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太平犬

2015-09-18, Friday | [1,133] × { 2 },Posted in Life

太平犬  时隔半年左右,我又奔赴帝都,这次的目的和以往不同,我作为一名亡区奴去进京告御状。上个星期在南征北战的过程中,突然得到消息,原来我家所在的闸北区被合并了。这下好了,南征北战之前,我还是闸北区人,短短的一个星期,回家以后变成了静安区人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亡区奴。

  古语说得好,宁为太平犬,不做亡区奴。这次闸北区被合并来了也太突然了,一点准备也没有。事先坊间多有传闻,但是当政者屡次出面辟谣,现在看来我们都Too Young, Sometims Naive了。几年前,也有过一次卢湾区被合并的事,所以这次我不能再在沉默中灭亡了,这才有了开头的进京告御状那一幕,以期望民意能够上达天听。
Continue Reading



摇啊摇 摇到大木桥

2011-03-17, Thursday | [1,770] × { 1 },Posted in Tour

法院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上海有很多地名都是三个头的名字,例如:十六铺、八仙桥、大世界、三角地、大柏树、五角场、徐家汇、杨树浦、陆家嘴、南码头、曹家渡、提篮桥、潭子湾、万体馆、大(小)木桥、打浦桥、垃圾桥、漕河泾、北新泾、城隍庙、老西门、新开河等等。
Continue Reading



临时取消

2010-10-26, Tuesday | [1,973] × { 2 },Posted in Life

Map  今天本来是不上班的,因为今天要去机场做苦力,早上先到虹桥,搬好十几个箱子以后跟着车子一路往东开,直到浦东机场。为此昨天下午我还特地查了一下地图,Google地图显示从SHAPVG最便捷的开车线路只要37分钟,但是乘坐公共交通的话却要花费两个多小时(步行的话要超过十一个小时,一来一去正好一天),差距也太大了一点。

  其他的几个地图网站就相形见绌了,百度地图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显示,只有里程数;ExploreShanghai只能查询地铁的交通情况,要查地面的公交车就束手无策了;Bing地图虽然也有时间显示,但是是总的时间,到具体的每一个步骤就也没有了。因此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Continue Reading



穷人与狗不得入内

2010-10-08, Friday | [1,162] × { 0 },Posted in Life

LV  今天起我不乘地铁上下班,改乘公交车了,因为在地铁里面不能收听FM广播,耽误我学习外语。再加上我年事已高,所以像我这种腿脚,以后也就基本告别地下铁了。我上车以后,站在车子中间的老弱病残孕专座旁边,才过了一站路,专座上的人起身下车了。我完全不顾旁边大妈幽怨的眼神,一把就坐在了专座上,一直假寐到终点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了七天长假的缘故,我一上半班就接到了十几个电话,有的是邀请我下一周参观学习的,有的是预约来上门收送和维修显示器的,有的是要求技术支持(如何从光驱启动)的,还有一个居然是打错电话的。当然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拨出去四、五个电话。
Continue Reading



2012

2009-12-22, Tuesday | [1,879] × { 2 },Posted in Life

image

2012

  今天地铁一号线连续发生三次故障,交通基本上瘫痪了。我觉得上海地铁公司也是出于好意。因为大家知道,公元2012年12月22日(前后)是美洲古玛雅的历法中地球毁灭的日子,而今天正好是2009年12月22日。可能是为了迎接三年后来临的纪念日吧,上海地铁一号线预先来一次演习,以便到时候人们慌不择路,真是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啊。
Continue Reading



吐血之旅

2006-12-11, Monday | [21,331] × { 0 },Posted in Tour

  《第一滴血》的主演大家知道吗,就是兰博的扮演者,对,大名鼎鼎的希尔维斯特•史泰龙。不过他的姓氏用上海话读起来不大好听,让人联想到某些新陈代谢的产物。今天下午去参观学习的公司名字正好和这个“史泰龙”意义相反,所处的地理位置也很促狭,超出了地图的范围。还好我用Google 的本地地图(http://ditu.google.com/)查到了,就在地铁二号线西延伸段的终点站附近。

