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沙尘暴

2023-05-25, Thursday | [747] × { 0 },Posted in Work

黄色沙尘暴  这个月初,我刚刚去了一次西北的兴庆府和灵州府,还没过多久,星期天又接到紧急的命令,临时出一次塞,目的地是朔方郡的临河镇。但是这次出塞前,我先要去一次陪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买了厦航的航班,从虹桥机场的T1起飞。平时我都是选择东航的,走T2航站楼,所以这次也是我第一次去虹桥机场T1航站楼。原来著名虹桥宾馆就是建在T1航站楼附近,虹桥路也因此而得名。由于我还不是厦航的VIP,所以休息室的空姐把我挡在了门口,在这里东航的金卡是不管用的,不知道如果我有南航的金卡,可不可以进去休息休息。 Continue Reading



沙坪坝之差

2023-03-17, Friday | [612] × { 0 },Posted in Tour

磁器口古镇  上次去陪都,虽然我下榻在观音桥附近,抽空去逛了一下观音桥附近的步行街和美食街,其实最后一天我还去了一次磁器口古镇。与位于江北区的观音桥不同,磁器口古镇是在西面的沙坪坝区,东临嘉陵江。这边本来是以盛产瓷器和转运瓷器闻名,后来以讹传讹,变成了现在的磁器口了。其实帝都也有一个磁器口,不过那是一条路,两边有很多的瓷器铺,是瓷器一条街,后来也是磁、瓷不分,被命名为磁器口大街。当然了,现在已经不卖瓷器了,专卖各种农贸产品,大家可千万不要搞错了。 Continue Reading



观音桥头

2023-03-13, Monday | [728] × { 1 },Posted in Tour

观音桥步行街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从陪都返回魔都之后,发生了众所周知的事件,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效仿唐明皇,直接到成都去避难。相较于唐明皇从西安去成都的路线,我从陪都去成都有一点好处,不会经过马嵬坡,也就不会出现“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的场景,但是也没有人来当杨贵妃啊。今年的这个时候,我又一次的来到了陪都,算是故地重游了。 Continue Reading



泛舟蠡湖

2022-10-12, Wednesday | [978] × { 0 },Posted in Life

蠡湖  八月底我从蜀国国都——成都返回之后,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时间内基本上没出过魔都,最多是到浦东去开了两次会。这次十一假期总算被我逮住了机会,飞到了陪都去玩耍了一番,但是天公不作美,玩耍的这三天里都是阴雨天,照片都不好拍,白白浪费了我经过WeChat中Moments及Weibo认证过的拍照水平,我心里始终觉得有点意难平。
Continue Reading



窜访新京

2022-08-01, Monday | [869] × { 0 },Posted in Tour

长春大街  终于,时隔140天,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南征北战,从现在开始,我正式把南征北战改称为窜访活动。这次窜访的目的地是满洲国的首都——新京市,也就是宋金交战时期金国的黄龙府。本来我计划3月中旬从陪都回来之后修整一下就飞过去的,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计划中的旅程被以孙某兰、梁某年、吴某友、叶某德四个人为代表的利益集团所阻。这次中断了140天的行程,终于成行了,可以称得上是好事多磨。
Continue Reading



轻薄笔记本

2022-07-07, Thursday | [1,088] × { 0 },Posted in Tech

HP ProBook 635 Aero G8  上个月的6月27日,在时隔三个月三星期又三天之后(上一次进入办公室,还要追溯到3月4日,后面我就到陪都去玩耍了),我再次踏入了现球会的办公室,这标志着复工复产活动的正式启动。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现球会发布了工作指南,要求员工每天下班之后都要把笔记本电脑带回家,以免现球会所在区域被封闭,从未影响办公。 Continue Reading



魔幻都市

2022-03-11, Friday | [1,181] × { 0 },Posted in Tour

李子坝轻轨站  这个星期二正好是三八国际妇女节,本来这个星期的行程我已经安排好了,星期一先飞到琼崖郡的椰城逗留一天,趁着机场免税店中的化妆品大减价,做一把免税化妆品的代购。然后飞往陪都,一直待到周五回家。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由于魔都的行程码上已经有星号了,所以被椰城人民拒之门外,连登机牌都不让我办理。无奈之下,我只能放弃了靠免税化妆品代购而致富的人生梦想。
Continue Reading



打望春熙路

2021-09-25, Saturday | [1,711] × { 0 },Posted in Tour

春熙路  这次三国文化之旅 – 蜀汉篇的第二站自然就是成都了,陪都和成都相距约350公里,坐最快的火车只要一个小时就到了,蜀道不再难于上青天了。这次我下榻的酒店就位于成都东站附近,位置极佳,离著名打卡景点 – 太古里和春熙路步行街都很近。我在办理了Check-In手续之后稍做休息,就和小伙伴一起来到了太古里附近觅食了。
Continue Reading



围观解放碑

2021-09-22, Wednesday | [1,397] × { 0 },Posted in Tour

解放碑  这个星期二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放完假之后,我就开展了一次三国文化之旅,第一站位于阔别长达四、五年的蜀汉地区。根据Google Calendar里的记载,我上一次造访蜀汉地区还要追溯到遥远的2017年,当时我是去邓成祖的故乡,先从魔都飞到陪都,再到陪都北站乘坐K字头列车到达广安州。回程时从广安州乘火车到成都,再从成都飞回来。一路上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来不及去看什么景点。
Continue Reading



头文字K

2017-11-08, Wednesday | [3,865] × { 0 },Posted in Life

重庆北站南广场  我国古代战国时期,有合纵和连横的战略,而我平时一般进行纵向的南征北战,从北方的东三省到南部的广东地区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这次我反其道而行之,来了一次平时很少的东西向连横运动。这次新开辟的战场是小平的故乡——四川省广安州,它位于陪都的北部,成都的东部,从陪都过去乘坐一个半小时的K字头普通列车;而从成都过去,则要乘坐两个小时的动车,都不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