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时刻:兵十万脱征衣

2010-07-12, Monday | [5,176] × { 5 },Posted in Sports

World Cup  话说乌拉圭摆下鸿门宴想结果了德意志勒夫的性命,非但未能如愿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衣军团如法炮制,邀请西班牙老帅博斯克来营中一叙。范马尔维克早早出门相迎,对老帅博斯克说:“适才见枝头梅子青青,忽感此番南征彩虹之国时,道上缺水,将士皆渴,吾心生一计,以鞭虚指曰:‘前面有梅林。’将士闻之,个个哈喇子乱流,顿时解渴。今又见此梅,不得不赏,又值前日友人送来五十年陈茅台好酒一瓶,不忍独享,故邀君一会,共饮佳酿。”遂引博斯克分主客坐下,一盘梅,一杯茅台,相对畅饮。

  范马尔维克与博斯克酒至半酣,忽然帐外云遮天,暴雨将至。范马尔维克与博斯克齐齐撇了酒菜,向外观之。范马尔维克曰:“吾闻风从虎,雨从龙,这一番大雨荡涤乾坤,正是飞龙在天,行云播雨之故。龙之为物,可比当世英雄。先生一身征战无数,必知天下英雄,请试指言之。”博斯克道:“吾乃一山野村夫,如何识得英雄。”范马尔维克道,“休得过谦,今日我俩私人聚会,但说无妨”。

  博斯克沉吟半晌道:“一代球王马拉多纳,昔日为将时曾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直捣。今日执掌阿根廷帅印,手下兵强马壮,可为英雄?”范马尔维克笑道:“过于倚重梅西,行兵缺乏变通,跳梁小丑而已,实不足论。”

  博斯克曰:“意大利里皮,用兵果敢,好行奇阵,有“狐”之美称,战术华丽,可为英雄?”范马尔维克曰:“面硬心软,惜一将而轻三军,一旦生变,彷徨无计,非英雄也。”

  博斯克道:“英格兰卡佩罗,纵横欧罗巴十数年,可为英雄乎。”范马尔维克道:“勇而无谋,华而不实,非英雄也。”

  博斯克曰:“有一人带兵有方,进退有度,胜不居功,败亦从容,正是德意志少帅勒夫,或可为英雄?”范马尔维克曰:“勒夫虽然年富力强,胸有壮志,却无奈德意志众将年幼,难堪重任,英雄若是气短,可为英雄乎?”

  博斯克又道:“森巴王国邓加,坐拥雄兵百万,猛将如云,可为英雄乎?”范马尔维克鼓掌大笑:“此等败家之臣,连看门小犬都算不上,何足道哉。”

  博斯克搜肠刮肚,再无人选,道:“除此之外,吾再不知。”范马尔维克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也。”博斯克忙问:“谁能当之?”只见那范马尔维克呼地一下,陡然站了起来,先一指博斯克,再一指自己,曰:“天下英雄,唯你我二人也。”博斯克一惊,手中筷子已是掉落于地。恰好空中一阵惊雷滚过,博斯克却是神色不变,俯身拾起筷子,不卑不亢,曰:“雷动九天,果然好一番声势。”

  博斯克从尼德兰大营回来之后心想,尽管此前两军从未交过手,此番会战,范马尔维克毕定会打足十二分精神,再辅之以罗本之勇、斯内德之谋,本方未必能讨得了好处。所以也是极能忍耐,十万重兵虎视一侧,始终不敢轻举妄动。敌不动,我不动,范马尔维克与博斯克就如两大当世高手决斗,浑身聚满真气,却引而不发,只等对方在某个稍纵即逝的时刻,露出破绽来。如此僵持了数日,范马尔维克却支持不住了。

  严格地说,是尼德兰国受不住了。尼德兰军此前曾两次逐鹿中原均败下阵来,一直被尼德兰举国上下引为奇耻大辱。此番约堡当前,尼德兰人自是群情激昂,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接连组成慰问团、助威团前来军中探访,每有一团前来,必兴师动众,必大吃大喝,必指天划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发誓言,写书,如此屡次三番,不仅将尼德兰军中给养消耗掉大半,更是搅得军中将士压力重重,个个都跟欠了人八百两子似的苦大仇深。