  乘了两部地铁再换了一部公交车,步行了十几分钟以后总算到达了目的地。其他公司的前台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这里有所不同,门口搞接待的是两个男的乡下人。他们问的问题也很戆,居然问我是谁要我来的,还非要我说出这个人的姓名。我要是知道早就告诉你了,最后报了一个电话号码草草了事。
Continue Reading



改弦更张

2006-08-02, Wednesday | [52,074]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早上打开MSN共享空间,惊觉已经改版了,标题改为Windows Live Spaces,上面还有一块巨大的广告。版面和主题也发生了变化,我原来设置的黄、黑相间的背景色和金色的字体颜色搭配起来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但是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堆新陈代谢的产物一样恶心。字体变大来,速度又变慢了,界面难看得要死,免费的东西也不能这么搞啊。

  前两天一直到长宁区的江苏路附近去参观学习,今天要改换方向了,下午到虹口区的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某中心去。这是八月份的第一次出行,所以我决定摒弃以前的公交加地铁的方法,而改骑自行车。这样既可以晒太阳,又可以节约车费,还能强身贱体。有句话说得满好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吗。当我把车子从车棚里面取出来的时候,车身上布满了灰尘,屈指一算,大概有两个多月没有骑车了吧。
Continue Reading



新闻吹风会

2006-05-16, Tuesday | [17,719]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下午到区里参加一个新闻吹风会,内容是关于六月份赛季末统一业务考核的。我们一行三人12:45从单位里面出来,本来是想坐公交车的,但是在车站等到花儿也谢了也没有等到,为了赶时间只好拦了一部差头。很不巧的是,11号差头费涨价了,起步费由本来的3公里10元涨了一块钱,变成11元,以后每公里提高一角钱,变成2.10元,就是所谓的“运价油价联动机制”,新闻里面说因为油价涨了,所以差头费也涨了,怎么一天到晚都在涨价,从来没有跌过价,我估计在我的有生之年是看不到它跌价了。

  13:30准时到达新闻吹风会现场,里面已经人头蹿动了。我们找了一个位子坐下以后,主持人一人发了一张通知,上面写了一些六月份赛季末统一业务考核的注意事项,接着又说了几句套话,剩下的就是我们自由提问的时间了,其实就是午休的时间。
Continue Reading



长篇累牍

2005-08-28, Sunday | [27,263]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到中学时代的母校去参加一个全区的大会,这个会场里面的前后排座椅之间的间隔很小,就像某些公交车的座椅一样,坐在位置上一点也不舒服,人一定要侧过来才行,不知道是哪个白痴设计师设计的。上面的主持人从9:00一直说到11:30,精力很旺盛的样子,我在下面听的人也口干舌燥,频频喝水,他也不觉得累,嘴巴也不干的,佩服佩服。

  由于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就拿出MP3,开始听歌。现在我的Zen Xtra里面已经有了1000多张专辑、10000多首歌了。我左手边的同事看到后顿时瞪大了双眼,显出一幅很不可思议的样子,他想:竟然有这么大的MP3?当他得知这个MP3的容量居然高达30G时,他无语了。
Continue Reading



走街串巷

2005-08-12, Friday | [31,870] × { 4 },Posted in Tour

  8月6号到12号这几天没干别的,就在走街串巷了。这七天的时间里,我拜访了三十多户人家,足迹遍布闸北、宝山、普陀、虹口四个区。特别是在6号和7号这两天,恰逢Matsa台风光临上海,我也是顶风冒雨,早出晚归,浑身上下被淋得来汤汤点,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居然走访了20户人家。

  在走街串巷的过程中,行的方面,主要是靠自行车完成的,短短的七天时间里面,自行车就修理了2次,车胎打气6次。除了自行车以外,乘坐公交车2次,乘坐差头1次(从闸北到虹口,用了15元)。碰到不熟悉的地方,经常拿出地图查阅,这样被路人误以为是民工,在借房子,该情况碰到过2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