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阿弥陀佛

2005-01-30, Sunday | [7,910]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乘坐862路公交车,等了很久才来了一辆,车子倒是很空,找了一个座位坐好以后开始看报纸。但是第六感告诉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人朝我这里看伐看伐的。

  我四处环顾了一下,原来目光来自一位坐在“老、病、残、孕”专座上的妙龄女郎,只见这个女的足蹬一双高达膝盖的棕色长筒皮靴,脚穿一条已经磨出白颜色的蓝色的牛仔裤,身上穿的是一件红色的皮装(不知道是什么料佐),头颈这里还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整个一个二奶的打扮。

  她不断的用眼睛向这里扫射,不知道是看我呢,还是看我手中拿的报纸封面上的衰哥。看她的样子好好的,为什么要坐到“老、病、残、孕”专座上去呢?她算是哪一种人呢?素质太差了,我乘车从来不坐在那里的。联系到最近在大陆的台胞包机回乡过年的事件,听说只能带直系亲属回家,就连台湾省的留学生也不能搭乘,那么那些二奶、三奶、N奶这一腔不就是一个人独守空房、孤枕难眠了吗?大家出来互相走动走动,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

  在回来的车上又碰到五个和尚,其中四个身穿深棕色僧衣,一个身穿淡黄色的,估计这个人是领导,每个人肩上都背着一个褡裢,里面装了很多的东西,沉甸甸的,大概他们刚刚化缘归来。他们互相交流的话听也听不懂,可能是梵语吧。

  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和尚坐在位子上以后竟然掏出手机出来打电话了一港,这个手机比我的还先进。现在的和尚怎么这么有钱,就连戴的眼镜也是金丝边的,做工非常考究。早知道这样我也去报考哈尔滨佛教学院了。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