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票朋友

2008-05-05, Monday | [3,273] × { 0 },Posted in Tour


  五一劳动节以后,节前邀请我去参观学习的某个公司终于打来电话,邀请我再去一次进行详谈了,看来有戏了。我一早就到了那里,在前台旁边坐了很长的时间以后,一位满头花白头发的主管级别的人在第一次参观学习的会议室里面接待了我,他问了我几个很专业的问题,我从理论上回答了他。
Continue Reading



重阳节敬老

2007-10-21, Sunday | [11,326] × { 0 },Posted in Life

  自从重阳节那天,上海出台了一项新的便民措施——全市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在非高峰时段凭着红色社保卡免费乘公交和地铁(不包括磁悬浮、机场线和旅游线)以后,马路上、公交车上、地铁里面的老年人明显增多了。有些老年人本来整天都窝在家里面、小区里面不出来的,这下全部都出动了。

  这两天加班,上下班的时候明显感到地铁里面黑头发的、白头发的、灰头发的、没有头发的老头老太多了很多,地铁里面本来就很挤,这下情况更糟糕了。在拥挤的车厢里面听听MP3,发发手机短信无可厚非,但是玩PSP游戏和看书报杂志就有点过了。
Continue Reading



扬州印象

2006-04-15, Saturday | [8,065] × { 0 },Posted in Tour


  古诗云:烟花三月下扬州。现在正值农历三月,单位里面组织我们到扬州去游玩,可能是为了效仿古代的隋炀帝下江南看琼花吧。昨天下午两点钟乘汽车从单位里面出发了,经过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在17:33到了扬州境内(有1860的欢迎短信为证)。
Continue Reading



庐山真面目

2005-04-10, Sunday | [3,713] × { 0 },Posted in Tech

  培训结束以后,吃完晚饭正在看《新×晚报》的PDF版,突然间接到了来自梦×园的电话。这次是安装光驱的事情,老人家买了一个新的刻录机,装上去以后系统不认(很明显是跳线的问题)。我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去看望老人家们了,真是太开心了,培训了一天的疲劳就这样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到了那里以后,我三下五除二就把跳线跳好,接着试刻了一张音乐唱片,为了拖延时间多待一会儿,我选了最慢的8×来刻(没有找到4×的选项)。这时他们家的小女儿及其男朋友(看上去很睿智的样子)回来了,以前去了几次都没有碰到,今天我终于能够一睹庐山真面目了,这姐妹两个人不仅长得蛮像的,脾气也类似,就是发型不像。
Continue Reading



南无阿弥陀佛

2005-01-30, Sunday | [8,210]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乘坐862路公交车,等了很久才来了一辆,车子倒是很空,找了一个座位坐好以后开始看报纸。但是第六感告诉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人朝我这里看伐看伐的。

  我四处环顾了一下,原来目光来自一位坐在“老、病、残、孕”专座上的妙龄女郎,只见这个女的足蹬一双高达膝盖的棕色长筒皮靴,脚穿一条已经磨出白颜色的蓝色的牛仔裤,身上穿的是一件红色的皮装(不知道是什么料佐),头颈这里还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整个一个二奶的打扮。
Continue Reading



除夕夜值班

2004-02-01, Sunday | [8,670] × { 1 },Posted in Life

  今年春节这几天正是太冷了,最高温度才0摄氏度,很多自来水管子都冻住了(包括我家的),这次大年三十的值班真倒霉。值班是在单位的门房间,大概只有三平方米,里面既没有空调,也没有取暖器,连最老式的油汀也没有,想烧点开水焐焐手也找不到插头,里面唯一可用的家用电器就是一盏日光灯,长的那种,放出来的是白光,看在眼里感觉更加冷了。条件太差了,强烈要求改善职工的福利待遇,起码要把日光灯改成白炽灯。
Continue Reading



填词高手

2003-12-07, Sunday | [23,242] × { 0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香港著名填词人林振强11月17日凌晨因癌症逝世,终年56岁,你可能不知道林振强的名字,但是下面这几首耳熟能详的歌曲你一定听过:《共同渡过》、《千千阙歌》、《真情流露》、《夏日寒风》、《你知我知》、《太阳星辰》、《傻女》、《秋去秋来》、《每天爱你多一些》,这些曾经带给我们激动、兴奋、欢乐和苦涩的歌词均出自于林振强之手,而如今随着林振强的离去,相信香港词坛将会逊色不少。今天重又翻出那些旧唱片,在熟悉的旋律和优美的歌词之中,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香港乐坛的黄金时代。
Continue Reading



家庭局域网

2003-11-16, Sunday | [29,325] × { 0 },Posted in Tech

  热烈庆祝中国女排以不败的战绩获得2003年女排世界杯冠军!

  这个礼拜我的咳嗽总算好了,以前吃的那些药好像都没有什么疗效,我估计是过了保质期了,最后吃了一点川贝粉就好了。我记得小时候要是咳嗽的话,喝一点蛇胆、川贝、枇杷做成的糖浆就好了,现在这种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买不到呢?

  上个月二十几号,新的身份证到了,拿到身份证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申请了一个ADSL,经过了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试验,这个礼拜总算把家庭局域网给建成了!难怪以前为什么两台机器一直不通,原来是网卡的问题(真的把网给卡住了)。申请一个ADSL用了260元,以前的两张网卡再加上新买的,150元,两根网线一共15米用了30元,一个五口铁壳Hub用了75元,这样粗率算下来大概花了五百多块吧。来装宽带的那天我就把Modem的路由功能打开了,现在家里的两台电脑可以同时上网了,还好暑假里面教一帮老头老太上网的书没有扔掉,现在可以给老爸老妈看了。
Continue Reading



高空坠物

2003-10-18, Saturday | [8,029] × { 0 },Posted in Life

热烈庆祝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圆满成功!

这个星期最主要的新闻就要算十月十五日至十六日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了,在中午看新闻的时候发现“长征二号F”火箭发射升空以后,从火箭上掉下来一些碎片。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行了,要像美国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一样爆炸了,怪不得中央台不直播,谁知道后来竟然没有事?
Continue Reading



流连忘返

2002-12-15, Sunday | [47,027] × { 0 },Posted in Sports

我又要过生日了,不知不觉间已经跨入了“三九”年华了,想想人家诸葛亮二十七岁的时候,被刘皇叔三顾茅庐,踏入指挥岗位之前还作了对今后的局势产生深远影响的“隆中对”,我到现在连一篇文章也没有被大大小小的报纸发表过(黑板报不算),哪怕是一个《寻物启示》也好,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礼拜四我们和共×踢了一场比赛,大家都遵循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但是那个黑哨的水平实在太搭僵,搞得最后像是橄榄球了,我一共撞击两人次,肘击一人次,到现在自己右臂还有点隐隐作痛。赛后对方队员评价我:“老结棍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