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未尽的事业

2013-03-08, Friday | [3,857] × { 2 },Posted in Life

西子湖
  这个星期南征北战了两次,第一次为期两天,第二次依然为期两天。本来这第二次说好是要到帝都去参加2会的,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只能改变行程,依然到了浙江省临安府。这样也好,正好完成我过年前未尽的事业——探讨法海这个家伙到底懂不懂的爱。
Continue Reading



调虎离山

2012-09-05, Wednesday | [3,424] × { 4 },Posted in Tech

调虎离山  去年转会后我发现办公室里面有一台电脑可以畅通无阻的上外网,于是我按照此电脑的网络设置,把它填到路由器里面(详情请见《漏网之鱼》)。同时公司的打印机也由以前的共享式打印转变成了网络打印,这样一下子就解决了上外网、发邮件和打印的三大问题。有的人借此机会大肆网络购物,有的人疯狂下载电影和软件,还有的在线看视频……

  但是今天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上午九点半以前上网很正常,但是九点半以后,网络就不通了,我试着重启了几次路由器,不行;把路由器拿到其他的地方,还不行;关掉路由器,用那台漏网之鱼上,依然不行。为了保证某人十点钟的抢拍,我只能启用偷来的专用于来宾的无线信号了。
Continue Reading



直捣黄龙

2012-09-03, Monday | [2,858] × { 1 },Posted in Work

直捣黄龙  岳飞毕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直捣黄龙,迎回二圣。但是在北伐途中,一人独得宋高宗颁发的十二道金牌,以至于三十年的功绩化为尘土,八千里路的征战徒劳无功。一切都化为乌有,复国大业也半途而废,最后只落得怨死于风波亭中,令后人扼腕叹息。今天,岳武穆未尽之事业就由我来继承吧。

  我本来经常转战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现在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本来上个礼拜就要到奉天府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现在终于一偿夙愿。中午从飞机下来之后,我立刻感到了丝丝寒意,这里最高温度才20度,魔都最低温度25度,根本就不是一个季节。还好我早有准备,带了一件摇粒绒外套,以备不时之需。
Continue Reading



开往台风的列车

2012-08-28, Tuesday | [2,708] × { 1 },Posted in Work

东方快车  今天本来要北上,直捣黄龙的,飞机票和宾馆的房间都订好了,但是由于一个南方的客户那里突然出现问题,本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原则,所以我只能先到客户那里去。无奈之下,我不得不临时更改行程,把先前的机票和房间都退了,再订到客户那边的机票。但是,我突然发现以前经常乘的航班的机票已经卖完了,以后几天也没有了,问了机票代理之后,得出结论:不是因为台风的原因临时取消的,而是此次航班可能就此被取消了,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了。

  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坐四个小时的火车了(飞机只要一个小时)。我“噔噔噔”跑到附近的车票代理,买了一张到客户那边的首班车车票(七点钟开车)。今天早上我五点多钟就爬起来(第一次坐动车,很紧张),赶到火车站时只有六点多钟,没想到火车站也要安检一刚。只不过这个安检是走走样子,远没有飞机场来的严格。
Continue Reading



非洲时刻:兵十万脱征衣

2010-07-12, Monday | [5,168] × { 5 },Posted in Sports

World Cup  话说乌拉圭摆下鸿门宴想结果了德意志勒夫的性命,非但未能如愿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衣军团如法炮制,邀请西班牙老帅博斯克来营中一叙。范马尔维克早早出门相迎,对老帅博斯克说:“适才见枝头梅子青青,忽感此番南征彩虹之国时,道上缺水,将士皆渴,吾心生一计,以鞭虚指曰:‘前面有梅林。’将士闻之,个个哈喇子乱流,顿时解渴。今又见此梅,不得不赏,又值前日友人送来五十年陈茅台好酒一瓶,不忍独享,故邀君一会,共饮佳酿。”遂引博斯克分主客坐下,一盘梅,一杯茅台,相对畅饮。

  范马尔维克与博斯克酒至半酣,忽然帐外云遮天,暴雨将至。范马尔维克与博斯克齐齐撇了酒菜,向外观之。范马尔维克曰:“吾闻风从虎,雨从龙,这一番大雨荡涤乾坤,正是飞龙在天,行云播雨之故。龙之为物,可比当世英雄。先生一身征战无数,必知天下英雄,请试指言之。”博斯克道:“吾乃一山野村夫,如何识得英雄。”范马尔维克道,“休得过谦,今日我俩私人聚会,但说无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