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钱豹

2009-05-01, Friday | [1,225] × { 0 },Posted in Life

  为了庆祝世博会倒计时一周年,为了庆祝新老细上任一个月,为了庆祝我勇夺登楼比赛退出第一名,同时也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公司决定下班后大家到附近的金钱豹去聚餐。听说这个地方的人均消费高达两百多块,我决定中午少吃一点,这样晚上就可以暴饮暴食了,最后吃不掉的东西我能不能打包带回去一点呢?要环保吗。

  六点半,我们准时来到了位于八楼的餐厅,这里分了中华料理区,西餐区、日韩料理区等区域,我先到西餐区拿了一些披萨、面包、色拉填饱肚子,接着又拿了一条秋刀鱼,这个东西外面卖卖很贵的,但是我吃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外面很咸,里面很苦(我估计弄的时候胆被弄破了),害得我喝了两杯0.3L的生啤酒。
Continue Reading



真球迷、伪球迷

2006-06-23, Friday | [30,387] × { 3 },Posted in Sports

  随着2006德国世界杯如火如荼的举行,现在又多了一个新名词——伪球迷。所谓的伪球迷就是指那些晚上不熬夜看球(或者只看第一场球),专门每天早上起来看看网上新闻里面的比分和进球球员的名字,然后和别人吹这场比赛几比几,谁谁进的球,裁判又出了几张红黄牌,好像昨天晚上和今天凌晨又通宵了一样的这类人。这个好像说的就是我吗。

  为了以自身的行动支持这届世界杯,今天包括几位已经转会出去的同事都集中在一起,重新穿起了难看的土黄色队服,和一帮乌合之众展开了一场并不友谊的友谊比赛。自从新的领导来了以后,同事之间好像就没有踢过球,这样掐指一算也有三年多了吧。
Continue Reading



隆重登场

2006-05-19, Friday | [22,707] × { 0 },Posted in Work

  一年一度的艺术节今天下午终于闭幕了,在我的印象中,好像从来没有开过幕,怎么一下子就闭幕了呢?蛮奇怪的。为了办好这次闭幕式,参加演出的演员们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彩排了,几乎每天都是晚上七、八点钟才回家,搞得来像什么一样,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也不过如此。

  今年的闭幕式有些特别,在主持人出来报幕以前先来了一段钢琴演奏,几分钟以后,在台下观众的一片惊呼下,两位打扮得惨绝人寰的主持人隆重登场了。第一个节目是Beyond的名曲《光辉岁月》,粤语版的,四个人自弹自唱,功架满好的,就是广东话说得有点洋泾浜,建议明年还是唱国语的歌吧。
Continue Reading



超级合唱

2006-05-09, Tuesday | [29,682] × { 3 },Posted in Work

  一年一度的艺术节又要开始了,昨天有人邀请我去参加今天下午举行的大合唱的评判工作,就像去年的一样,同样收到邀请的还有办公室的另外一位同事。我们商量好了,一个人专门打10分,一个人专门打0分,这样正好“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不影响比赛结果,比较公正。当然了,如果有人过来贿赂裁判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比赛说好是三点一刻正式开始,但是我三点十五分赶到会场的时候,第一排的裁判席已经人满为患了,我只能在总导演的授意下坐在加座——一个黄颜色的塑料凳子上面(用电影院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就是一排三十一座)。这样听到的歌声只能是单声道,而不是立体声了,严重影响了我打分的积极性。
Continue Reading



点球大战

2005-05-21, Saturday | [28,696] × { 2 },Posted in Tour

  今天正式比赛了,我担任2号场地的足球助理裁判工作,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吹一下黑哨,但是根本帮不上忙,这里主要是上半区的比赛。我们这次抽签抽得不好,两支队伍都被抽在了下半区,上一届的四强有三个都在这个半区,而且二队首轮就是对阵东道主。

  上午八点钟,比赛正式开始了。东道主尽管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可是一上来就被我方二队以5:1草割,进入下一轮以后又以6:3的大比分战胜另外一支队伍,成功挺进八强。

