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Alleys

2013-03-29, Friday | [1,483] × { 1 },Posted in Life

南锣鼓巷
  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建筑文化名片,说到魔都,人们都会想起石库门和弄堂,那么一提到帝都,那就不得不提四合院和胡同了。今天,请允许我凭借着过去三个星期在帝都生活和工作的经验来细说一下我所认识的胡同。
Continue Reading



体格检查

2011-09-17, Saturday | [3,321] × { 5 },Posted in Life

体格检查  前几天看到一篇科普文章,说一个人指甲上的小月牙越多越好,说明这个人的抵抗力强,气血充足。我对照着看了一下,我的双手双脚二十个指甲上竟然一个小月牙也没有,看来我已经病入膏肓了。于是我决定去医院做一个体检,上次体检还要追溯到08年学驾照之前,考过驾照的人都知道,那种体检都是走走过场的,就算查出来也不会给你写上去。

  今天我去医院做正规的体检,本来想到淮海路上的××区中心医院的,八点钟到了那里,结果六楼的医生告诉我他们周六不体检,只有周一到周五。于是我马上叫了一部差头,赶往愚园路上的圣卢克医院。一路上,司机大哥和我大叹苦尽,说起他体检的情况和现在社会上的种种不良现象,而且他还问候了几句叛徒弟弟的全家,尤其是女性的亲属。
Continue Reading



救场如救火

2011-03-03, Thursday | [1,300] × { 0 },Posted in Tour

火  今天是3月3号,据说是小三节(如果是星期三那就更加完美了)。为了庆祝这个节日,京都召开了规模盛大的会议,还要开两次,可谓是劳师动众啊。我也未能免俗,今天跑到丽×路蒙×路,在这里有一家卢×区妇幼保健院,我当然不是来保健的,而是到附近的某创意园区去参观学习。

  在妇幼保健院对面有一大片绿地,里面坐满了晒太阳的人,有推着童车、带着孙辈来检查的老年人,有扶着大肚皮的老婆(也有可能不是老婆)的腰来保胎的男性,也有大肚皮自己一个人来的;更有甚者,还有一个老外牵了一条狗来,难道现在医院里面人狗通吃了?这片绿地的采光非常好,因为南面的建筑物很矮,不会把阳光挡住,当然了,如果在里面造一个大水法的话,那就更亲民了。
Continue Reading



恐怖医院

2009-11-07, Saturday | [1,182]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终于双休日了,前两天老爸生病住院,我一直没有空去探望,今天再不去就说不过去了。这家二级甲等医院就在我家附近,也处于城乡结合部,旁边有一个小菜场,早晚都非常闹忙,各种小贩的叫卖声和汽车的喇叭声不绝于耳,这种环境下住院的人能够休息得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双休日的缘故,打针室里面人满为患,除了坐在凳子上吊盐水的,还有很多的人在排队等候吊盐水,除此之外就是排队付钱的认了,看来猪流感的来头不小啊。上到二楼,病房里面只有老爸一个人在看书,其他三位病友都逃回家了。一开始我还不理解为什么要逃回家,后来才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
Continue Reading



以毒攻毒

2009-08-24, Monday | [1,782] × { 2 },Posted in Life

  自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别人握了一下手之后,猪流感(就是甲型H1N1流感)就从墨西哥开始,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大面积的爆发了,一些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诸如美国、英国、日本等更是深受其害。一开始世界卫生组织还每天播报各个国家的新增、累计患者数量,但是这一腔也没有了声音。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恕我智商太低,想不出来。

  前两天在我身上也出现了发高烧、咳嗽、浑身乏力,食欲不振等一些猪流感的典型症状,鼻涕倒是不流。据说这次猪流感主要感染的是青壮年,而不是抵抗力较弱的儿童和老年人,那我岂不是很危险吗,回忆一下近期我也没到什么人流密集的地方去过呀,怎么会突然就得病了呢?
Continue Reading



