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者

2013-07-31, Wednesday | [1,698] × { 0 },Posted in Work

精神病患者  一入了七月,魔都的天气就开始闷热起来,日头不见得怎么毒,却好似下了火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我想去买一只温度计,但是超市里面的营业员告诉我只有体温计出售,并没有温度计,难怪这两天的天气预报死也不报40℃,原来如此啊。那我只能效仿明清时的帝王了,去北上避暑一番了,顺大便完成两项任务,一是彻查帝都精神病患者的发病源头,还有一件事是了解一下WeChat这个App建立的Group的人数限制问题。

  七月下旬以来,帝都突然发生了多起精神病人犯病的恶性事件:7月17日,朝阳区的大悦城,一精神病人当街砍死两人(其中还有一位洋大人);7月20日,PEK的三号航站楼一精神病人引爆了自制的黑火药炸弹,幸好没有殃及无辜群众;7月22日,一精神病人在家乐福里面持刀伤人,一死三伤;7月23日,由于停车纠纷,一精神病人竟然摔死一名两岁女童;7月26日,一精神病人劫持出租车去机场……
Continue Reading



卷卷有爷名

2013-05-31, Friday | [2,666] × { 4 },Posted in Work

Pen  书接上文,上个星期我在调查珠市口的人彘命案,在调查过程中,我隐隐的感到背后有一双无形的黑手阻止我调查此件事。就拿上个星期五来说吧,我定好了晚上八点的飞机,从帝都飞回魔都,一是稍做休息与调整,二是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一下,理清一下思路。结果这架飞机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照理说七点半就可以登机了)。

  因为飞机迟迟不飞来,我想跑到×航的VIP贵宾室去免费暴饮暴食一番,顺大便休息一下,结果却被挡在了门外,服务员说我还不够资格一刚。我一怒之下跑到了地下一层的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最后这架飞机将近十二点了才到,搞到了星期六的凌晨三点才到家,白白浪费了一个周末。
Continue Reading



增值税发票Vs普票

2013-05-17, Friday | [5,087] × { 13 },Posted in Work

淘宝  这个星期我又考察了一次京杭大运河,先是从魔都飞到帝都,冒着漫天飞舞的杨絮考察了两天以后,第三天飞往临安府,接着当天乘火车回到魔都。下星期预计还要来一次这样的考察,北面还是到达帝都,南面飞机下来之后还要乘轿车到达富春江畔。所庆幸的是本周乘了两次飞机都没有受到诈弹的影响,还算顺利,希望下个星期也能有如此的好运。

  在帝都期间,我在淘宝里面买了两个东西,一个是我自己私人用,显然这个不需要开发票,还有一个为了个公司的虚拟化大业而购买的。所谓虚拟化就是用虚拟机来代替实体电脑,本来老板给了我一个网站链接,叫我到这个网站去买,我问了他们的价格,居然要4000块钱,而且到货时间要一个月。这个彻底失去了虚拟化的意义,4000块钱可以买两台不错的电脑了(不带显示器的话)。
Continue Reading



齐天大圣发迹地

2013-04-25, Thursday | [4,278] × { 11 },Posted in Work

Peach  本周我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位于东胜神洲傲来国的齐天大圣发迹地,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孙悟空保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的路上,请事假一个筋斗云可以飞十万八千里,从西域直达花果山,只消几分钟的事情。现在的航空业这么发达,从魔都到花果山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不遑多让。但是飞机每天只有三班,如果错过了班机,想改乘火车的话,那就惨点了,既没有高铁,也没有动车,只有最最原始的K字头绿皮车,要开将近十个小时。

  花果山里面猴子最多,而且猴子都很精,据考证,上海话里面有一句叫“门槛精”的切口就和猴子有关。怎么个精法,有事为证,一般出机场都有一条高速公路,为了限制司机开快车,通常情况下会有测速雷达放在道路旁边。花果山这里的猴子另辟蹊径,把测速雷达隐藏在绿化带里面,这样一年下来,可以有很多的罚款。不过后来司机们也学乖了,纷纷装上雷达探测器,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Continue Reading



