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Kyoto Ⅴ

2013-09-27, Friday | [999] × { 1 },Posted in Life

Hello Kitty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属于蒙古人种。更有传说称,大和民族的祖先是奉秦始皇之命,寻找长生不老丹药而东渡扶桑的徐福及其携带的三千童男童女,当然了,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不过。如果两国的人都穿相同的衣服,并且大家都不开口说话的话,根本无法从相貌上分辨出国籍来。
Continue Reading



懷石料理

2012-01-21, Saturday | [974] × { 0 },Posted in Life

懷石料理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赶在正月到来之前去理了一下发。谁知道理发店老板居然哄抬物价,价格比平时提高了一倍,嫌贵的话你可以等到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再来啊,无奈之下我只好付了20块钱。为什么不能在正月里面剃头呢,因为这是从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习俗,正月里面不能剃头,否则的话会给母亲那一系的人带来灾害。

  马上就要过年了,有的公司19号就放假了,我的单位20号就放假了,不过还有很多的公司一直坚守到21号(小年夜),这些公司的老板很不上路,很符合普通老板、文艺老板和××老板的排比句式的修辞手法。当然了,这些××老板也没有完全的丧失人性,纷纷将下班的时间提前了两三个小时。为了配合这一英明的决定,我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从城乡结合部赶到河南园,这其中也有高架畅通的功劳。
Continue Reading



鸭中之王

2012-01-09, Monday | [1,193] × { 0 },Posted in Life

鸭中之王  今天本来是要到鸟城去开为期三天的大会的,顺大便还可以偷渡到资本主义地区去玩耍一把,但是此次机会却被大老板以精简开支为由无情的褫夺了。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只好到淮海路上的鸭中之王去暴饮暴食了,只有这样,方解我心头之恨,也顺便弥补一下帝都之憾(去年十一月份到帝都去出差,本来打算跟着领导一起到全聚德去解决晚饭的问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时间安排上不如意,错过了这次机会)。
Continue Reading



人品危机

2011-07-29, Friday | [2,862] × { 9 },Posted in Life

苏州汤包馆  近期我的人品不大好,RP值一直在狂跌,就和现在的股票指数一样,这样下去很有可能爆发一场人品危机。

  今天中午和两位同事一起到苏州汤包馆去吃午饭,我点的是虾肉大馄饨,他们两个人一人点的是面,另一人在我的鼓动之下点了牛肉滑蛋饭。我们一点钟进去的,十分钟之后,一碗面和一碗饭就端上来了,我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用膳。三十分钟过去了,他们两个人都吃好了,我的馄饨还没有端上来,我问问在旁边吃饭的服务员,她竟然埋头苦吃,根本不睬我。这里的服务员很牛×的,上个礼拜来吃饭的时候,叫她过来擦一下桌子,她却叫我坐到其他位置上去。
Continue Reading



亲子乐园

2009-08-30, Sunday | [1,063] × { 0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今天下午到大宁去玩耍,那里大润发的四楼有一个亲子乐园,里面有很多的游艺设施可供小朋友们玩耍。如果要玩耍的话,先要用人民币换购游戏币(和一元硬币差不多),把游戏币塞到机器里面才能玩。其中有一种投篮机,一分钟的时间里面要投中50个才有奖品,就算叫Nash来投估计也蛮困难的。

  在投了N个篮以后,又到附近的电影院看电影,看的是棒子的灾难片《海云台》,情节和《后天》差不多,但是被剪得很厉害,原版有两个多小时,和谐版只有一个半小时,广×总局这把刀实在太厉害了,比起著名的“扬州三把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看的时候,电影院的音量太大,我在十几排都有点吃不消,想叫他们开的小一点,但是找不到负责人。
Continue Reading