车祸惊魂

2009-02-27, Friday | [1,130]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接到一条短信,上面说出大事了你知道吗,我还以为是前些天由感冒恶化成肺炎的事情,这也算是大事吗,又不是非典型性的,是典型性就可以了。反正现在医学很昌明,吃点药,吊几天盐水就好了。但是接下来的短信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大事原来是指出车祸了,现在人在医院里面,明天就要开刀了。

  我马上就向老板请假奔赴医院,其实请不请假已经无所谓了,他已经不是我们的老板了,只不过大家为了照顾他的面子还是这样叫他,背后我们都叫他“离谱”。一到医院才发现,由于连日阴雨绵绵,所以车祸不断(公司同事的父亲和外公都出了车祸了),现在骨科病房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后来的病人只能睡在加床上,盐水瓶也只能简陋的挂在铁皮箱子上。
Continue Reading



花瓷

2008-08-01, Friday | [1,393]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下午到瑞安广场N楼的某知名律师事务所去参观学习,六月中旬也曾经到该广场位于N+1楼的某国际领先的律师事务所去参观学习过一次,但是被无情的拒绝了,这次不能再重蹈覆辙了。在电话里面,邀请人要我带好一些证书的复印件和照片,还有一份推荐信,我又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带什么推荐信。

  来到了事务所以后,我发现这虽然是一家外国的公司,但是布置得极具中国特色,房间里面放了很多的青花瓷器。邀请人问我要了照片以后就出去了,接待我的是业务主管。我先用英语自我介绍了一下,接着对方用中文介绍了一下参观学习的流程和公司的概况,最后我又问了几个职务的英语解释,整个过程就这样结束了。
Continue Reading



两个噩耗

2008-07-27, Sunday | [1,270]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早上接到姐夫的电话,家里的电脑不能启动了。我过去一看,原来是机箱电源的风扇卡住了,导致热量散发不出来,把整个机箱的后部都差不多烤焦了,不用说,电源也完蛋了。我只好回家把自己的航嘉冷静王钻石版拆下来给他装上,老妈的游戏电脑这两天只好忍痛割爱了,等我买到二手的电源再给她装上。

  晚上约了人到附近的小宁波饭店吃饭,这家饭店我曾经请人吃过一次,上菜的速度实在是不敢恭维,等我们把台面上的菜都消灭了,准备结帐走人的时候,还有一道菜还没有上,最后经过我的不懈斗争,饭店同意退掉了。不过这次我是被邀请人,发起者和一个月前在上×咖啡的商务洽谈有关。
Continue Reading



不得不说的BUG

2007-09-24, Monday | [14,736] × { 0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老爸终于出院了,前前后后一共一个月的时间,出院时账单上一共是将近7千(自己只要付三四百就可以了)。现在生个病真的生不起啊,动不动就是几千块,上万块的,我一个月才赚多少钱,不吃不喝再加上老爸老妈的退休金也没有7千。以前我以为奇志、大兵的相声里面说的事情离我们很遥远,但是现在越来越象真的了,辛辛苦苦赚的钱都送给医院了。看来那句太祖的红色名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是有点道理的。

  最近看了几场女足世界杯比赛,比赛的观赏性很强,节奏也蛮快的,越来越象男子足球了(犯规和红、黄牌少了很多),几个进球也很漂亮。就是有一点不大好,比赛后双方不大友好,要不然的话,赛后为什么不互换球衣呢?
Continue Reading



好人一生平安

2007-04-06, Friday | [34,726] × { 0 },Posted in Tour

  外公四号去世了,他两号刚住进医院,我还想双休日去探望一下的,谁知道……。唉,外公享年八十八岁,这应该算是喜丧吧,只可惜没有给他老人家作过米寿。外公一生致力于餐饮事业,教出的几个徒弟如今在国内外也算是小有名气。今天外公的葬礼,我单位里面请了丧假,一大早七点钟就随同父母来到了灵堂。

  父母这一辈的人都戴了纯的黑纱,而我这一辈的人则是黑纱上面还加了一块红色的布,我外甥则是纯的红纱。还有很多不能理解的习俗,比如参加追悼会的人除了左臂要佩戴黑纱以外,还要在黑纱上别一朵黄色的小花,但是当跨火圈之时,每个人都要把黄花摘下来丢到火里去,不知道为什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