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有爷名

2013-05-31, Friday | [2,900] × { 4 },Posted in Work

Pen  书接上文,上个星期我在调查珠市口的人彘命案,在调查过程中,我隐隐的感到背后有一双无形的黑手阻止我调查此件事。就拿上个星期五来说吧,我定好了晚上八点的飞机,从帝都飞回魔都,一是稍做休息与调整,二是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一下,理清一下思路。结果这架飞机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照理说七点半就可以登机了)。

  因为飞机迟迟不飞来,我想跑到×航的VIP贵宾室去免费暴饮暴食一番,顺大便休息一下,结果却被挡在了门外,服务员说我还不够资格一刚。我一怒之下跑到了地下一层的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最后这架飞机将近十二点了才到,搞到了星期六的凌晨三点才到家,白白浪费了一个周末。

  这些困难当然难不倒我了,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明察暗访,我终于完成了案子的卷宗,总共打印了两千多页的A4纸,分成了十五卷。这种东西显然不能对公众发表,只能作为内部的参考资料。和上次在富春江畔签名售书一样,为了保护我的知识产权,也要在每一页A4纸上签上我的大名,物勒工名吗。

  上次签名售书一共七本,用去了我大概一天的时间,写光了一支水笔。那么这次十五卷的话,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和N支水笔了。终于在星期三,我完成了签名大业,但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我签完了之后,还要有三个级别的部门领导签字才有法律效应,我又得求爷爷告奶奶的去找各位领导,结果到星期五才找到了两位领导,他们还是同一级别的。我反正不管了,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协调吧。

 

相关文章

4 thoughts on “卷卷有爷名

  1.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宫殿转霏微。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纵饮久判人共弃,懒朝真与世相违。吏情更觉沧洲远,老大徒伤未拂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