  范马尔维克见此情形,暗自心惊。不敢再行拖延,翌日便下令着罗本为正印先锋,统领三军,打着“奉诏讨贼”的旗号,进攻西班牙军。罗本一骑上前,正待扬声叫阵,只听得城门内轰隆隆数声炮响,早有皮克普约尔各领所部人马,杀了出来。罗本以一敌两,鏖战数百回合后,已是逐渐力弱。范帅见爱将身处险境,急忙环顾左右问曰:“谁能与我前去接应罗将军?”下首早有一人瓮声瓮气地答曰“末将愿往。”范马尔维克循声一看,此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浓眉大眼,正是本部镇守中军的大将海廷加,当即大喜。

  海廷加领命之后,也无噜索,翻身上马,带兵直冲三将撕杀处而来,顷刻之间,已将皮克和普约尔逼得连连后退,那西班牙军虽然人多势众,但见其神勇若斯,竟也不敢追赶,眼睁睁地看着他护送罗本而出。

  却说海廷加救了罗本,回营复命,范马尔维克大喜过望,当即满斟美酒,来敬海廷加。想那海廷加年少气盛,乍蒙殊恩,心中怎不激动。接酒一饮而尽后,已是双目尽道:“适才只为接应,杀得不够痛快,愿再请精兵数千,万军丛中,为元帅取敌上将头颅。这海廷加年少英雄,竟然杀得西班牙军阵脚大乱。博斯克见其勇猛,一时难敌,便令众将扼守不出,待得其杀近,便命人没头脑地放出箭来。海廷加逞强,赤身上阵,一时不慎,竟被流矢射中后脊,胡里糊涂便去见了阎罗王。

  这一下打击对范帅简直便如同那晴空霹雳般,直打得范马尔维克欲哭无泪,怔怔地立了半刻后,才自收敛悲伤,问曰:“海廷加尸首何在?”探马答曰:“已被博斯克枭了首级,高悬于城楼前的旗杆上示众。”范帅闻言,更是双目泫然,几欲泪下,霍然拍案而起曰:“老贼欺人太甚,吾若不为海将军报仇雪恨,枉自为人。”当即,令范佩西、罗本、斯内德、范德法特埃利亚五员虎将各领重兵而出,不惜一切代价,抢回海廷加的尸首。

  范马尔维克此举,一方面是心痛良将乍得又失,另一方面也有作秀的成分,想借机收买人心,激励众将。不料,他这冲冠一怒,却正中了博斯克的下怀。那西班牙元帅博斯克又是何等人物,见尼德兰军精英尽出,后防空虚,令旗一挥,已令因涅斯塔率领数千精锐,抄小路出城,直取尼德兰军后路。

  因涅斯塔奇兵一路快马而来,突然出现于尼德兰军营前,守营大将范斯特克伦堡疏于防备,仓促迎战,交手不到数回合,已被因涅斯塔一剑穿心,刺落马下。西班牙各部趁机奋勇上前,一阵撕杀,片刻之后,尼德兰军后营已是浓烟四起,哀声一片。

  却说范马尔维克这边久战不下,正自着急,突闻探马来报,言那因涅斯塔偷袭后营,本方守兵死伤无数,大惊失色,脸色由,少顷之后,陡然喷出一口鲜,竟是急火上攻,伤了心脉了。范帅一伤,尼德兰军顿时群龙无首,不知何去何从。范马尔维克虽为一代名帅,但先是迫于压力,强行攻敌,落了算计,再横遭天灾人祸,连折大将,也只能空自嗟叹时运不济,领兵撤了回国。

  是日,西班牙军一路鼓号大作,直取约堡。前番各路诸侯行兵逐鹿,还做个表面文章,讲究个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博斯克却不耐烦这繁文缛节,酸文假醋,领兵直取中宫,废了当朝天子,自封天下兵马大元帅,对手下各路文官武将,俱都大行赏赐,加官进爵,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相关文章

5 thoughts on “非洲时刻:兵十万脱征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