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退休

2021-01-18, Monday | [127] × { 0 },Posted in Life

生日蛋糕  今天,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位老法师光荣退休了。领导不顾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假借球会附近的一家酒店为老法师做寿,一是庆祝他退而不休(继续被现球会返聘一年),二是庆祝老法师的六十大寿。不过根据中国传统习俗,上了年纪以后做寿都要选带九的年纪,例如五十九、六十九、七十九、八十九的大寿,一般不做带十的整寿。因为中国人都讲虚岁,不讲周岁,另外“九”意味着长长久久,好彩头,而十在某些方言中听上去像“死”,不吉利。
Continue Reading



兰州印象

2019-05-22, Wednesday | [4,255] × { 3 },Posted in Tour

中山铁桥  甘肃省的得名,和福建相似,是取下辖的甘州(张掖)、肃州(酒泉)、凉州(武威)、瓜洲(敦煌)和秦州(天水)五大州的前两个州名而来。七年前(2012年)九月,我曾经效法先贤,重走河西四郡(武威、张掖、酒泉、敦煌), Into the West。但当时对于甘肃省会 – 兰州府的印象,只是停留在转机和转车的阶段而已,没有做过多的研究。
Continue Reading



三赴天山

2018-12-17, Monday | [1,124] × { 0 },Posted in Life

红山夕照  今年三次来到新疆,有两次都下榻在汗血宝马酒店,这家酒店的前面是普通的酒店客房,说普通其实也不普通,大堂内部装修得像迷宫一样,周围布置了很多的雕塑和模型,充满了古代丝绸之路的韵味,如果没有人带路的话,肯定找不到上楼的电梯,要迷路的。而后面则是汉武帝最喜欢的汗血宝马的马厩,同时也是其养殖基地,据说每一匹汗血宝马的价值都超过一辆超级跑车,是真正意义上的宝马。
Continue Reading



生日优惠

2018-12-15, Saturday | [1,144] × { 0 },Posted in Life

陕西BiangBiang面  去年生日当天没有进行任何的南征北战活动,今年本来也可以避免,但是日程表上写着17日在新疆的迪化府有一个60多人的会议。肯定要提前一天达到会场作点准备,那还不如提前两天去新疆,一来正赶上生日当天乘飞机,说不定还会有优惠,把我升级为头等舱;二来可以适应一下当地的气候,据天气预报说迪化府这几天气温很低,有零下20多度,江南地区虽然也已经进入了冬天,但是气温依旧有十度上下,有将近三十度的温差。
Continue Reading



出天山记

2018-09-13, Thursday | [1,209] × { 0 },Posted in Work

乌鲁木齐新客站  今年年初我曾经到达了东经87°的迪化府,这个星期我把战线往西又推进了1度,到达位于东经86°、于1950年完全靠军人建立起来的新兴县城——石河子市。和年初那次的直飞不同,这次我是星期一晚上从庐州机场起飞,中途在废都长安稍作停留,星期二的凌晨两点多才降落在迪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时间点机场附近已经没有差头了,所以我只能在机场的到达大厅中干坐到凌晨六点,然后直奔火车站而去。
Continue Reading



h.ear go

2018-01-21, Sunday | [1,379] × { 0 },Posted in Tech

SONY SRS HG1Y  迪化府是世界上离开海岸线最远的大型城市(人口百万级),离开最近的印度洋的直线距离大约是2200公里,向东面的太平洋的直线距离还要再远300公里。不过由于地球自转的关系,从迪化府飞回魔都比去的时候要少飞一个小时。临行之前,当地的向导送了我一大箱的新疆特产:大枣、葡萄干、核桃和巴旦木各一公斤,我也只好扛回来给亲朋好友分享一下这次去迪化府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天山脚下

2018-01-19, Friday | [3,957] × { 4 },Posted in Life

乌鲁木齐机场  这几年我在国内南征北战,饮马东海,南征百越,向北直捣黄龙,差一点就到了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五国城,但是最西面只到过河西四郡之一的敦煌。说起来惭愧,敦煌不过是东经94°而已,再往西的大片土地都尚未涉足,白白浪费了我天国上朝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今天我又要来一次效法先贤,只身前往新疆的首府——迪化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