Bad News

2009-02-13, Friday | [1,029] × { 0 },Posted in Work

  今天又是一个不吉利的日子,黑色星期五。一大早大家都还是开开心心的,因为老板出差去了,要今天下午才回来,大家正在抓紧这最后一点无拘无束的日子放纵自己。果不其然,老板回来以后带给了我们一个Bad News。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法国总部那边决定把中国的部门缩减一下,今后就变成类似于办事处性质的机构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过来兼职的English Editor了,他说着一口纯正的英语,我们从他那里学到很多的知识。还有几个实习生也难逃厄运,当场就被要求走人了,还好我前两天刚帮一个人写好了实习评价。而我们几个因为有合同在身,随便开掉我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根据最新的劳动法,无故开除我们要有赔偿金的。
Continue Reading



Farewell

2007-11-01, Thursday | [17,962] × { 0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昨天又有两位同事辞职了,现在公司里面除了几位老总以外,我也算是入职比较早的了。我掐指一算,除了在八月份迁都临安的三个人以外,我在陪都里面已经算是是第三老的员工了,本来是第五老的,现在终于跻身前三了。正如温庭筠在《经五丈原》里面写的一样,象床宝帐无言语,从此谯周是老臣了。

  为了庆祝此二人脱离苦海,逃出生天,今天公司特意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离别酒会,地点选在了钱柜的静安店,包房的号码明明是3××,但是服务员却把我们领往地下室的方向,不知何解。到了房间里面一看,空间太小了,根本装不下十几个人,沙发也十分的肮脏,大概有很多天没有人来了,布满了灰尘。
Continue Reading



最后的晚餐

2006-06-22, Thursday | [19,837] × { 1 },Posted in Life

  今天是赛季末业务考核的第二天,和昨天一样,下午还是没有事情。在和同事一起孵空调、假珊瑚的时候,发现同事的办公桌上有一份上海移动的神州行大众畅听业务的宣传单,上面说接电话不要钱,打电话每分钟只要0.13元,这个好像太便宜了,我现在无论是接还是打都是每分钟6角,港督也知道谁便宜了。

  到了五点多钟,我请同事去吃晚饭。我们来到附近的麦当劳,点了两个汉堡和两份饮料,等到服务员把两个汉堡放到餐盘里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这两个汉堡实在是太小了,从菜单上介绍的照片看起来,直径起码有CD唱片这么大,但是给我们的只有鼠标这么大,可能菜单上的是Demo版,而给我们的是Retail版吧。
Continue Reading



铁板牛肉

2006-01-13, Friday | [8,593] × { 0 },Posted in Life

  前天把大组长的方针电脑重装好以后,本来想昨天就搬回去的,但是下了一天的雨,只得作罢。今天终于放晴了,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我们终于把修了几天的电脑驮了过去,我还要负责重要的后期工作——把所有的线缆接好。

  到了那里一看,后面要接的线太多了,除了常用的显示器、音箱、电源和鼠标键盘的线以外,还有打印机、扫描仪、1394卡和猫的连接线。USB外设实在是太多了,为什么不去买一个USB HUB呢,这样只要一根USB线就可以了。那个房间的空间也太小了一点,有点活动不开,等到全部接好以后,我也是累得有点腰椎间盘突出了。
Continue Reading



人品问题

2005-08-13, Saturday | [14,260] × { 0 },Posted in Tech

  8月12日上午进行了第一阶段的最后一次走街串巷活动。我沿着地铁一号线的北延伸段骑了4站路,直达终点站,一来一回一共节约了4元钱。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已经饿得不行了,但是还要马不停蹄的赶到梦×园,那台电脑还是老毛病,动不动就死机,甚至开不了机。趁着还没有死机的短暂存活时间,到网上去订了一个冷静王,原配的电源可以扔掉了。

  老人家殷勤的招待我吃了中午饭,这是第一次三个人一起在家里吃午饭,真难办啊!吃完饭,开始重新安装XP。第一次安装,装到33%的时候突然死机了。继续安装,到了34%又死机了。经过我一分钟的深思熟虑,最后把疑点集中到了网卡上面,果然拔掉了网卡,顺利到达100%!这个电信局正是太会赚钱了,一张破网卡居然要卖50块,还不是常见的8139,买一张旧的Intel网卡才几钱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