儋州功业

2021-07-14, Wednesday | [139] × { 0 },Posted in Tour

洋浦滨海文化广场  公元1101年,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自题金山画像》一诗中写到“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两句诗总结了苏东坡一生的三大功业,分别是

  • 被贬湖广黄州时,苦中作乐,发明了东坡肉的烧法;
  • 被贬岭南惠州时,不惧上火,发明了荔枝蘸酱油的吃法;
  • 被贬琼崖儋州时,秘而不宣,发明了烧烤生蚝的技法。

Continue Reading



贺兰山缺

2021-05-13, Thursday | [260] × { 0 },Posted in Tour

银川站  昨天我是从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风格直接切换到阳光沙滩的热带海岛风情,今天我又一键切换到了大漠孤烟的西北边塞豪情。这次的目的地是西夏首府——兴庆府,其实我要去的是与鞑靼国接壤的朔方郡,素有富饶的湖泊美称的巴彦淖尔市。以前到朔方郡去,有三条路可选,最东面的帝都,中部的云中郡和南部的长安,现在去长安的通道已经被堵上了。我经过Excel的精密计算,发现还是先从琼崖郡先飞到兴庆府,再坐火车沿黄河顺流而下(从地理上看是往上走)到朔方郡的临河镇比较快,也不折腾。
Continue Reading



无问东西

2021-05-12, Wednesday | [336] × { 0 },Posted in Tour

东方站  这个星期我将要开展一次艰苦卓绝的南征北战运动,为什么说是艰苦卓绝呢,因为有两个原因,首先是这一个星期里面我要进行的三场战斗分别位于华东、华南和西北地区,一下子同时惊动了三个大区的领导,可以说是前无古来,基本上也是后无来者了。其次就是这三场战斗的地点,都没有直达航班,都需要通过火车来转机。第一站,姑苏城自不必讲,由于靠近魔都太近了,火车只要三十分钟就到了,还算是比较方便的,我就此略过。
Continue Reading



越夜粤美丽9:鹅城

2021-03-17, Wednesday | [461] × { 0 },Posted in Tour

惠州西湖  在鹏城的这两天里,我抽空去了一下越夜粤美丽活动的第九站——有鹅城之称的惠州府。惠州府之所以被称为鹅城,不是因为养鹅比较多,也不是因为烧鹅饭比较好吃,而是因为在惠州西湖旁边有一座山峰,形状就像伸长了脖子在惠州西湖中饮水的天鹅,当地人称为飞鹅岭,因此而得名。在古代,飞鹅岭是惠州府的制高点,不仅可以饱览惠州西湖的风光,还能观察到惠州府城的一举一动,战略位置极其重要。
Continue Reading



越夜粤美丽7:雷州

2021-03-12, Friday | [360] × { 0 },Posted in Tour

劳斯莱斯  从江门站坐上高铁之后,经过了两个多小时,我终于来到了越夜粤美丽的第七站——雷州。雷州位于广东省的最西面,同时也是神州大地的最南端,和琼崖郡隔海相望。雷州和琼崖郡之间的琼州海峡,最短距离还不到20公里。这点距离对于基建狂魔来说应该不在话下,原来规划的跨海大桥与2012年开工,2020年建成通车。但是时至今日,这座大桥依然没有半点消息,我猜可能是为了建成以后哪方收费在争吵,到时候双向收费不就好了嘛。
Continue Reading



疯狂的一周(2) – 椰城

2019-09-25, Wednesday | [1,487] × { 1 },Posted in Tour

骑楼老街  书接上文,第二站是琼崖郡首府 – 海口市,琼崖郡所辖的陆地面积仅为3.39万平方公里,但如果算海域面积的话,则高达200万平方公里,比新疆还要大。琼崖郡自古以来便孤悬海外,主要依靠海运,现在也不通火车。据说正计划兴建跨海大桥,以越过这三十公里宽的天堑,方便两地居民的出行,到时候应该可以降低海口到羊城的机票价格吧(现在航程为一小时,价格高达1100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