2012年深秋第一次拜访帝都昌平区之后,我们双方建立了相当牢固的合作关系,这次事故一发生,可谓是前功尽弃,就像岳飞接到十二道金牌以后慨叹的一样,十年之功,毁於一旦!所得业绩,一朝全休!

相关文章

5 thoughts on “惊魂36小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