  这时不幸碰到了上届冠军,上半场双方0:0战平,下半场一开场我方就攻入一球,谁知道在常规比赛时间还剩下40秒时被对手顽强的扳平,只能进入点球大战。结果我方运气欠佳,以4:5惜败,只能目送对手进入四强。
Continue Reading



绿对阵

2005-05-20, Friday | [11,248] × { 0 },Posted in Tour

  为期一个多月的培训已经结束了,本周六就要进行全区范围的比赛了,因此今天全天要到兄弟单位去适应场地。

  本来说好是用领导的那部帕萨特送我们去的,这部车我以前有幸坐过一次,不过是做在后座上。这一次该轮到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了吧,听说新的交通法规里面规定,坐在前排位置的人一定要系上安全带。不管怎么样,到时候我一定要来一次阅兵,就像国家领导人一样的……我正在做着白日梦,电话里传来了新的指令,要我们自己去,领导自己要外出开会。
Continue Reading



首席

2005-05-10, Tuesday | [7,960] × { 0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今天下午应邀去给大合唱比赛当评委,我到比赛场地的时候裁判席已经基本坐满了人,只剩下一个空的位置,我也毫不客气,当仁不让的坐在了这唯一的空位——一排一座上,这个可是平时领导们的专座,今天我也当一回首席黑哨吧。这次的大合唱比赛是本单位新近推出的艺术月的组成部分,参加比赛的一共有12个小组,每个组都要唱一个必选歌曲外加一个自选歌曲,从三点半一直唱到五点半。

  尚未开始之前,只见本场比赛的总导演风风火火的跑来跑去,一会儿去调试幕布,一会儿去摆话筒,一会儿又去关舞台上的电风扇,还要负责演员的进进出出,真是忙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那个场务到底到哪里去了?
Continue Reading



理论和实践

2005-04-16, Saturday | [7,872] × { 0 },Posted in Tech

  今天我到比梦×园还要北面一点的美树×家小区去做客,邀请我的是大名鼎鼎的白晶晶和她的老公——以前的单位里的团委书记(现在已经升级了,调到区里去了)。美树×家果然名不虚传,里面到处种着各种各样的树,但是美不美就另当别论了。

  趁着安装Windows XP的间歇,到客厅里面去看了一会儿电视,此时正在转播一场足球比赛。看了几秒钟,白晶晶先发表了一下议论:“这个是不是女足啊?”“不是的,是男的在踢,应该是假B。” 她老公如是的回答。我连忙在一旁纠正道:“假B现在叫中假了”。这时电视的一角出现了比分牌:申×Vs辽×,同时下面还有一行滚动字幕:前方信号不佳,请观众谅解。哦,原来是前方转播的问题啊,我还以为是电视机的问题来。
Continue Reading



非常星期五

2005-01-07, Friday | [11,028] × { 0 },Posted in Work

  今天上午,单位的勤杂工特别的卖力,把大理石的走廊地板拖得光可鉴人。这直接导致了一位杂志主编在办公室门口摔倒。这一跤摔得特别有异国情调,整个人趴在地上,仅靠左手、左脚支撑身体,就像“Street Fighter”里面的泰国大卧佛一样。

  该主编把这个动作维持了数十秒,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在等照相机,后来一看情况不对,马上冲上去把她掺扶起来。顺便把我手上的一些灰尘擦在她的衣服后面,反正她也分辨不清是怎么弄上去的。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损了一点。
Continue Reading



团龄五年

2002-05-05, Sunday | [12,981] × { 0 },Posted in Life

热烈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八十周年!

共青团原来是1922年成立的,我一直以为是1919年的“五·四”运动给搞出来的。看看我是怎么成为六十多兆(六千多万)团员的一份子的吧:遥想当年,我还是群众的时候,班里的团支部书记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要我去参加团知识竞赛(一共三人)。当晚预赛,我一题也没有回答就进入了决赛(这时只剩下两人了),决赛时,我一人包揽全部得分,使得我班勇夺铁牌!就这样,我连申请书也没有写就混入了组织内部。虽然团龄只有短短的五年,但一想起再过两三年就要退团了,不禁黯然神伤(可惜那些团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