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大利

2014-08-25, Monday | [1,474] × { 1 },Posted in Life

大吉烧烤  公司大老板的首席秘书最近调动工作了,她并非转会去了其他球会,而是同一家球队里面转岗,跑到研发部门去当了一名翻译(因为这名翻译前不久转会走了)。从首席秘书到部门的翻译,这就相当于一名球员此前一直担任球队的首发前锋,现在突然调他到预备队里面去担任替补后卫一样。我觉得至少在行政级别上有所降低。
Continue Reading



Shark Attack

2014-05-06, Tuesday | [707] × { 0 },Posted in Life

鲨鱼  五一劳动节一般都放三天,但是我却休息了四天,这多出来的一天全拜“与国际接轨”这几个字所赐。早在2013年,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就重新定义了青年的概念——44岁以下的都算是青年,那么我也有幸的享受了比不是青年的青年人多出来一天的假期,能够借此机会重温还剩下不多的作为青年的假期。

  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五四青年节过后,我又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第八次下江南活动。活动期间,偶遇从岭南分舵飞过来的同事,这里本来是魔都分舵管辖的地盘,为什么会有岭南分舵的人呢,因为魔都分舵管理地盘的人有喜了,出于保护孕妇的初衷,再加上人手太少,只能于是求助于岭南分舵了。
Continue Reading



烧烤惊魂

2014-04-25, Friday | [1,078] × { 1 },Posted in Life

烧烤  上个星期平定三藩之乱,这个星期我们怕他脑后又长反骨,所以决定杀他个回马枪,看看到底还会不会再出状况,结果情况令人满意。为此,老板决定先在当地找一家餐饮店,以此来庆祝这次来之不易的胜利。而这个寻找餐饮店的重任就压在了我的肩上,因为我今年曾经四下江南(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对当地的风土人情比较熟悉,老板及其嫡系部队今年只是第一次来。
Continue Reading



温酒斩华雄

2012-12-07, Friday | [1,554] × { 1 },Posted in Work

温酒斩华雄  随着冬天的脚步越走越近,外面的气温也逐渐降低,不过由于最高温度还在10℃以上,还没有达到我开始穿Me More Cool的标准,所以这两天我还是以一条单裤来南征北战、东征西讨。但是聚餐席间的喝酒就不对了,这种天晚上聚餐时喝冰的啤酒这不是找死吗,除非你不喝酒,要喝就要喝温过的酒。

  正如大家所熟知的“温酒斩华雄”一样,当时还是一名马弓手的关羽主动请缨,要求去对阵董卓的大将华雄,曹操为他热了一杯壮胆酒,关羽却说“酒且斟下,某去便來。”后来关羽提着华雄的脑袋回来的时候,酒还是温的。从此,关羽一战成名。这是演艺小说里的杜撰故事,在正史中,真正斩华雄的人却是孙坚孙文台——孙策、孙权的父亲。
Continue Reading



鸭中之王

2012-01-09, Monday | [1,194] × { 0 },Posted in Life

鸭中之王  今天本来是要到鸟城去开为期三天的大会的,顺大便还可以偷渡到资本主义地区去玩耍一把,但是此次机会却被大老板以精简开支为由无情的褫夺了。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只好到淮海路上的鸭中之王去暴饮暴食了,只有这样,方解我心头之恨,也顺便弥补一下帝都之憾(去年十一月份到帝都去出差,本来打算跟着领导一起到全聚德去解决晚饭的问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时间安排上不如意,错过了这次机会)。
Continue Reading



预防控制甲流工作晚宴

2009-09-19, Saturday | [1,215] × { 0 },Posted in Life

  昨天参观学习好了以后,我回到家里面,发了几封垃圾邮件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原单位附近的良良饭店,参加非官方组织的预防控制甲流工作晚宴。为什么说是非官方的呢,因为我询问了原单位里面的很多主任,都没有人听说过这件事情,可能只传达到主管这一级吧,但是连专业人员也不知道,这就太离谱了。

  到了饭店的包厢以后,里面已经是高朋满座了,还是上一次庆祝闰端午节的那一帮人。在吃了一碗炒面垫垫肚子之后,发起者祭出了此次防控工作的法宝——用人参和鹿茸浸泡的白酒,都是大补特补的东西。这酒很冲的,我喝了半杯就不胜酒力了,只好改行喝啤酒了。
Continue Reading



闰端午节

2009-06-26, Friday | [1,241] × { 0 },Posted in Life

  为了庆祝闰端午节,为了缅怀今晨突然去世的流行歌曲之王米高•积臣,同时也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暑假,今天傍晚由原单位PP的同事们组织了一次聚餐,地点就选在单位附近的老丰阁二楼的包厢里面,这次一共邀请了将近二十个人,有些已经退役了,有些已经转会了(像我一样),所有人都是男的,比例严重失调。

  我在单位里面请了两个小时的假,到包厢的时候,看见里面一帮子人正在打牌。慢慢的,客人们逐渐到齐了,有的人为了赶来赴宴,打了一个摩的。可惜天雨路滑,在路上摔了一跤,把手肘都摔破了,十分危险。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司机比较有职业道德,没好意思收他的车钱。
Continue Reading



腰斩龙虾

2009-05-16, Saturday | [1,677] × { 1 },Posted in Life


  今年2009年,周围的很多亲戚朋友好像商量好的一样都过整寿,从10岁、20岁、30岁、40岁、50岁一直到60岁,三月份刚刚吃过一家人家的五十大寿的寿酒,今天又要去吃另一家人家的六十大寿的寿宴。地点是在杨浦、虹口交界处的雨花大酒店。(我在大众点评网上查了一下,只有两颗星。)
Continue Reading



决战钱豹

2009-05-01, Friday | [1,225] × { 0 },Posted in Life

  为了庆祝世博会倒计时一周年,为了庆祝新老细上任一个月,为了庆祝我勇夺登楼比赛退出第一名,同时也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公司决定下班后大家到附近的金钱豹去聚餐。听说这个地方的人均消费高达两百多块,我决定中午少吃一点,这样晚上就可以暴饮暴食了,最后吃不掉的东西我能不能打包带回去一点呢?要环保吗。

  六点半,我们准时来到了位于八楼的餐厅,这里分了中华料理区,西餐区、日韩料理区等区域,我先到西餐区拿了一些披萨、面包、色拉填饱肚子,接着又拿了一条秋刀鱼,这个东西外面卖卖很贵的,但是我吃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外面很咸,里面很苦(我估计弄的时候胆被弄破了),害得我喝了两杯0.3L的生啤酒。
Continue Reading



寿宴

2009-03-28, Saturday | [1,043] × { 0 },Posted in Life

  今天傍晚小舅舅在国美电器旁边的一家六金大酒店的三楼举办了规模盛大的五十大寿宴会,其实他真正的生日是星期一,不过我们中国人一向有过早不过晚的传统,所以就摆在了礼拜六(日期里面有8)。在邀请的名单里面有亲戚朋友、单位的领导同事、以前的街坊邻居一大帮子人。巧了,人数正好也是五十人。

  以前吃酒水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喝啤酒的,今天我第一次尝试着喝白酒,不过杯子用的却还是喝红酒用的高脚杯,不是咪一口专用的那种小酒盅。喝的第一口感觉很冲,而且酒下去以后喉咙里面感觉火辣辣的。这两天我本来喉咙不大好,但是喝了几口以后浑身发热,喉咙居然舒服多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