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port & Visa

2013-09-18, Wednesday | [874] × { 0 },Posted in Life

Passbook  从金陵府回来之后,我一直没有更新,因为老板给了我一项艰巨的任务。由于九、十月份有一个难得的出国考察机会,所以要我马上办理我的个人护照。说起来惭愧,长那么大了,我还没有办过护照,连港澳台通行证都没有。虽然我乘坐过很多次的飞机和火车,但是也仅仅局限于国内,本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原则,安了将近两年的内,这次终于可以攘一次外了。

  我到网上查了一下,办理个人护照除了要当场拍照片之外,还要户口簿、身份证等材料,并不需要跑到民生路的本部去办理,到各区县的出入境管理处就可以了。于是我26号请了半天年假跑到古北路上的长宁区出入境管理处,这里排队的人人山人海,大厅里面已经坐不下了。我好不容易挤进去,领了一个号,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填单子,拍照,复印材料……
Continue Reading



继续EMBA培训

2013-08-16, Friday | [664] × { 0 },Posted in Work

公正柱  去年十一月,我到位于青浦徐泾镇的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进行为期两天的EMBA培训,找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初步搭建起了自己的人脉。可惜的是,去年参加培训的都是男性,没有(年轻)女性,所以想要一夜风流这种可耻的想法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现在第二期的培训开始了,我又去报名参加了。

  这次参加培训的人明显比上次少了很多,上次来了四十多人,这次只来了三十几个,不过这次有一个女的,万绿丛中一点红,显得格外显眼。但是该女性是一位结婚多年的大姐,受欢迎程度显然不高。这三十几人中,有几个是上次一起参加第一次培训的老熟人了,培训休息期间当然免不了打打招呼。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明升暗降

2012-07-19, Thursday | [3,215] × { 12 },Posted in Work

Angry Bird  这两天又到巴蜀分舵去联系工作,吸取上一次的教训,这次把下榻的酒店定在了市中心的××皇庭饭店,这个名字霸气十足,和上次住的快捷酒店根本就是天壤之别。更主要的是,这里乘电梯不像假日酒店一样需要刷门卡。而且订房间的时候,我选的是豪华房(只比普通房贵40块),我也终于可以豪华一把啦。

  名义上从Holiday Inn Express到Royalty Hotel,档次一下子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但是先别高兴得太早,等我到宾馆Check in、拿到门卡后,出了电梯时才发现,原来我这间所谓的豪华房位于走廊的尽头,地理位置极差;打开门,正对的居然是卫生间一刚,房型也不好;最不能容忍的是空调不分昼夜发出“轰隆轰隆”的噪音,严重影响睡眠。为了解决这个睡觉问题,我无奈之下只好把电视机开通宵,来一个以毒攻毒。
Continue Reading



西游笔记——美食美景和美女

2012-06-08, Friday | [11,060] × { 47 },Posted in Featured,Work

四川科技馆  这两天正在举办全国范围的科举考试,和很多人一样,为了逃避竞争,我于开考前一天乘飞机到巴蜀分舵参加异地科举,以期望获得更好的名次。其实科举制度实施三十几年以来,录取率一路攀升,从最初的1977年只有4.8%,到2011年的72.3%,涨幅可能已经超越了房价的涨幅,对自己有自信的话,完全没必要去异地参加科举。
Continue Reading



死太后吓死活尤里

2011-12-20, Tuesday | [1,316] × { 1 },Posted in Life

尤里•日成诺维奇•金  传说低丑国国君——尤里•日成诺维奇•金出生时天空出现两道绚丽的彩虹和一颗光明星,还飞来一只喜鹊,自从他1994年登基以来多次乘车在国内、天朝和罗刹国巡游,一直平安无事。我朝出于睦邻友好的考虑,于16号向低丑国赠送了低丑国太祖第一任皇后(尤里•日成诺维奇•金的生母)的蜡像。尤里欣然乘车前往接受,但是谁料此行却上演了一出“死太后吓死活尤里”戏。

  17号,列车行驶到沙丘这个地方的时候,低丑国国君突然驾崩,其身边的太监、世子和宰相联合发动政变,秘不发丧的同时,还买了很多的臭鲍鱼掩盖尸体的气味。一直等到两天后(19号),车队回到都城,才向全国和全世界公布了国君的死讯,还矫诏另立三太子为新君,这样无形间就犯了废长立幼的治国大忌。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故事(3A)

2011-10-28, Friday | [1,044] × { 0 },Posted in Life

我的故事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今天应该写第三集了,主要说说读太学四个赛季的那些事。