坐断东南站未休

2013-04-19, Friday | [3,007] × { 4 },Posted in Work

Car  前天晚上的酒还没有完全醒透,第二天早上我就乘火车赶奔浙江省临安府下辖的富春江畔,此次我又重操旧业,给人讲课去了。拜铁路大提速所赐,乘火车从魔都到临安府只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从临安府火车站出来到富春江畔下榻的宾馆,既没有地铁也没有飞机,只能乘轿车,也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用罢午饭之后,从宾馆出来到课堂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赶到课堂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我一共讲了两节课,结束时一看手机,已经五点钟了,人家已经下班了。接下来乘车返回宾馆又用了一个小时,这样算下来,今天在路上就花了四个小时(还不算我从家里出来到火车站的一个小时),和讲课的时间一样。
Continue Reading



杨花落尽李花开

2013-04-10, Wednesday | [3,943] × { 1 },Posted in Work

Air China  几个赛季以前,我曾经创造过一天之中参观学习两次的记录,现在参观学习被南征北战所取代,但是也基本上是一周之内征战一次。这个星期我开创了一个新纪录,一周之间转战大江南北,先从魔都一路往北到帝都,再从帝都南下直到临安府的富春江畔,来来回回的直线距离超过2600多公里,但是要算位移的话,只有200多公里。

  这次到帝都去,我乘坐的是国航的班机,为什么不选东航的呢,因为这个星期天是清明节后第一个工作日,航班已经爆满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没想到因祸得福,国航的服务比东航好的太多了,不仅前后排座位的间距比较大,而且提供的餐饮花样也很多,等我东航的积分达到金卡以后,我一定要改弦更张。
Continue Reading



签名售书

2012-12-14, Friday | [2,518] × { 3 },Posted in Work

Pen  从十月中旬起,我开始频繁来往于浙江富阳和魔都两地,主要的工作有两项,一是去进行《富春山居图》的补齐工作,二是去实地调研谁才是真正温酒斩华雄的人,到底是关羽还是孙坚。经过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小有成就,我把我的研究结果和工作总结汇总成书籍的形式,打印在A4纸上,一共有五百多页的样子。今天我再赴富阳,去进行签名售书的活动。

  为什么要进行签名售书呢,主要出于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由于我这些资料在国内属于首次发表(国外不清楚),如果不在每一页A4纸上签下我的大名的话,这些资料很有可能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盗用,侵害了我的合法利益。所以一定要效法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工匠,做完东西以后来一个物勒工名。
Continue Reading



南北一家亲

2012-09-27, Thursday | [2,707] × { 4 },Posted in Work

火锅
  星期一又去帝都了,和前几次来去匆匆不同的是,这次要在帝都待上一个礼拜的时间。由于双节临近,所以飞机票很难买到,无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买了一张高铁的车票,价钱也要九百多块,和飞机票差不多了。第一次乘坐高铁,我无意间发现座位下面居然有一个电源插座,这样笔记本就可以插着电看电影了,不再受到电池的限制。而且高铁里面也和飞机一样,到饭点的时候发东西吃,虽然东西很少,用来果腹还是可以的。
Continue Reading



羊城明哨——荆襄九郡

2012-08-24, Friday | [12,199] × { 58 },Posted in Featured,Work

Cantonese TV Tower  这两天去岭南分舵联系业务,我一如既往乘坐×航的班机,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飞机上竟然没有一个空姐,全部的服务人员都是空少,令人耳目一新。飞机下来之后乘差头,司机不是本地人,而是荆襄九郡的人士,他说前几年在叛徒的弟弟领导之下,荆襄九郡的人们生活得很艰难。他自己找不到工作,只能抛妻弃子、背井离乡,到他乡来打工。现在好了,叛徒的弟弟到魔都来了,他很同情魔都的老百姓。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明升暗降

2012-07-19, Thursday | [4,616] × { 12 },Posted in Work

Angry Bird  这两天又到巴蜀分舵去联系工作,吸取上一次的教训,这次把下榻的酒店定在了市中心的××皇庭饭店,这个名字霸气十足,和上次住的快捷酒店根本就是天壤之别。更主要的是,这里乘电梯不像假日酒店一样需要刷门卡。而且订房间的时候,我选的是豪华房(只比普通房贵40块),我也终于可以豪华一把啦。

  名义上从Holiday Inn Express到Royalty Hotel,档次一下子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但是先别高兴得太早,等我到宾馆Check in、拿到门卡后,出了电梯时才发现,原来我这间所谓的豪华房位于走廊的尽头,地理位置极差;打开门,正对的居然是卫生间一刚,房型也不好;最不能容忍的是空调不分昼夜发出“轰隆轰隆”的噪音,严重影响睡眠。为了解决这个睡觉问题,我无奈之下只好把电视机开通宵,来一个以毒攻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