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小镇

2018-11-04, Sunday | [440] × { 0 },Posted in Work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慕尼黑,德国南部的第一大城市,也是全德国的第三大城市(仅次于柏林和汉堡)。每隔两年(偶数年)都会在魔都龙阳路附近的新国际博览中心召开科技展览会(奇数年在帝都的五环中心举办),到时候少长咸集,群贤毕至,科技领域中的大佬们济济一堂,把酒言欢。今年,我的角色也有了变化,从以往的参观者,摇身一变成为了展商。
Continue Reading



忍顾金桥归路

2018-04-08, Sunday | [221] × { 0 },Posted in Life

西贝莜面村  平时如果不进行南征北战,我在魔都的活动范围都在浦西,一般不去浦东玩耍,因为李清照说过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浦东。就整个浦东区域而言,可能张江那一片相对比较熟悉一点,其他的真的是一无所知。今天我要去的地方是金桥,遥想2013年的7月份,我曾经在这里斥巨资购买了一台32G的iPod Touch 4二手货,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个东西功能太单一了,完全可以用手机代替,于是就把它束之高阁。直到2016年末,我买了一个可以插旧式iOS设备的床头音箱才把iPod Touch重新启用,让它发挥余热。
Continue Reading



69不调头

2013-07-19, Friday | [2,491] × { 2 },Posted in Life

金桥国际商业广场  今天下班之后相约到位于浦东的金门桥国际商业广场来玩耍,由于公司位于上海的西南角,所以到那边相当于对角线式的斜穿过市中心。考虑到今天是周末,路上比较堵,因此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搭乘地铁了。我先是四号线坐一站,然后换乘九号线,再接着到世纪大道换六号线,前后一共耗时一个多小时才抵达目的地。
Continue Reading



直捣黄龙

2012-09-03, Monday | [2,355] × { 1 },Posted in Work

直捣黄龙  岳飞毕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直捣黄龙,迎回二圣。但是在北伐途中,一人独得宋高宗颁发的十二道金牌,以至于三十年的功绩化为尘土,八千里路的征战徒劳无功。一切都化为乌有,复国大业也半途而废,最后只落得怨死于风波亭中,令后人扼腕叹息。今天,岳武穆未尽之事业就由我来继承吧。

  我本来经常转战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现在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本来上个礼拜就要到奉天府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现在终于一偿夙愿。中午从飞机下来之后,我立刻感到了丝丝寒意,这里最高温度才20度,魔都最低温度25度,根本就不是一个季节。还好我早有准备,带了一件摇粒绒外套,以备不时之需。
Continue Reading



踏雪无痕

2011-01-20, Thursday | [2,647] × { 1 },Posted in Tour

雪花  现在除了大家所熟知的互联网(Internet)之外,又新出了一个叫“物联网(The Internet of Things)”的东西,它是把智能感知、识别技术和现有的互联网融合在一起,产生的一个新兴产业,号称是继计算机、互联网之后信息世界的第三次浪潮(我记得以前有本书就叫《第三次浪潮》)。

  物联网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方兴未艾的手机二维码技术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初级物联网应用,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形成规模而已,别告诉我你没有手机哦。顺便说一下,下面这张图片就我根据我博客的网址http://blog.cdhaha.net/做出来的一个二维码,如果你也想自己做一个的话,请访问http://www.qrbadge.com/
Continue Reading



门牌号码

2008-07-09, Wednesday | [3,111] × { 2 },Posted in Tour

  今天下午五点钟到位于浦东张江科苑路上的某微电子公司参观学习,公司的名字(尤其是中文名字)说出来可能不大响亮,但是他居然敢收购 Intel的一个部门,可见其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不过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要把时间定在下午五点钟,难道是想陪同我参观学习之后一起下班。

  我自然是一号线转二号线,当地铁到达世纪公园站之后,车厢里面就没有什么人了。到达终点站以后,我沿着马路向前走,到了科苑路之后我犯难了,这里马路两边都是绿化带,根本没有门牌号码,就连指路的路牌上也没有(但是其他路却有门牌号码)。我问了几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人,他们也不知道这里的门牌是几号。市政建设怎么建设的。
Continue Reading



Out Of Service

2007-11-16, Friday | [7,508] × { 0 },Posted in Tour

  公司里面的一位老总的签证过期了,要去浦东的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中心去办理延期手续。不过去之前,先要到淮海路上的连卡佛去拿照片,我乘车乘了一站路来到时代广场(这个广场实在是名不副实,招牌下面挂的大钟时间一点也不准的,有可能是时差的关系吧。)进到大厅里面我问接待处的小姐,连卡佛在几楼,小姐说这幢楼就是连卡佛,我太没有面子了,搞的来我像是乡下人一样。

  拿到照片以后,我乘地铁到浦东的科技馆下车,出来一看,这里是一片开阔地,视野极佳。浦东的市政建设真是太落后了,我走了十分钟居然没有看见一块路牌和一幅地图,马路上的行人也很少,我欲问酒家何处有,但是没有牧童来遥指杏花村啊。最后无奈之下,只能问了一位公交车终点站的调度员,他颐指气使的给我指明了方向,我又走了三十分钟终于到了目的地。
Continue Reading



和总裁一起加班

2007-03-19, Monday | [21,773] × { 0 },Posted in Tour

  礼拜五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总裁的召见,他要我和他明天一起加班制作PowerPoint。因为礼拜天董事长就要从大洋彼岸飞过来视察了,同来的还有几个美国人。能和总裁一起加班,这可太荣幸了,我当然义不容辞了。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转会到新公司以后我还没有作过PowerPoint,手艺快要生疏了。

  礼拜六我早上十点多钟就来到了公司,过不多久总裁也来了。他先打开笔记本放了几段爵士乐,随着悠扬的歌声响起,让人仿佛置身于三十年代老上海百乐门舞厅一般,虽然我听不懂里面的歌手在唱什么。在不知不觉之间,时光飞快的流逝,一转眼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两个PowerPoint也基本做好了,就等着礼拜一演示给老外看了。
Continue Reading



轨道交通

2005-02-05, Saturday | [17,216] × { 0 },Posted in Tour

  今天有事要到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公司去,那个地方只要乘地铁二号线到底再走五分钟就到了。

  我九点钟从家里出来,先从城乡接合部乘地铁到人民广场站,出来以后我正在想到哪里去换二号线,这时正好在我前面有一个穿黄衣服的小孩问她的妈妈同样的问题。于是小孩跟着年轻的妈妈,我跟着小孩,三个人在地下转啊转啊,兜来兜去,兜了十分钟左右总算到了二号线的换乘点。由此可见,上海的地铁换乘点设计得绝对有问题,走的路实在太多了,大概这个白痴设计师自己不乘地铁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