  本来我转会到位于甲天下路上的上海正常太学,但是由于那几年太学之间优胜劣汰情况严重,一些太学关的关,并的并,结果由于本部里面人满为患,无奈之下只好把我们这批选手的第一个赛季安排到奉贤乡下去,美其名曰:通识教育(就是进去以后第一个赛季不教专业课,先把古今中外,文理各科的知识先给你灌输一遍)。

  当时上海地铁只造了一号线的锦江乐园到新客站那一段,所以从我家的城乡结合部到奉贤乡下去相当于纵贯整个上海市,先换两部公交车到摇到大木桥,接着乘长途车经西渡摆渡后到奉贤南桥(奉浦大桥还没有造好),再从南桥乘南靶线到奉贤校区。该校区还没有被合并前,叫上海××技术××学院,所以我们亲切的称之为“上妓院”。
Continue Reading



节俭办大会

2011-08-20, Saturday | [3,668] × { 12 },Posted in Work

奥运会  星期六就要开大会了,星期五下午才开始准备,所以非常紧张。布置背景,撑易拉宝,放展板。我一开始是在墙上用双面胶粘一些海报,老板跑过来告诉我这个双面胶粘性很厉害,只要剪一点点就够了。但是别忘了我要贴在玻璃上,试了几次,没过几分钟就掉了下来。于是我趁老板不在,剪了很大的一块贴上去,这次终于搞定了。

  就这样,大家一直忙到七点多钟,我们想老板应该意思意思,请客吃晚饭什么的。从南洋来的大老板真够意思,拿出三百块钱,叫我们到下面的茶餐厅买吃的买喝的(人家副总统五个人吃了79元,我们十几个人三百块也差不多了)。谁料物价飞涨,光饮料就花了270元,剩下的30元想买一个大蛋糕给十几个人分,无异于痴人说梦。
Continue Reading



再测智商

2011-01-04, Tuesday | [2,290] × { 4 },Posted in Tour

智利  今天是2011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早在去年的12月31日17:00我就接到一个邀请,叫我今天上午到中等智商公司去参观学习。邀请人好敬业呀,这个时间段还不放松工作,令人钦佩。打完电话以后,邀请人先发了一份邮件给我,让我看一下,做到心中有数。然后今天参观学习的时候到前台报她的名字就行了。我一直拖到昨天才回,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说起这个中等智商公司,可能有的人不清楚,其实这是一个猎户公司,专门操作球员转会的,他们从中收取佣金,转会费越高,他们的佣金也越高。公司地点就位于徐家汇商业区的衡山路上,两年前的08——09赛季我也曾经到这里来参观学习过一次,没过多久(好像十几天)我就转会法国联赛成功了,所以这次的邀请对我来说是一个好兆头。
Continue Reading



三堂会审

2010-07-20, Tuesday | [1,078] × { 0 },Posted in Tour

三堂会审  上海出梅以后,气温飙升。今天下午我冒着高温,乘地铁十号线到上海影城附近的某公司参观学习,据说这家公司是市委宣传部直属的公司,有点苗头的。十号线虽说在今年四月份就开通了,但是我一直没有机会乘过,今天总算有缘一堵庐山真面目了。可是今天我发现一个致命的弱点——在陕西南路换乘的时候还要跑到地面上的巴黎春天来一次,热也热死了,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设计的。

  我看了一下十号线的路线走向,从东北角的五角场到豫园城隍庙再到西南部的上海图书馆和交大,连接了两个主要的大学聚集地;再者十号线的站牌都是用行书来写的,更显得有文化的气息。而且乘十号线的人很少,一上去就能找到一个位子,就连老弱病残孕专座也刷成了醒目的色,比通过火车站的某条线路好多了。
Continue Reading



朝九晚五

2010-04-15, Thursday | [2,000] × { 2 },Posted in Tour

Clock  时隔一周以后,我又迎来了一次参观学习的机会。这次我是在某论坛上发现的这个招聘信息,于是我发垃圾邮件过去想试试看,谁料居然给了我回音。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专业的招聘网站,我几乎用垃圾邮件把他的邮箱塞爆了,他也没有给我一次机会。由此可见温总理说的,“你美国只有2M的失业人口,急什么,我们中国有200M的失业人口来”所言非虚,并非骇人听闻。

  今天要去的地方位于著名的南京西路商圈里面的66广场楼上,是一家娱乐性质的公司。我在等电梯的时候发现这里有六十多层高,但是从外面看上去比以前上班的港汇广场要低,怎么会多出来将近二十层楼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